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西式点心美食社区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甘肃东乡助学记

楼主:雨山湖助学行动 时间:2018-10-10 16:33:18


       

回来已近一个月,回忆起东乡来,仍是蜿蜒的路,延绵的山,孩子们清澈的眼神。


经过前期与当地志愿者及学校老师的沟通联系,图书、书架、电脑等助学物资均已顺利到达东乡县城。我们一行三人10月22号一早从上海出发。同行的小田前年曾一起去过云南的云龙助学,小赵是去年报名参加现场助学的志愿者。



到达兰州市区,已经中午,在约定的地方吃好牛肉面,等当地的志愿者带我们去县城。东乡是东乡族自治县的简称,行政上属于临夏回族自治州,地理上离兰州约100公里车下高速后,在达坂镇上稍事休整,街边走走,已经感到了一点寒意,气温大约5、6度的样子。过了镇,基本就是曲折的山路。路况还不错,车一直在山脊上走,很快就到了县城,县城是在海拔2600多米的山顶后来才知道,要去的学校基本也都是在山顶。与当地志愿者商量了接下来几天的计划和路线,随后去仓库看了到达的物资。出了仓库,天已经完全黑下,气温也明显低了下来,感觉快接近零度。



第二天计划是六个学校和一个福利院。任务紧张,所以一大清早就出发了,连早饭都忘了吃,幸好小田带了点饼干。山里一早通常都有雾气,路上能见度大约50米的样子,等到太阳出来好一会,才能看得远点。


上午去了三个中心学校,有一个在马路边上,两个在山上。碰到其中一个学校门口修路,车开不进去,就在门口把图书等搬进去了。学校硬件条件还算可以,全部通了硬化的水泥路,网络基本都通到学校(网费尚贵,学校不大舍得多用),中石化刚刚捐赠了课桌椅办公桌等,省里统一刚给配置了电子黑板。孩子们比较喜欢书籍的到来,脸上都洋溢着微笑,偶尔聊聊天大都很害羞的样子。与校长简要交流,得知这里的学校通常要提早一周开学,原因是老师要去家访,劝孩子来上学,大部分学校的初中升学率不足10%,女生到小学五六年纪,家里就要张罗找对象了。


下午去的三个村小,路况还可以,只是路程比较远,硬件条件比中心学校要差些,老师的条件也艰苦些,学生也要淳朴一些。


晚上回到县城去了社会福利院,这里的孩子乖巧得令人心疼。


第三天计划只有三个学校,却是三个乡的,距离比较远。到达龙泉乡那楞沟小学时,学生们正在上课,我们装好书架,等孩子下课,与校长聊了一会。校长年纪不大,30出头的样子,办公住宿在一个房间,气温比昨天下降很多,炉子已经生炉起。学校里提供早饭,午饭孩子一般回家吃,实在路远回不去的,大多吃点方便面。小田给孩子们讲了会课,小赵与老师谈了挺久。下课后,孩子们都兴高采烈地来看书,有个孩子还怯生生地问我,是否可以把一个包书的小纸箱子拿去当玩具。



第二个胡麻岭村小是在半山腰,也是这次助学的学校里唯一没有通水泥路的,上山的路相当艰难,很多几乎就是180度的弯转弯处多数需要倒车一到两次才能上去,好在当地志愿者熟悉道路,驾驶技术很好。到学校时,孩子们已经放学,校长和老师站在门口等我们。我们装好书架摆好书籍,调试好电脑,不敢耽误,赶紧下山。因为天空已经开始有了雨丝,担心一旦雨大路滑,下不去了。校长说,碰到下雨,就有很多孩子来不了上学的。学校里只有老师的孩子在,想帮他照张像还躲在门口不肯出来,正好是午饭时间,老师和孩子的饭就各是一盘蛋炒饭,连葱花也没看见。山上水比较珍贵,一立方的成本要一两百元。在这里,任何安慰的话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书籍大概是让孩子们比较开心的事情了。



第三个柳树乡的马百户小学在县城的另一边,到学校时已临近放学,有个班的学生在上体育课,我们也和学生老师打了会乒乓球和羽毛球,刚下过雨,乒乓球台上都是雨水,老师拿了扫把扫去雨水,才可以让乒乓球弹起来。羽毛球在学校操场的沙地上简单画了根线就可以开始。这里因靠近省道,初中升学率要高很多,老师也愿意来。雨逐渐大起来,我们也赶紧回程,路上能见度只有十几二十米,车速很慢,山路两边很多都是陡峭的崖,还好一会就开到省道,我们也放松了不少。



第四天只有两个村小,有一个学校距离县城有点远,好在天空放晴,视野很好。当地志愿者昨天已经将图书、书架、电脑送到学校,我们更多的是与孩子们及老师交流。在汪集乡包家小学,小田、小赵与孩子们在教室里交流,我在校门口与一个5年纪就辍学的小男孩聊了会,问他为什么不上学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没回答,他已经去过兰州并且开始工作,大约是在面馆打工,对于书籍的渴望与其他小朋友却没有差别。回到学校与校长交流,能否让不上学的孩子们也看图书,校长说那肯定没问题,很欢迎的,就是他们不一定会主动走进来。


绕了很久的山路,才到了凤山乡的那拉斜户小学,意外地在学校里碰到一个汉族老师,是隔壁永靖县主动来支教的高中老师。大约是大山深处的原因,这里的孩子明显知识量要少些,老师很高兴地和我们说,他刚来的时候,有些小朋友连基本的加减都困难,现在已经会三位数乘法,他还是比较有成就感的。看见我们来了,一年级的教室里正在朗读的学生明显把音量提高了一些,整齐的童音很是悦耳。二年级教室里,特意挨个问了下孩子们的理想,刚开始都不好意思说,后来慢慢说了,有要做驾驶员的,要做设计师的,工程师的,科学家的,有个女生说要跳芭蕾,也有一半的小朋友没有说,大约并没有想好,亦或也不曾认真想过,小朋友的眼神无一例外的异常清澈,让人感觉不敢直视。下课铃声一响,小朋友全部跑到图书室去看图书,很是喜悦的表情。



第五天我们从临夏回到兰州,连夜搭乘飞机回到上海。


回想起来,孩子们清澈的眼神依然让人难忘。随着国家对教育投入的加大,学校的硬件已经逐年在改善,图书仍是比较缺乏,尤其是高质量的适合学生阅读的图书仍是少的。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望,对外部世界期望有更多了解,这份心与各地的孩子并无分别。


做好最后一公里,

为山里的孩子打开一扇看世界的窗,

这也是助学的意义所在。


是为记。                           


  2017.11.23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