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西式点心美食社区

史上第一脑洞星人——基歇尔

楼主:知觉乐园 时间:2020-04-30 04:57:25

这是一个在17世纪非常红的“科学明星”,但是真正的科学兴起之后,大家就把他给忘了。而在21世纪,这个人又作为神奇的“脑洞星人”浮现出来,给喜欢拿小铲子挖历史的人带来极大的快乐。这个人叫“基歇尔”(Athanasius Kircher,1601或1602 – 1680)。可能你没听说过基歇尔,但我想你肯定看到过这幅画。

这是利马窦和徐光启。耶稣会士利马窦和中国士大夫徐光启合作,第一次把西方近代科学系统地带到中国。这幅画的作者就是基歇尔。虽然徐光启大人被画得太像欧洲人,但总体来说是一幅好画。


他之所以会画利马窦和徐光启,是因为他也是耶稣会士。耶稣会成立于1534年,由曾经在战斗中负伤的伊格纳爵(Ignatius of Loyola)发起,另外六个首批成员包括圣方济沙勿略(Francis Xavier)和彼得·法贝尔(Peter Faber)等人。耶稣会全部由男性成员组成,以传播耶稣基督的福音为己任。

▲ 耶稣会的logo之一,很专业,很漂亮。

如果要向“异教”地区传播基督的福音,就要尽量随身带着关于当时基督教世界的所有知识,所以耶稣会士大多是非常博学的人。基歇尔的博学程度绝不亚于利马窦。

▲《地下世界》(MundusSubterraneus)中的基歇尔自画像。

基歇尔曾经出版过大约40本书,内容涉及神学、语言学、物理学、地理学、生物学、医药学、人类学等等。他精通德语、拉丁语、希伯来语、叙利亚语,还了解中文和科普特语。他是最早试图翻译埃及象形文字的人。


基歇尔曾经研究过火山和化石,也是最早通过显微镜研究微观世界的人之一。基歇尔领先于同时代人,提出疾病是由于微小生命体的感染造成的,并且由此提出了阻止瘟疫蔓延的可能方法。但基歇尔并不是科学家,因为他只提出观点,并不在意观点的正确性,也不试图证明。他是一个他是一个博学家,也就是“ploymath”。


“ploymath”约等于中国人所说的“杂家”,就是什么都知道,而且知道不止一点,但又并没有达到专业程度的人。博学家可能会提出很多后来被证明是正确的命题,但都只是猜对的,并不特别值得尊重。


基歇尔被认为是和意大利的耶稣会士博斯科维奇(Roger Boscovich)等量齐观的博学家,并且经常和历史上最著名的博学家列奥纳多·达芬奇相提并论。他被尊称为“百艺大师”(Master of a Hundred Arts)。

▲《修正之旅》(Iter Exstaticum)中的基歇尔自画像,看来他对自己的博学颇为自负。


耶稣会是强硬的天主教组织,反对新教改革。伊格纳爵订立的第13条耶稣会规程规定,必须要和天主教会保持高度一致:“如果(天主教会)定义任何在我们眼里是白的东西其实是黑的,我们就应当说它是黑的。”每天很辨证地想“为什么看起来是白的其实是黑的”,反而很容易生出奇怪的脑洞的。基歇尔的脑洞之多千手观音也堵不住,他的脑洞之大可以起降垂直起落战斗机。

▲基歇尔的另一张自画像,左下的人即为基歇尔,不知为什么坐在一条鳄鱼身上。这在基歇尔那里只是很小的脑洞。


下面,就让我们认识一下基歇尔先生。


基歇尔生于1601年或1602年的5月2日的德国盖萨(Geisa),于1614年到1618年在耶稣会学校学习。作为同班9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基歇尔表现出对火山的强烈兴趣。他还从一个犹太教的拉比那里学会了希伯来文,从此表现出对语言学强烈的兴趣。他后来在帕德伯恩(Paderborn)学习哲学,但在1622年因为新教的进军而不得不逃亡。在穿过莱茵河冰封的河面时,基歇尔落在水中,险些丧命;而在奥地利境内的Heiligenstadt,基歇尔被新教士兵抓获,差点被吊死。


1622年到1624年基歇尔在Koblenz教书,而后来他被指派到Heilligenstadt教授数学、希伯莱语和叙利亚语(Syriac)。后面两种语言很有意思,它们都曾经不再作为日常语言,后来通过民族或者国家的力量又被恢复。在这里他还为当时的宗教长官(Elector Archbishop of Mainz)组织了一场焰火和活动布景秀。


1628年基歇尔获得了牧师职位,并且成为了乌兹堡大学伦理学和数学教师,仍然教希伯来语和叙利亚语。在1628年,基歇尔开始表现出对埃及象形文字的兴趣。


1631年,基歇尔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磁学》(Ars Magnesia)。

▲《磁学》封二画。

1633年,基歇尔被派到维也纳担任哈布斯堡宫廷的数学家。但另一个上司驳回了这个指令,叫基歇尔去罗马继续做宗教学者。上面神仙打架,基歇尔已经上船去维也纳了,但是船被吹到了罗马,从此就生活在这座城市。他在罗马学院(Collegio Romano)教授数学、物理和东方语言,几年后完全脱离教学工作搞研究。后来又写了三十多本书。


下面,就让我们认识一下基歇尔在各个领域的成(nǎo)就(dòng)。


汉学


基歇尔从小就对中国有着浓厚的兴趣,曾经于1629年告诉他的上级他想要去中国传教。这时中国正是大明的崇祯二年,陕西延安府等地遭遇大旱,“饥民相聚为盗,与其坐等饥死,不如为盗而死。又烧人骨为薪,煮人肉以为食者,而食人之人,不数日即面目赤肿,燥热而死”……

▲基歇尔作《中国图说》插画,下面两个人是利马窦和汤若望。上面两个人是耶稣会创始人圣济沙勿略(Francis Xavier)和伊格纳爵(Ignatius of Loyola)。圣方济沙勿略曾经到过中国,但没有能够接触到中国上层就病死在舟山群岛中的上川岛。


如果此时基歇尔启程来中国,到的时候可能赶上李自成和张献忠会师,福建起义,湖广地震,后金攻城……


1667年,基歇尔出版了《中国图说》(China Monumentis)。这本书堪称百科全书,但是内容良莠不齐,从严谨的制图到纯幻想成分都有。

▲基歇尔画的相当靠谱的中国地图。

在书中基歇尔专门研究了中国龙。

▲龙虎斗

《中国图说》强调了基督教在中国历史上所起的作用,或者是真实的,或者是想象的。在卡弥格和中国人安德鲁·张的帮助下,基歇尔将《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译成了拉丁语。

▲基歇尔将《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译成了拉丁语。


但他也说中国人是诺亚的儿子“含”(Ham)的后代。这个一般的看法不同,一般认为诺亚三个儿子后代的地理分布是这样的:闪成为黄种人的祖先,其后裔主要分布在东方,即亚洲;含成为棕色和黑色人种的祖先,其后裔主要分布在南方,即非洲;而雅弗则成为白种人的祖先,其后裔主要分布在西方,即欧洲。基歇尔还说,孔子就是摩西,就是那个分开红海的人,或者以摩西的另一个化名——三倍荷尔墨斯(Hermes Trismegistus)出现。


基歇尔很尊重中国人,认为中国是高度文明的国度,而且是基督教大家族中走散的成员,他说“中国不是一个应当去征服的,未知的野蛮民族,而是一个应当回归天父家庭的浪子。”

▲基歇尔很认真地临摹过中国人的画。

下面是一些《中国图说》中的图片,有些比较靠谱,有些是纯脑洞……

▲桂林山水。

▲波萝蜜。

▲大清皇帝,还有几分像。

▲写字的士大夫。那个猴子是怎么回事?

▲中国女子。那个“窈”字好诡异……

▲佛教寺庙。

▲日本的AmidaNume神。

▲这个人准备袭击两条眼镜蛇,夺取中间的“蛇石”。据说“蛇石”可以解一切蛇毒。


埃及学


1636年,基歇尔出版了《科普特语和其先驱埃及语》(Prodromus coptus siveaegyptiacus)。这本书里有一些关于埃及的画儿。

▲金字塔。把金字塔画得这么尖锐,真的是可以避免的错误,基歇尔有点太不严谨了。


这本书试图破译埃及的象形文字。


《科普特语和其先驱埃及语》的第三卷全部关于对埃及象形文字的解读来自“班布碑”(Bembine Tablet),这是一个由铜和银做成的碑,于1527年被红衣主教班布在罗马获取,描述了一些古埃及的神。这块碑在很长时间内默默无闻,但是在神圣罗马帝国和科尼亚克同盟的战争中,因为罗马被劫掠而浮出水面。它看起来是埃及的,但很可能是罗马人伪造的。在它的中心有埃及的健康、爱情和婚姻女神Isis,代表“包罗万象变化多端的大一统理论”。

▲基歇尔描述的班布碑。

班布碑上的信息就不准确,加上基歇尔的“民科”方法,以至于他的所谓埃及学已经被后人证明是纯胡扯。

▲基歇尔翻译的“字母表”。

他对埃及文字的解读往往是罗嗦和装腔作势的。比如说常见的埃及文短语“dd Wsr”,现代人认为意为“Osiris says”(“Osiris”神如是说),结果基歇尔解读成“台风(Typhon)的肆虐在Isis的宝座前停息,自然的潮湿被Anubis的警觉所守护”。

▲基歇尔画的台风神(Typhon)。中国说的“台风”可能是“台湾那边吹来的风”,也可能是地中海区域传说中的台风神在中国的反映。


只能说,基歇尔不是有意吹大牛蒙钱花,就是脑洞开得太大了……


基歇尔在17世纪因为其“埃及学”的成就而广受尊重,当时重要的知识分子托马斯·布朗爵士(Sir Thomas Browne,1605–1682)将基歇尔称为“埃及学家”,并且说“任何人在勤奋学习的基歇尔面前都是学识浅薄的”。


这个托马斯·布朗也很有意思,他写过一首诗叫《爱情》,里面有这样的句子:

I loveyou not because of who you are,but because of who I am when I am with you.

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一个怎样的人,而是因为我喜欢与你在一起时的感觉。

No manor woman is worth your tears,and the one who is ,won’t make you cry.

没有人值得你流泪,值得让你这么做的人不会让你哭泣。

Theworst way to miss someone is to be sitting right beside them knowing you can’thave them.

失去某人,最糟糕的莫过于,他近在身旁,却犹如远在天边。


原来这些鸡汤并不是来自汪国真席慕容仁波切,而是来自一个17世纪的英国人……但是会写爱情诗并不说明对埃及学具有判断力。


现代埃及学权威瓦利斯·巴奇(E. A. Wallis Budge,1857-1934)说,“很多写作者假装他们找到了解读象形文字的钥匙,很多人完全没皮没脸地吹牛,这在今天看来匪夷所思。这些吹牛大王首当其冲的是基歇尔。”

▲基歇尔“破译”的方尖碑文字。

虽说基歇尔是吹牛大王,但他还算猜对了两点,第一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不是图画,而是字母;第二他关于古埃及语和现代的科普特语之间联系的论述被认为是正确的。科普特语是埃及信奉基督教的科普特人说的语言,现在基本没有人说了。所以,基歇尔作为“埃及学创始人”的地位也说得过去。


地质学


基歇尔自幼就对火山很感兴趣。1638年,在访问意大利南部的时候,基歇尔深入了威苏威火山口。威苏威火山曾经于公元79年大喷发,吞没了古城庞贝。之后多次喷发,1631年刚刚大喷发过一次,火山灰甚至达到了君士坦丁堡。可见1638年基歇尔的火山探险真是蛮拼的。


1664年,基歇尔出版了《地下世界》(Mundus Subterraneus)。

▲《地下世界》封面。

书中有很多“地火图”,气势磅礴,堪称艺术杰作。基歇尔认为地下有熔化的物质,这回他猜对了。

▲“地火图”。

这本书里有很多脑洞。比如说他认为嘲汐的形成是因为海水有时会涌进地下海里面,形成退潮;有时又会涌出来,形成涨潮。他还认为,地球上的山脉原本是地球的骨架,因为风化作用把“肉”给消掉了,于是骨架露出出来。

▲基歇尔认为,涨潮退潮是因为水从地下海洋中流进流出。

在书中,还有好几张“亚特兰蒂斯岛”的地图。

▲“亚特兰蒂斯地图”。

基歇尔还对化石感兴趣,他认为化石是古代死去动物的遗迹,这点他猜对了,不过对于那些动物是什么,猜错的情况多,比如说他描述过“巨人”的化石。而且,他把碰巧像一些东西的石头和化石放在一起描述……

▲基歇尔画的鱼化石,实在不太专业……

▲这块石头只是里面有个像蛤蟆的部分而已,和化石用一种画法画出。

▲然后,是一块碰巧像基督的石头……


博物馆


基歇尔热爱收集各种东西。

▲给他收集的各种歪瓜裂枣的小古董画像是基歇尔的一大爱好。


▲《科普特语和基先驱埃及语》中画的各种埃及真假古董,注意各种呆萌的表情。

▲基歇尔收集的各种石头,比如“中间有猫头鹰的石头”。

基歇尔甚至还收集人,下面是来自Presburg的一个伯爵送给他的一个“怪物似的鞑靼人。

▲基歇尔收集的一个怪物似的鞑靼人,不知道这个人最终的命运如何。

基歇尔也是各种怪兽传说的爱好者,这在他的书中多有体现。

▲两条腿的龙,来自《地下世界》。

▲这是所谓的“蛇怪”(Basilisk),长得像一只长着蛇尾的公鸡,是万蛇之王。

有些传说,又稀奇又萌……

▲《磁学》中的插画。据说某种音乐可以解塔兰图拉蜘蛛的毒,基歇尔把谱子记了下来。


可以想像,基歇尔时期的达官贵人们摇着他的胳膊,抱着他的大腿求他说:把你的那些新鲜玩意儿给我看看吧!于是,基歇尔就在罗马开了一个“基歇尔博物馆”( Museum Kircherianum)。

▲基歇尔博物馆。


可以看出,基歇尔对方尖碑特别喜爱。他还一直致力于推动在罗马各个广场立起方尖碑。然后呢,他在方尖碑的空白处刻上自己发明的所谓“象形文字”,让现代学者在正经的学术研究之外,有些东西可以猜啊猜……


▲基歇尔画的移动Vatican方尖碑的工程示意图。

说到工程,基歇尔在各种工程上也要插一腿。


工程技术


在中国利用二三手资料编的科学技术史的书上,会把基歇尔称为“科学家”和“发明家”。其实他没真正发明过什么东西。

比如说,魔术投影灯(magiclantern)也曾经被错误地认为是基歇尔的发明,但实际上他只是在《磁学》中提出过这种装置的原理而已。

▲魔术投影灯介于幻灯机和电影放映机之间。

虽然这种装置并非是他最先设想的,但他画的原理图却是当时最合理的。

▲基歇尔画的魔术投影灯介于幻灯机和电影放映机之间。

有趣的是,基歇尔画这个图并非是为了发明,而是为了让观者不要受骗。他说在所罗门的法庭上就曾经用红宝石镜片,用这种方法制造过幻像,这只是自然现象,不要以为是魔法。

基歇尔特别喜欢喷泉,他设计了这个“多乳神喷泉”。

▲基歇尔设计的多乳神喷泉。

然后,突然什么都变成了喷泉……

▲基歇尔设计的各种吐水喷泉。

基歇尔所谓的著名发明还包括“磁力钟”,其实它由基督会士列日的莱纳斯(Linus of Liege)发明,据说可以“支持哥白尼的日心说”,因为这个钟是由“太阳的磁力驱动”的。

▲基歇尔”发明“的磁力钟。

基歇尔的模型表明,“太阳的磁力”是不管事的,这个“磁力钟”的运动还要靠水力驱动。基歇尔揭穿“磁力钟”的画皮是因为他不同意哥白尼的日心说,他支持的是第谷的学说,第谷认为所有行星都绕太阳运动,而太阳率领众行星绕地球运动。

▲基歇尔画的”六种世界体系模型“,最后一种是哥白尼的日心说。它的上边是第谷的复杂的地心说,左边是经过修正的“半第谷”地心说。

基歇尔对音乐也非常着迷。1650年的《音乐总论》(The Musurgia Universalis)体现了基歇尔对音乐的看法,他认为音乐的和谐体现了宇宙的比例。

▲《音乐总论》封二画局部。

这本书中描绘了建造水力乐器的方法。

▲看起来极其邪恶的“水力乐器”。

还比较了人和其他动物声音的不同。

▲极其欢乐的鸟类乐谱。

▲人和别的动物发声器官的比较。

在1673年的《声学发明》(Phonurgia Nova)中,他讨论了将声音传到远处的可能。


▲基歇尔“发明”的大喇叭,真的不见得管用。

最后出场的,是萌死人不偿命的“向日葵钟”……

▲基歇尔幻想用向日葵做钟。


大总结

出版了近40本充满插画的大书的基歇尔在他那个时代没理由不红。想想看,冬天坐在炉子边,一边品着葡萄酒,吃着小饼干,一边捧着一本有着火山和蛇怪,龙和地下河插画的书看,那是怎样的一种享受啊!

▲基歇尔《地下世界》插画,这是一本包罗万象的书。

基歇尔是他那个时代的科学明星,虽然他传播的知识充满谬误,但终究引发了人们对很多领域的好奇心。但在他的晚年,随着以笛卡尔为旗手的理性主义的兴起,基歇尔就黯然失色了。但是在20世纪,呃,这时人们已经可以坐在高铁上吃方便面了,科技已经不算什么新鲜的东西,大家又开始重新发现基歇尔作品的审美价值,一个基督教会士突然进入了小清新领域。

学者Alan Cutler说基歇尔是“十七世界学者中的巨人”,还是“最后一个可以说所有知识都是他的地盘的思想者之一”。学者Edward W. Schmidt说,基歇尔是“最后一个文艺复兴人士”。

基歇尔和文艺复兴的其他大师有一个类似的问题,他讨论问题根本不会理睬现在我们称为“范畴”的东西,把很多东西混在一起说。比如说他的《磁学》一会儿说磁铁,一会儿说重力,一会儿就说男女吸引力。

▲《磁学》封面,可见其包罗万象的内容。

在2012年John Glassie的书《错误概念男》(A Man of Misconception)中,作者说“虽然基歇尔很多的真实想法在今天看来即使称不上疯狂怪异,也都太离谱,但他可以说是一个好奇心之冠军,一个让人肃然起敬的学问家和发明家”;“他的思想被当时最聪明头脑所阅读”。

综上,基歇尔的脑洞比这个地洞还大。图片来自他的书《地下世界》。


来源:十五言


--------------------------------------------
知觉乐园是一个公益媒体平台,分享文化艺术资讯;
·AWAKE UP YOURSELF·
▲新浪官方微博:@知觉乐园
▲微信公众账号:zhijueleyuan

△关注方式1:直接查找zhijueleyuan或知觉乐园,即可添加关注;
△关注方式2:保存以下二维码,扫一扫即可关注;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