上海西式点心美食社区

《湘女2017》||周兰芳《韶山山歌文化》

楼主:湘潭作家网 时间:2020-02-16 20:01:13

作者简介:

    周兰芳,六三年三月出生于韶山银田镇,七九年高中毕业,先后就业于韶山针织厂,广州军区牛田洋部队服务中心,黑牛集团行政部,广东汕头公路局材供站人秘部,爱好文学。二○○七年黑牛集团内刊金牌撰稿人。广东省公路系统青年论坛优秀奖,韶山建市二十周年征文赛一等奖。长期为韶山故园文艺撰稿,在湘潭文学和君子莲发表过作品,创写的快板词和朗诵诗多次搬上韶山文艺舞台。主要作品有《银田寺 云湖河》《远德大业》。


韶山山歌文化

山歌,中国民歌的基本体裁之一,同时具有较强的地域文化特性。山歌的流传分布极广,蕴藏也极为丰富。无论是高原、山区、丘陵地区,人们在各种生产劳动和生活过程中,如行路、砍柴、放牧、割草、插田、收割或民间歌会等,为了自娱自乐而唱起节奏自由、旋律悠长的歌曲、小调,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山歌。但各个民族,各个地区,其山歌体裁又因不同的地域文化而具备不同的特征。草原上牧民传唱的牧歌、赞歌、宴歌,江河湖海上渔民唱的渔歌、船歌,南方一些地方婚仪上唱的“哭嫁歌”,都归属于山歌范围。在劳动中咏唱,歌腔自由舒展,以消除疲劳增添愉悦,是山歌的总体特性。


韶山地处湘中山林地带,西高东低,西北部沟阔涧深,大山绵垣,东北部为较为平缓的丘陵,据考证,早在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在韶山繁衍生息,人们以歌代语,以歌传情,走过了一条从守猎到农耕文明之路,创造出灿烂的楚巫文化。韶山山歌,便是楚巫文化中的一个内涵。

古老的韶山山歌,千百年来流传于韶山及邻近地区,内容丰富、种类繁多,原始的韶山山歌歌调中,由上颌发出咧、嘞形成较长的颤音拖腔,乐谱中称之为“羽调”,形成我国各民族山歌中别具一格的特点,表现形式也多姿多彩,是韶山地方文化艺术中的一枝奇葩。比如田歌、砍柴歌之类的劳动歌曲,多数音调为高扬、婉约,节凑自由,旋律中常用大跳、倚音、颤音加以润腔。而民歌小调则比较温婉、平稳,节奏明快爽朗。歌词有七言四句、七言五句,表达长篇故事时也用多句。

韶山历史上发生过两次大的战争,一次发生在明朝初年。元朝末年,韶山境内的陈氏兄弟响应湖北人陈友琼举行了农民起义,以如今的杨林黑石为“王寨”,声势浩大。明朝建立后,朱元璋为了江山一统,对陈友琼的义军进行镇压,韶山的陈氏二兄弟被明朝大将常玉春带兵剿灭,韶山十室九空,明永乐年间,朝庭从附近各省征调民众移居韶山,形成了韶山境内的第一次大移民。

明朝灭亡之时,一部分将领退到韶山,以寺庙、宗祠为据点,举起反清复明的义旗,忠君爱国的韶山民众一齐响应,也形成浩大声势,被清朝庭镇压,韶山再次经历生灵涂炭的惨景。直到乾隆年间,朝庭仿效明永乐皇帝,从附近省份驱赶民众迁居韶山,形成了韶山第二次大移民。

移民们来到韶山,言语不通,但美妙的韶山山歌却吸引了他们。移民们学习模仿韶山山歌的同时,又融入了原住地民歌的一些特色,使山歌变得更加易唱、好听。这个时期,在“路隔十里不同音”的韶山,充满活力的韶山山歌成为人们生活中感情交流、言语沟通的工具,在民族大融合的过程中表现出极大的“亲和力”,呈现出别具一格的创新和发展的繁荣景象。

韶山山歌的承传人是毛继余和毛爱霞两位年过古稀的老人,生长在韶山这片山歌浸染的土地上,从小就爱唱山歌,一男一女两位老人,一个嗓音高吭淳厚,一个尖脆清爽,不论是高腔颤音还是平腔小调,他们一开口便能深深把人吸引住。

为了撰写“韶山山歌文化”这篇非遗宣传文稿,我去韶山文化馆周馆长办公室“做客”,因为我虽久闻两位传承人的大名,却不知道他们的住址和联系方法,只得求助于周馆长。也许是有些缘份吧,周馆长告诉我:“他们正在录音室里录制韶山山歌的专辑”。

我眼睛一亮,提出也到录音室里去听听,他答应了我的要求并向我作了一些交待。

录音室里,二位“村哥、村姑”打扮的老人站在背景前,蓑衣斗笠和一柄锄头是简单的道具,在录音师的指导下,二位老人放开歌喉唱了起来,有对唱的情歌,独唱的摇篮曲,还有合唱的韶山红色革命山歌、毛主席诗词歌。冗长而带着颤音的拖腔时而高吭时而婉转时而平缓,有如天籁之音。两位年过七旬的老人还有如此亮爽的歌喉,我不由得由衷地佩服。

录制工作很紧张,利用休息的空隙,我们在周馆长的办公室里交谈起来,周馆长看出了我对韶山山歌的浓厚兴趣和宣传热情,他告诉我:韶山山歌已成功申报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指定的传承人就是这两位老人,他们演唱的韶山山歌是最“正宗原味”的。我们多次将他们的演出推上国内外民歌演唱的大舞台,在台湾还举行了专场演唱会,受到观众的热情称赞。很多看过表演的观众都说,韶山不仅有世纪伟人毛泽东,还有这么美妙动听的山歌,可以想象到,韶山是一个多么人杰地灵的地方呀!他们演出的成功,更增添了我们传承和发展韶山山歌文化的信心。以后,我们还要为韶山山歌进行国家级别的申报,为此,我们将要进行更多的挖掘和整理工作。

两位老人没有什么文化功底,无法对我提出的问题进行完整的言词概述,只能都由周馆长代劳了,从韶山山歌的产生、发展到目前的濒危状况以及前景,他都进行了详尽的叙述和分析,边说边翻查着资料柜,将一些申报材料递到我的面前给我看,那些专业的申报材料其实我也看不太懂的,但其中的一本不知年代《韶山山歌集》手刻本却深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顾不上交谈,低头翻看起来。伴着韶山山歌长大的我对其中的一些词曲并不陌生。

幼年时,躺在摇篮里,妈妈一边织毛衣一边哼唱着小调:“摇呀叽嘞,叽呀摇耶,摇着我毛伢子捡柴烧;一天捡一担咧,十天捡一哟樵;又有卖嘞又有烧,还有银钱入荷包”。那是最温馨的催眠曲,我听着听着,渐渐地进入梦乡;后来,妈妈给我生了小弟弟,我也总会学着妈妈的腔调,为小弟弟哼着这支催眠曲,他梦里的笑,也是甜甜的。

仲夏的月夜,孩子们坐在石桥上,乘着习习的凉风,听老人教唱着童谣式的山歌:噼噼啪啰,噼噼啪嘞,大家来打咧麦耶;麦子好啰麦子多咧,弟弟妹妹啰做馍馍;馍馍甜啰喂馍馍香嘞,从前啰地主吃(及),现在咧自己尝耶,感谢毛主席啰,感谢嘞共产党咧……山歌里,包含着老辈们对毛主席和共产党的热爱之情及对孩子们政治教育的启萌。

小学时,假休的日子里,我也混在生产队出工的社员中去“义务劳动”,歪歪扭扭地插着秧行,召来大人们的“爱怜或嗔怒”;孩子们不是喜欢那满身的泥水,而是要听社员们直起腰来换气时唱出来的山歌。又细又尖的是姐姐唱的,“手把青苗插秧田,低头见的水底天,莫说路行方为道,退步原来也向前,唱起山歌好喜欢。”那时候,我是不懂得这首山歌的含义的……长大了,我才知道,退一步海阔天空的人生哲理,大概潜存出于这首山歌曲词中。声嘶力竭近乎吼叫的是大哥们唱出来的:“插田不唱歌,禾少稗子多,插田唱山歌,禾壮稗子无,人间处处乐呵呵”,那么乐观,那么豪放!在这动听的歌声中,春天的田野一片新绿。

寒冬腊月,小伙子们两人一组抬着几百斤重的石块垒河堤,高大健康的女民兵也不示弱,四人抬一个夯石,一起一落地砸着路基和河道护堤,齐耳的短发被寒风撩起吹向嘴角……刚劲有力的号子响彻工地上:同志们啦,哎荷嘿呀,加油干啦,呀嗬嘿呀,抓革命嘞,哎嗬嘿呀,促生产嘞,呀嗬嘿……领导们在的时候他们喊的是革命口号,领导们走了,姑娘小伙们却也会来它一些荤段子:“梁山伯咧,祝英台嘞,没用的是那,马文才耶;山伯害的,相思病咧,心里想的是,祝英台嘞;祝二姐咧,开药方嘞,医好情郎,上学堂耶;日同桌嘞,夜同床耶,生生世世,做鸳鸯耶……那时候,没有机械化操作,但他们修起的数十公里韶河长堤,至今没有垮塌过,仍然坚实地护卫着两岸的田园,岸边上那零零碎碎的小田丘也变成了“人造小平原”。那是“改天换地学大寨”的火热年代。

征兵的季节,胸佩大红花的小伙子与亲人话别,广播里唱的也是山歌:一杯茶呀,敬我的伢(父亲),我去当兵你当家;二杯茶呀,敬我的娘,我去当兵你莫心慌;三杯茶,敬我的弟,我去当兵你种好田和地……表达的是对亲人依依不舍的离别情和保家卫国无怨无悔的大义胸怀。

文革是一个“万里江山一片红”的年代,红宝书、忠字舞,整个中华近似于沸腾。韶山——毛主席的故乡,特殊的政治因素,使韶山山歌也象当时的京剧一样“现代”起来,毛主席的很多七言律诗,由于明快的节奏和言语的通俗,符合韶山山歌的演唱条件,因而当成山歌演唱,比如“到韶山”、“送温神”、“长征”等。还有一些知名艺术家对韶山山歌进行提炼与升华,创编了脍炙人口的“颂歌一曲唱韶山”、“挑担茶叶上北京”、“日出韶山东方红”等新型韶山山歌,唱红全国。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韶山的政治色彩有些淡化,80年代初期,韶山的山歌文化在那个时期似乎更贴近于传统一些。

过年了,打扮成仙女的姐姐和画成“三花子”的哥哥挨家挨户地“打花鼓”,一支唢呐,一双铜钹,一只彩狮,一只蚌船,家家户户打开门来放着鞭炮迎接,“中月望郎是新年啦,姐弟双双来拜年;二月望郎是花朝,龙灯狮子好热闹.;三月望郎是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四月望郎四月八,家家户户把田插……”风趣诙谐的动作和充满喜气的音乐,在改革之初那个物质还相对贫乏的年代里给人们带来节日的欢愉。

喜联成对,新人成双,孩子们总是喜欢赶热闹,糖果饼干加花生,可以解馋,还有那“赞房、赞床”讨喜钱的游戏,更是让人开怀:“鞭炮一响进新房,一来参拜众客亲,二来恭贺新郎与新娘。要我赞房就赞房,赞口金箱与银箱……欢欢喜喜,喜气洋洋配成双。今年吃喜酒,明年吃的三朝饭。好男子生五个,好女子生一双。五男二女,七子团圆闹满堂。大公子朝中宰相,二公子兵部侍郎,三公子跑马射箭,四公子国家栋梁,五公子年纪小,在家攻书习文章。大小姐千金小姐,二小姐凤凰娘娘。就赞就说,赞个楼台先得月,早生贵子跳龙门。……恭喜恭喜!一片附和声,荡漾的是一对新人的浓情蜜意。

那个白胡子的老爷爷过世了,那个总是缺着牙齿笑的老奶奶过世了,邻里亲戚都会整夜无眠去作陪,还有唱“夜歌子”的人呢:辞别辞别来辞别呀,辞别了老人舍不得……草死逢春还发青呀,人在世上一场空,天也空,地也空,阴间本是千年屋,人间只是歇凉亭……唱的都是老人生前做过的好事,表达的是对逝者的怀念和对生者的宽慰……

这些,都是韶山山歌,千百年间伴随着勤劳善良纯朴的韶山人,也伴随了我美好的童年。

我的妈妈今年八十有三了,大姨妈比她还年长两岁,她们以前都是山歌高手。我从小爱听韶山山歌,是这两位老人给了我一些影响的缘故吧。

歌集中的曲词带着我的思绪在过往的岁月中萦绕,竟忘记了采访任务,还是周馆长的话提醒了我:“这样的刻本太珍贵了,是这两位老人捐赠的。为了做好韶山山歌的传承工作,这两位老人可说是费尽了心血,二年前,他们就组织了韶山山歌进校园的活动,二位老人经常去孩子们中教唱山歌,起先孩子们觉得山歌难唱,不如流行歌曲好玩,但老人在同学们中进行多次表演后,孩子们被优美的曲调和那些趣味的词句感染了,引发出浓厚的兴趣来,校园里经常能听到孩子们用山歌曲调哼唱了。”说到这件事,老人乐呵呵地说:“有领导们的重视和支持,韶山山歌后继有人喽。”半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里我的采访工作基本完成,为了不打扰他们的节目录制,我决定回家将今天采写内容先行整理,便起身告辞:“今天你们很忙,就不打扰了,什么时候你们有空我再来聊。”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机械化的操作逐步代替了人们的体力劳动,影视作品和网络时代的到来,城市的繁华也渐渐渗透了乡村,城市文化取代了许许多多的传统山村文化,韶山在步入快速的城市化进程,古老的韶山山村,越来越难听到山歌了。你是我们韶山的文化人,又喜欢韶山山歌,我希望你能帮助我们做一些韶山山歌的收集整理和宣传工作。”临别之时,周馆长意味深长地说。

我不敢忘记周馆长的嘱托,也为了更好地写好这篇非遗文稿,乘着妈妈精神尚好的时候,我跟她谈起韶山山歌来,妈妈叹了叹气,然后笑笑:老了呀,唱不了了。

“妈妈,你好好地回忆一下吧,你最会唱的,你会记起来的。”我像哄小孩一样地哄着妈妈,她曾经中过两次风,但思维还比较清晰。我知道,很难从她口中听到完整的山歌词曲了。

妈妈努力在记忆中搜寻着,断断续续地唱起了“采茶山歌”、“十二月望夫”。母亲说,“十二月望夫”是我奶奶教她唱的,我从她模糊的吟唱中猜测着词句,对其情节进行疏理和整编。

这是一首流传于抗日战争期间的山歌,篇幅很长,总共有14个唱段,我无法录入原词,也就只好用上了自己的“改良版”了。

“十二月望夫”

日本鬼子来入侵,杀人放火虎狼凶,

中华民国革命军,抗日救亡抽壮丁,指令送到各户门。

家有三子抽一个,兄弟五人抽一双,

有钱买得别人去,无钱逃躲冒处藏,父母别儿妻别郎。

正月送夫去当兵,眼泪汪汪对夫君,

十指尖尖一杯酒,为我郎君暖暖心,随着队伍离家门。

二月桃花满树红,奴盼书信转回程,

月亮圆了又变缺,太阳西落又东升,冒见我夫信一封。

三月望郎是清明,纸钱香烛告祖宗,

我夫一去冒音讯,只恨世道不太平,求得神明保安宁。

四月望郎四月八,奴家田里把秧插,

蒸茶煮饭一双手,日纺棉花夜蓟麻,上孝公婆下养娃。

五月望郎是端阳,糯米粽子摆上堂,

细伢仔上桌来抢食,公婆无言心里酸,怎不叫奴泪汪汪。

六月荷花露珠滚,奴家望夫十里亭,

天上阳雀喳喳叫,水里鹭鸶结伴行,望不见奴夫好伤心。

七月菱角满池塘,天上织女会牛郎,

他夫妻也有团圆日,我夫今日在哪方,三更梦醒哭断肠。

八月中秋桂花香,家家户户接姑娘,

往年回家双双转,今日孤身拜爹娘,问起我夫泪两行。

九月秋来菊花黄,天上雁鹅排成行,

雁鹅成行南边去,奴夫何日回家乡,想起夫君好心伤。

十月霜天起寒风,证明书信到家门,

夫君阵前无尸骨,奴家听见泪淋淋,夫妻阴阳两离分。

脱下红袄穿白衣,抱着灵牌哭啼啼,

家中良田冒人作,嫩伢细崽被人欺,我半生孤单把谁依。

腊月过了是大年,媒人踏破门坎前,

嘴吧甜得象涂蜜,劝奴改嫁结新缘,我难舍细崽好可怜。

双膝跪地落尘埃,对着公婆哭声哀,

今生不作他人妇,做牛做马志不改,哪肯花轿再来抬。

我把整理好的歌词念给妈妈听,妈妈的神情有些忧郁起来,如诉如泣的歌词,记叙了那个苦难的年代穷人妻离子散的悲惨命运,控诉了日本鬼子和国民党黑暗统治的罪恶,也体现了中国劳动妇女柔顺、多情、重义、勤劳、善良的优秀品质。妈妈喃喃地对我说,那时候,妇女们坐在一起绩麻(范成大诗“昼出耘田夜绩麻”。绩麻,就是把麻搓成线,旧时妇女的一种家庭劳动)、纺纱,一边轮唱着这支歌,因为很多人家的男人都被抓壮丁了呀,你的外公被抓去过,总算还捡回一条命,但你的大伯父就一去没回呀,你的奶奶也唱这支歌,总是流着泪唱呀唱的,唱了几十年呀……我理解妈妈心情的沉重。

来到姨妈家,85岁的姨妈也不再健朗,耳朵都听不太清了,当我向她谈及山歌的时候,她却表现出异常的兴奋,我会唱山歌呀,插田歌,呵呵:“手把青苗抛秧田,抬头总见蓝的天,愿得雨露朝夕润,青去黄来又丰年,唱起山歌做神仙,哎——”歌词不再是“退步原来却向前”,姨妈说,这是她唱的新山歌,如今种田不插秧了,抛秧呢,省劳力,还高产,她说着,轻声地吟唱着,声音没有了以前的底气,词句也有些含糊,我知道,这首歌是她几年前改编和演唱过的。

韶山的知名企业家汤瑞仁老人,5岁起就陪着母亲讨米要饭,山歌童谣便是她孩童时惟一的快乐。我去采访她时,她告诉我,她会唱很多韶山山歌,要为韶山山歌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贡献力量,为了做好宣传工作,她常常为毛家饭店就餐的客人们演唱。她清了清嗓音便唱了起来:

金花籽,开红花,一开开到穷人家,穷人子,要翻身,世道才象话。

今天盼,明天盼,只盼天上出太阳,太阳一出暖洋洋,大家喜洋洋。

乌云闭日终有尽,江底石头也转身,春天来了杜鹃开,雄鸡一唱天要明。

老人又一连唱了好几首山歌,我见她有些累了,连忙使劲地拍起掌来,试图让掌声打断她的演唱,让她休息,可她意犹未尽。我对老人说:“奶奶唱的是大革命时期的山歌吧,听说毛主席和夫人杨开慧在韶山领导农民运动,还在农民夜校里同农民一起唱这样的歌呢。”

老人笑着说:“是呢,是的,我就喜欢唱这些革命山歌,宣传韶山红色文化,宣传毛主席的伟大功绩。”

那你会不会唱传统山歌呀?我似乎在给老人出一道难题,没想到老人风趣地笑了笑,连连说着:“会的,会的。”接着她就唱了起来:

十八姐我依门框,一口牙齿白如霜;金莲踏在门坎上,十指尖尖手插腰,蜜笑微微把郎招。

日头落山四山黄,牛婆子带崽过山塘;牛婆子舍不得方塘草,牛崽子舍不得奶子娘;十八姐舍不得少年郎。

山歌子好唱口难开,石榴好吃树难栽;白米好吃田难种,鲤鱼好吃在深塘,十八姐好看在绣房。

这山望得那山高,望见情妹捡柴烧;我的妹呀,没有柴烧我来捡,没有水喝我来挑,莫让我的情妹晒日条(头)。

汤瑞仁老人与我母亲是同龄人,唱起歌来却是响亮清脆,我不能不为之惊讶。老人演唱完了,笑了笑对我说:“这些都是青年男女们谈情说爱的情歌,韶山文化馆的周馆长上次也来找过我,还帮我录了音呢。”

再次来到周馆长的办公室,我将记录整理好的一些山歌词曲交给他。谈到那些唱山歌的老人们,周馆长说:“目前,韶山山歌的传承人都步入老年了,像毛继余、毛爱霞这两位老人,都快80的年纪了呀,不遗余力地做着韶山山歌的承传工作。还有汤瑞仁老人,那是一位包含热情的老人,她把毛家饭店当作宣传韶山红色文化和韶山山歌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平台,真是很了不起的。但时光必定不由人,她们能演能唱的时候很难维持十年了,后备力量不足呀,传唱体载也消失,韶山山歌面临着失传的危险,想到这一点,作为韶山文化馆的领导,我心中不无忧虑。所幸的是,关于韶山山歌传承和发展的重要性已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韶山文化部门也正在进行积极努力的抢救工作,韶山山歌进校园的活动已初见成效……

宋代诗人宋行子作有《韶山》一诗:“潇湘云水梦中来,犹记蓬莱进酒杯。歌罢远游人不见,玉箫吹月过东台”,赞美的就是韶山“可以与仙境蓬莱”相比的自然生活环境和悠远悦耳的韶山山歌。我爱韶山,她是毛主席的故乡。我爱韶山山歌,她包含着浓郁的韶山历史文化底蕴,寄托着韶山人民古朴而真挚的感情。我希望在韶山有关部门及有识之士的努力下,韶山山歌能在古老的艺术之林中绽放出崭新的花蕾。



湘潭作家协会

主编:谭清红   本期编辑:翦辉 凌小妃 王小卉   公众号制作:刘慧子

xtzuojia

湘潭作家协会,关注我们,一起阅读。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