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西式点心美食社区

偏偏在得到你的时候彻底失去你(中)

楼主:落花的归宿 时间:2018-12-18 17:38:18





公司门外有一片绿茵茵的草地,靠近路边的一侧种了几棵小树,树上开了几颗不大不小的花。红艳艳的,坚挺而饱满,展现了新鲜的生命力。路对面的湖水一如往日的平静,只是噘起的涟漪一道赶着一道,乐此不疲。湖与道路中间是一片小树林,蓬松的土壤上稀稀松松得立着一些瘦弱的树干,唯一能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这些树干长得很高,很直,彼此朝着同一个方向倾斜。土壤上散布着形形色色的垃圾,一条被走出来的小道像一条巨大的黄蛇趴在湖边饮水。

 

已是傍晚下班时间,小天,樱子和师兄在大门外等车。小天要回学校处理毕业事宜,樱子回家,师兄去见他女朋友。师兄和公司其它部门的同事坐在路边的石墩上抽烟,聊天。樱子因为反感烟味,于是躲在开了花的小树后面。小天先是站在他们中间,听到樱子说这花好漂亮啊,小天走了过去,一边看着樱子指着的花,轻轻附和着,一边将手伸进裤口袋紧紧握着昨天刚到的那支圣罗兰唇膏。小天想过买其它的礼物送给樱子,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唇膏方便易拿,可以装进口袋,可以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送给樱子。小天右手握着唇膏,左手去拨弄那朵花,樱子说,你别碰它。小天缩回了手。小天偷偷地看着樱子,眼神有点慌张,这时樱子向左迈了一步,小天趁势追上,突然掏出唇膏,小声说:“这个送给你!”说完侧头朝后面看了一眼,发现师兄他们聊的正嗨,完全没注意到他们这边,这才放下心来。樱子一愣,欢笑的脸瞬间变得严肃起来,挺着身子僵硬了几秒。然后笑着说:“姐姐不要。”说完也看了师兄他们一眼。小天顿时觉得很生气,心想我第一次送女人礼物,你竟然不要!小天生气的背过樱子,跳着坐在樱子前面的石墩上。樱子见状,笑着问小天:“你哪里来的口红?”此时的小天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没好气地说:“别人送的!”樱子脸一沉,说:“谁送的,你一个男的还用口红?”“额,一个朋友送的。”“别人送给你的东西,我更不能要了!”小天听完更生气了,跳起来,转过身面对着樱子,摊开的双臂不停地震动着,极力压制着自己的声调:“我买的!”然后狠狠的盯着樱子。樱子低着头,嘴角略带微笑。小天再一次把唇膏递到樱子的面前,樱子望了望,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有接下。小天收回了手,将唇膏放进了口袋,失望得坐在石墩上,低着头,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小天觉得背后像是有种东西压着一样,回头一看是樱子低着头在玩手机正对着他的背站着。小天开口说:“你是要做我背后的女人吗?”语气中没有夹带任何感情。樱子听后,急忙侧过身去,同时跺了一下脚,离开之前看了小天一眼。小天再回头,发现樱子一个人站在花树旁边,背对着大家。

 

过了一会,车来了。小天和樱子坐在后面,师兄坐在副驾驶座。樱子穿着红色绣花的套装,下身是短裙,搭配一双黑色高跟鞋,白嫩的小腿裸露在外。在车上,樱子带上了墨镜,看着窗外。小天发现樱子带着墨镜心里一惊,心想,什么情况,不过还蛮酷的。一路上大家都默默不语。直到他们坐上了地铁,小天还是一句话没说,并刻意保持与樱子的距离。直到小天到了站,要下车时,才说了句拜拜,用余光瞟了樱子一眼,便匆忙下车了。

 

唇膏最后还是被樱子收下了。第二天中午,趁大家都去食堂吃饭的间隙,小天偷偷地把唇膏塞进了樱子放在办公室的包里。晚上樱子回到家,打开包发现了这只唇膏。她给小天发微信说:“你往我包里放了什么!”小天没有回应,他在想象樱子看到这只唇膏后的惊讶表情。接下来,小天收到樱子发来的“唇膏我收下了”消息和“等我发工资了,给你买个篮球作为回礼”。小天回:哈哈好的。

 

命运的漩涡一如既往的不受控制地转着,每个人都终将经历一次在所难逃的劫数。纵然是万般无奈,苦苦哀求,命中注定的劫数一直在吸引着你。

 

小天,樱子和师兄终于检验完了最后一批成品,这时离下班时间还有四十分钟。师兄吩咐小天把验完的货送回仓库。师兄看了樱子一眼,然后说,樱子你也一同去吧,学学如何还货,顺便给小天搭把手。小天一听师兄这安排,顿时眼前一亮,心里由衷的感谢他。小天拉着推车,樱子跟在后面,这批货是从三楼抽的,需要原位送回。整层仓库空无一人,樱子找位置,小天负责搬箱子。仓库里暗暗的,打开的两排灯不足以照亮整个仓库,尤其是小天和樱子站的靠近窗户的过道。过道很窄,只能站立一个人。樱子站在窗前,面对着窗户,小天举着箱子,正面身体贴着樱子的后面挤了过去,将箱子放回原位。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小天他们居住的宿舍楼。樱子站在窗前指着对面说:“这就是你们住的宿舍啊。”“嗯,对呀。”小天故意指着对面女性的内衣说:看,女人的衣服。樱子听了,锁眉,噘嘴,声调比平时高了许多:“流氓,没事看什么女人的衣服,快去搬箱子!”小天心里乐开了花,趁樱子不注意,突如其来地吻了樱子的后脑勺,双手放在樱子的腰上。樱子腰肢的柔软触感像一阵电流流过小天的身体,小天将鼻子紧紧贴在樱子的头发上,迷人的发香钻进小天的脑海里。樱子瞬间慌了神,那一刻她呆住了,放在窗上准备放下来的手瞬间凝固了。樱子一动不动,她微闭着双眼,她多希望这一刻可以久一点,再久一点。

 

后来,樱子交了男朋友,小天翻了她的朋友圈,其中有一张照片是樱子吻着男朋友的后脑勺,微笑着望着镜头。

 

端午节后的第二天,原本应该休息的,但是我们要上班。下班后不久,小天收到樱子发来的消息:我忘记打卡了。小天说,没关系,我去你家拿你的卡然后回来帮你补上。樱子当时拒绝了这个建议,但是小天坚持要这么做。樱子最后也没再说什么。小天到了樱子家的时候,门是半掩着的,樱子羞于当面给小天开门,所以在小天快到的时候先把门打开了。小天进了屋。樱子的两位室友还在休假,屋子里只有小天和樱子两个人。

 

樱子穿着浅蓝色的丝绸睡衣,睡衣很短,洁白的大腿露在外面。里面穿了一件扣装衣服,披着披肩。拖着拖鞋,慌慌张张地从卧室里小跑出来。小天进屋后问:“你的卡呢?樱子望着前面的茶几说:恩,在那。说完,迅速坐了下来,用披肩盖住大腿。小天望了一眼茶几上的门禁卡,没有过去拿,而是走到沙发的一端坐了下来,樱子坐在沙发中间。樱子埋头在看电视剧,沉默不语。小天看着樱子,忍不住开口了:“你在看什么,我也要看。”然后一个起跳坐在了樱子身边,身体紧挨着樱子。樱子没有抗拒,两人一起看了会电视剧。过了一会,小天望着樱子露在外面的大腿,心怦怦乱跳。小天将头靠在了樱子的头上,樱子着急地说:别这样,我很热的,因为你要来害得我要多穿一件衣服。小天不理会继续将头贴在樱子的脸上,樱子无奈只能往右边挪了挪,小天又贴坐过去。樱子嘟嘟嘴,这次没有反抗,眼睛盯着手机屏幕。小天说:我来帮你拿着手机吧,你这样多累啊。说完不顾樱子的反对抢过手机。小天环抱着樱子,手搭在樱子的大腿上。樱子此时内心像燃烧着一团火,却只能表现出风平浪静的表情。小天半开玩笑得问樱子: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我们尝试交往下?樱子哼了一声笑说:“不行的,我之前的男朋友就像你一样,太小了,不成熟。”此时的小天已经无暇顾及樱子的拒绝了,他只想进一步亲近樱子。樱子说:“两个人在封闭的房间里总会做出奇怪的事情。”这句话给了小天极大的鼓舞,他一把扯去盖在樱子大腿上的披肩,手一不小心伸了进去,碰到了樱子的内裤。小天像触电了一样瞬间抽出了手。樱子笑着骂了句:妈蛋。

小天右手抚摸着樱子的右脸,不顾樱子的反抗紧贴着樱子的身体。樱子扭动着头说:别靠那么近,我热。语气中带着微弱的喘息声。突然,小天将樱子的头拨了过来,吻了上去。小天停顿了一下,望着樱子的眼睛。樱子满脸羞红,也望着小天的眼睛。樱子的眼睛扑朔迷离,眼神宠溺地看着小天,慢慢的合上了。小天见状,疯狂地吻了起来。在樱子呻吟声的刺激下,小天对樱子的舌头发起了攻击,贪婪地吮吸着樱子香香的,嫩嫩的舌头。小天紧紧的抱着樱子,身陷囹圄,不能自拔。

 

这是小天第一次跟女人接吻。后来小天回忆这次经历说:我第一次接吻就这么熟练,挺佩服自己的。但是我并没有感受到传说中的快感,就觉得樱子的嘴唇和舌头软软的,有点香。还很后悔地说,接吻的时候忘记摸樱子的胸,直到后面做爱的时候也没想起来。倒是樱子的娇喘声、呻吟声让他印象深刻,欲罢不能。

 

一番激吻后,两人坐了起来。小天起身去厨房拿昨天买的蛋糕,蛋糕还没有拆封,樱子说自己一个人吃不完,等室友回来再开。小天打开蛋糕的时候樱子满怀期待地走了过来,想看看蛋糕长什么样。这是一个普通的水果蛋糕,因为端午节前几天是樱子的生日,那天小天需要加班,所以才想买一个蛋糕补给樱子。樱子看了蛋糕后有点失望。悻悻地走到沙发边上坐了下来。小天切了一块蛋糕吃了起来,刚才的激吻消耗了不少能量。小天想喂樱子吃一口,但是樱子不吃,在小天的再三要求下,樱子尝了一小口。樱子没吃干净留了一块奶油在嘴唇上,小天低头舔掉了。樱子见状,微笑着说:城会玩啊!

 

小天吃完蛋糕坐在了沙发另一头,满足地望着樱子。樱子红着脸问:“你多久没做了?”小天先是不解:“做什么?”“做爱”。小天虽然还是个处男,但碍于情面撒谎说:很久很久没做了。樱子显然对这个答案感到生气,低头不语,脸更红了。小天问道:“你呢,之前做过吗?”樱子点头,轻嗯一声说:做过。脸依旧很红。小天站在樱子的面前,听到这个答案,身体不自觉的向后一倾。

 

此时此刻,在欲念的作用下,樱子的回答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助长了情欲的蔓延。小天坐在樱子的大腿上,轻轻地吻着樱子的额头,眼睛,鼻子和嘴唇。小天是多么乐此不疲啊,他第一次感受到占有一个女人是这么幸福的事情。

 

樱子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我给你叫个车。小天看了看时间说:“才十点多,还早呢。”说完,用手去扯樱子的肩带,左手伸进樱子的睡衣里抚摸樱子的大腿。樱子脸色一沉,翻了上来,趴在小天的身上说:“真想玩是吗?”小天反驳说:“这怎么能叫玩?我是认真的!”樱子笑了,主动吻了上来。小天抱起樱子边吻边朝卧室走去。

 

进了屋,屋里漆黑一片,小天想要开灯。樱子央求到:不要开灯。小天把樱子压在身下,解开樱子睡衣的扣子,里面的衣服扣子比较紧,不好解,小天急吼吼的说:这怎么解开啊!终于解开后,小天像一只饥饿的恶狼咬着樱子的胸,发出野兽一般的叫声。樱子被弄疼了,尖叫了一声。小天望了樱子一眼,吻了上去。

最后,小天脱下樱子的内裤,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在樱子的帮助下,小天最终还是成功地融入了樱子的身体。毕竟是第一次,小天很快就缴械投降了,出来后,小天坐了起来,狡辩到:“很久没做了才会这么快。”樱子见状,惊讶道:“你不会那个吧?”“怎么会,我这么强壮的一个人!” 直到后面樱子说:“你是除了我前男友之外的第二个人。”小天才笑着说道:“我是第一次,不然就不会那么快了。”樱子说:“你给我的感觉不像第一次。”小天撒谎说:“第一次进入主题。”

 

后来,小天一直认为是自己当初没有说实话,让樱子觉得自己是个不行的花心男人。小天觉得,如果那晚他没有撒谎,也没有说那些话,樱子不会离开他。

 

完事后,小天平躺着望着天花板发呆,回忆着当时的感受,小天觉得这事没啥快感啊。樱子侧躺着面对着小天。两人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樱子自责地说:“天哪,我干了什么啊!”抱着被子在床上瞪着双腿。“你不会怪我吧?”小天紧张地问道。“怎么会,我们一半一半吧,都是成年人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可能要辞职了。”樱子接着说。小天侧过身来看着樱子着急地说:“辞什么职,你要跟经理怎么说?说你跟我那个了,所以要辞职?”“滚滚滚”说完把头埋进了被子里。“我们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以后在公司碰到也要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樱子突然抬起头补充道。小天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小天突然起身说:“你要吃药吧!”黑暗中看不清樱子的反应和表情,小天只记得樱子冷冷地嗯了一声。之后,樱子自言自语到:“要不要吃药呢?”没想到小天毫不犹豫地说:“要啊!你家有没有药?”“我神经病啊,在家里放着避孕药!”说完,樱子气愤地转过身去,背对着小天。小天呆呆地望着漆黑的天花板,思绪早已不知去向。小天为自己刚才的表现很不满意,想要索取第二次,但被樱子拒绝了。当时的小天只想着证明自己的雄风,完全没有顾及樱子对情感的诉求。后来,樱子转过身来望着小天,小天也望着她,樱子会心一笑。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樱子的脸上,配合着那会心一笑,樱子美极了,小天心动的盯着樱子,伸出手与樱子十指相扣。樱子将头埋进了被子里。不一会儿,樱子挣开手,瞟了一眼小天裸露在外面的生殖器,小天注意到了这个细节,没说什么,也看了它一眼。小天平躺着,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一言不发。樱子见状,生气地翻过身,背对着小天,抱着被子,蜷缩成一团。小天打量着樱子露在外面的身体,白白的大腿紧紧夹在一起,小天伸手去摸樱子的腰部,肌肤上渗满了汗水。刚碰到就被樱子打开了。

 

小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当时的樱子想要的不过是一个笃定的含情脉脉的眼神和几句温柔的情话。

 

躺了一会,樱子准备起身去洗澡,用衣服遮着身体站在床沿边,望着躺在床上的小天,小天羞涩地钻进被子里侧过身去。

 

洗完澡,小天趁着樱子倒茶的时候从后面抱住她。用力抓住樱子的肚子揉了揉,开玩笑说道:你的肚子好大啊,几个月啦?“大吧,四个月了”樱子回道。小天抱起樱子朝卧室冲去,把樱子扔到床上,本能让小天这么做,却不知道如何采取下一步行动,正当小天弥留之际,樱子挣脱出来跑了出去。

 

当晚,小天留了下来。樱子的本意是想让小天睡在沙发上。等小天洗完澡出来发现樱子不在刚才的卧室里,恐惧瞬时涌上心头,小天的第一感觉的是樱子含羞想不开跳楼了。小天立马望向窗户,发现窗户的打开幅度不大,这才放下心来。小天打开对面的卧室,发现樱子躺在床上这才舒了一口气。小天拿起放在沙发上的毯子,走到樱子的床边,轻轻的给她盖上,说了句:晚上冷,会着凉。然后亲了一下樱子的脸颊走了出来。

小天睡在了最开始躺着的卧室里,浑身发烫,心跳加速,久久不能入眠。过了很久,才缓缓睡去。

 

窗外,明月高挂,照亮漆黑的夜空。霓虹闪烁,车水马龙,无数个失眠的夜构成千姿百态的市井生活。

 

命运的漩涡一如既往的不受控制地转着。我们拼命地追求,终将会陷入在劫难逃的命门。到时才发现,该你承受的煎熬一个都不会少。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