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卧虎湾】刘建富:风烟滚滚唱英雄创刊2周年征文(7)

我的卧虎湾2018-08-20 15:28:16

我有平台,你有故事?

就算晚一点也没关系,真的没关系

欢迎关注平台,底部可以留言

投稿:308286678@qq.com

客服微信号:WDWHW66054


卧虎湾藏龙卧虎,群英会聚贤群英!



 〃风烟滚滚唱英雄〃,小时候,我不知道看过多少遍《英雄儿女》电影,更不知听过和唱过多少次〃英雄赞歌〃。我们这一代人,就是在崇尚英雄、争当英雄的环境和氛围中长大的。1979年2月17日,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打响。已经过了三十年和平生活的人们,对这场战争投入了更多的关注。1980年11月,我高中毕业。虽然只有16岁,比征兵要求的年龄还差一岁,但沸腾着的热血和对军旅生活的向往,使我听不听进父母的劝阻,急不可耐地报名参军了。可以说,我几乎是踏着战争的硝烟走进军营的。《再见吧,妈妈》、《血染的风采》成为那个时期的真实写照。

在部队渡过难忘的四年军旅生活,我以退伍军人的身份回到地方。之后,我听说我所在的部队参加了老山轮战。对老部队的向往和对战友的牵挂,让我对这场战争有了更多的牵绊。我期望了解这场战争,渴望走进参加这场战争的战友的生活,想与他们对话。因为我也是那个时期的军人。

真正近距离的走进这场战争,了解这些战友的事迹是2017年。2017年初,我有幸结识了北京军区善后办公室副政委马誉炜将军,当年他是赴老山参战的第十二侦察大队的组织干部干事。由此,我走进了马誉炜将军创办的〃我的卧虎湾〃公众号,走进了三十八军第十二侦察大队。类似电影蒙太奇的创作手法,时间的镜头被推回到31年前。

1986年8月16日,北京军区三十八集团军奉中央军委命令组建第十二侦察大队赴滇参战。大队编制在成都军区编制序列内,听命于成都军区前线指挥部的指挥调动。8月24日,三十八集团军由部分首长和战士组成的838名勇士在河北省完县(现顺平县)方顺桥集结完毕。9月20日奉命从营区出发,奔赴云南老山前线,执行侦察作战任务。9月29日到达了预定战区云南省麻栗坡县。

云南省麻栗坡县,属亚热带雨林气候。这里没有春夏秋冬的概念,只有雨季和旱季之分。雨季时雨像没有断的线一样,下个不停。几乎每天都是大雾,上午10:00时多,云雾才能散开。这里又是高原地带,空气稀薄,让人感到胸闷、恶心、冒冷汗,行走异常艰难。这里还是少数民族聚居区,有苗族、瑶族、壮族、彝族、蒙古族等五个少数民族。而苗族人数最多。



第十二侦察大队驻守在麻栗坡县老山左翼250余公里的边防线上。主要任务是搜集情报、抓捕俘虏、抗袭扰与反袭扰,与驻守在老山右翼的另一支侦察大队协同、配合、策应驻守老山、八里河东山战场的一个集团军的防御作战。第十二侦察大队特侦一连在董干方向,特侦二连在者阴山方向,特侦三连在大弄方向,特侦四连在荒田方向。绵延的边防线上成了英雄们报效祖国的战场。我从他们一年零三个月的战斗中看到了英雄的担当、英雄的奉献、英雄的忠诚和英雄的感情。

英雄是最有担当的人。特侦三连驻地在大弄村。大弄村最珍贵的是水。下雨时吃露天蓄水池的水,池里水用完了,只能到山下去背水。一趟上下六公里的崎岖小山路,来回得三、四个小时。战士每人每天只能分到一斤水。他们居住的地方也很艰苦,战士们称为〃烟雨楼〃。这是当地瑶族群众居住的一种没水、没电、没电视、没广播的二层土阁楼。这种土阁楼下面一截是石头垒的,上面一大截是干打垒。二层靠顶有一截不封闭,四面还透着风。村民起居在一层,平时二层当储粮间。三连的同志就住在二层的储粮间里。当地村民做饭时不用烟筒。一烧火浓烟全钻到上面,呛的人又流鼻涕又流泪。逢雨天,外面下大下雨里面下小雨,衣服被子全都淋湿了。瑶族群众的居住习惯是楼前垒猪圈,楼后设厕所。大家住在楼上,下面呛上面淋,两边还有臭气熏。个中滋味,苦不堪言。到了晚上,睡觉时老鼠咬蚊虫叮,躺在铺上用手一摸就是一个跳蚤,有的战士胳膊和腿被咬的像个玉米棒子。

住在屋里很难受,到观察所里更没法呆。连队观察所设在海拔1700多米的山巅上。用几块油毡搭起个小棚子,晴天太阳晒,里边气温高达40多度。遇到阴雨天,棚里灌满了水,潮湿的没办法。住一段时间后,铺下的毛毡一提就成了碎片。不少人由此得了腰腿疼病。

英雄是最讲奉献的人。第十二侦察大队大部分都是十八、九岁二十来岁的娃娃,他们抱着〃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的奉献精神,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义无反顾的奔赴了战场,成了新一代最可爱的人。

侦察作战通常是在夜间徒步隐蔽进入。通信兵除了携带战斗装具、生存必备外,还要背负通信装备和器材,与其他兵种相比,平均每人多负重15公斤。这些装备器材是通信兵完成任务的命根子,不管路途多遥远,体能透支有多大,都必须完好无损的背去背回。作战地域是贫瘠的喀斯特地貌,脚下山石林立,大多坡度在70度以上。山石经过多年的风雨侵蚀,风化变质尖如竹笋,薄如刀片,一不小心就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危险。夜间行走靠手扒脚蹬、使出浑身气力艰难爬行。有的地方,后面的同志要用肩膀顶着前面战友的脚,前面的同志上去后再用枪把下面的人拉上去。在崎岖的山路上,刚开始背还行,但是越走越沉。两小时后就好像背着一座山,眼珠子要往外鼓,腰跟断了似的,每行走一步都需要下定决心。装备的重量和撞击,使通信兵的肩膀、后脖颈子腰上都布满了血印子,青一块紫一块的。



而侦察兵的工作也异常艰苦。他们要在高倍望远镜下长时间观察,眼睛累的受不了,有时干涩,有时流泪,时间稍长就会出现眩晕、恶心、呕吐等症状。观察所距离越军阵地直线距离只有三百米,为防止暴露目标从来不敢大声说话、使劲咳嗽。一旦被敌人发现就可能招致炮击。所以,战友们咳嗽时只好把草或树叶塞进嘴里,把咳嗽硬生生的憋回去。他们每天机械的重复着枯燥乏味的观察、搜索、跟踪和记录。饿了,只能啃几口压缩饼干;渴了,只能喝口雨水润润嗓子。

对指战员威胁最大的是地雷,当时防御作战已进入第七个年头,边境线内外埋设了大量地雷。有我军埋设的,有越军埋设的。越军年复一年埋设了母子雷、连环雷、松发雷、跳雷等各式防步兵雷。一次工兵班在宽不到一米,长不到百米的通道上,一次就排出了23枚地雷。一个排雷尖兵在70度的山坡排雷,排了七天才排出700多米通道。

从内蒙古兴安盟入的战士韩全胜在一首诗中写道〃接到参战通知书,激动地喊了声祖国,在千万个同龄人中,你信任的挑选了我……。〃一次对敌侦察潜伏作战中小韩不慎踩响了越军的地雷,炸飞了左脚。小韩截肢醒来后,第一个要求就是:〃安个假肢再上前线参加战斗!〃

英雄是最讲忠诚的人。当知道要组建侦察大队去前线时,一些没有列入参战名单的官兵挤破脑袋也想去参战,有的战士让家长赶来说情要去前线,有的咬破手指写血书,有的打好背包,躺在开往集结地的汽车轮子底下强烈要求随部队走。云南保山军分区司令员刘斌一家就被称为满门忠烈、大名鼎鼎的英雄家庭。刘斌先后将两个两个儿子送上战场,儿子牺牲后,他又将女婿送上战场。

在第十二侦察大队也涌现出许多英雄人物。1986年12月27日侦察参谋傅平山带四连捕俘人员到达预定地点潜伏抓俘。当一名敌军进入我潜伏区时,傅平山猛地跃起,将其扑倒在地,其他人员迅速跟上,给他铐上了手铐。受惊后,俘虏的尖叫声惊动了居高临下阵地上的敌人。顷刻间机关枪、冲锋枪子弹和手榴弹扑面袭来。在后撤路线被敌封锁,附近山头也相继出现搜索包围的敌人的危机关头,傅平山命令连长胡贵林带人突围回撤,自己留下殿后掩护。陷入敌人重重包围中的傅平山,与敌周旋六天五夜在毙伤敌多名之后,于1987年1月1日举国欢庆新年的这一天,壮烈牺牲在异国他乡,时年29岁。



四连侦察小组在一次抵近侦查中。触发了越军的一颗跳雷,8名战士受伤,张家口籍战士王华不幸当场牺牲。

还有一位19岁的工兵班长,他叫刘庄,也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谱写了对祖国的无限忠诚。大队进入作战阶段后,首长决定由工兵先行开辟通路,打通通往者阴山右侧16号高地敌阵地的路径,待时机成熟时设伏捕俘。1986年12月8日,工兵班长刘庄和他的战友趁着夜色边探雷边前进。通往16号阵地的路上长满了一米多高的杂草,他们整整用了一天时间才将通路开辟了一半儿多些,距16号高地直线距离还有300多米。战士们的迷彩服都被杂草上的露水打得精湿,疲惫不堪,夜里就在山上秘密宿营。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刘庄他们就又开始开辟通路。

刘庄,这个1984年底入伍,参战前刚入党的工兵班班长,进入战区后,每次行动都是冲在最前头。到12月9日下午4:00时,工兵班终于将通路开辟到16号高地的顶部。刘庄伏在高地上一看,发现这里有不少环形工事,密布着一条条堑壕。他想如果一有行动,这些堑壕肯定是侦察兵捕俘行动的掩体。假如里面有地雷,没有排除就会有危险。他立即通过步话机请示在后面指挥的副指导员杨和平。杨副指导员也同意刘庄的判断和想法。于是,刘庄便带着本班战友赵斌准备跳下堑壕继续排雷。这时,刘庄发现废弃多时的堑壕里囤积着足有30至60厘米厚的尘土和杂物。职业的敏感,使他心头一震,本能的把赵斌往后一拽:〃你到后面去吧,让我来……〃。只见刘庄呈半跪姿势,小心翼翼地将探雷器伸进去。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巨响,火光与气浪将刘庄和身后的赵斌腾空掀起又重重的摔在堑壕里。原来,是刘庄跪着的右膝盖压响了一颗地雷。此时,刘庄竟没有感到疼痛。他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腿和脚,手里抓着的是血和肉。战友们连忙跑上前来给他绑止血带,为防止被敌人发现,工兵小分队背起负伤的刘庄、搀起受轻伤的赵斌,在副指导员杨和平的带领下迅速回撤。刘庄从负伤到送到救护所用去10多个小时,流了很多血,双腿不得不从大腿根部锯断,本来一米八零的大个子,成了一米零八。

英雄是最重情感的人。在一次次战斗中,有的战士永远的离开了战友和亲人,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有的战士被地雷炸断了胳膊、腿或眼睛。有的战士因参战对象告吹,亲人有病得不到照顾,甚至亲人病故也不能回去尽孝。有的放弃了已经联系好的工作和已经拿到手的军校录取通知书毅然奔向战场。这些英雄似乎不会取舍,不懂感情。然而,看了英雄的事迹后,我觉得我们的英雄是最重情感的人,在家国不能两全的时候,他们将一腔赤子之情报效给了祖国  母亲。



二连三班长李凤翔在接到参战命令不久,得知家乡遭了水灾,便请了假,千里迢迢赶了回去。到家乡看到的是一片汪洋,他奋力游了八里地,找到了村庄,摸了摸自己家的房头,没见到一个亲人。接着他又返回县城,在舅舅家找到了身怀六甲的爱人。爱人说:〃现在没吃没住,我跟你到部队待一段时间吧。〃他说:〃部队要外出搞野外训练,你去了不好办。〃五天假满,李凤翔只身归队。

1986年12月的一天。特侦一连决定出境实施抓捕行动,连队举行了隆重的出征仪式。站在出征队伍里的18岁战士刘青山,两天前刚刚接到〃父亲病故〃的电报。刘青山是家里的独生子,眼看家国不能两全,他只有提笔给体弱多病的母亲写了一份信。字里行间除了痛心、无奈的表述外,他提醒母亲去求救当地政府有关部门,让他们帮助家里度过难关。

被地雷炸伤双腿、高位截肢的英雄刘庄,从前线返回部队的当天。时任军长李际军均少将亲自到保定火车站迎接。站台上,军长要执意背这位无腿的钢铁战士下车,他轻手轻脚地从车上将刘庄放到早已等候在这里的救护车上。

2004年8月,当年的十二侦察大队政委、时任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的郐万增少将重返大弄瑶族村,看到离别16年后,进出大弄的路还是那样陡峭弯曲,运送物资还是靠人背马驮,感慨不已。回京后,他向军区政治部、三十八集团军、侦察三连官兵和爱心人士发倡议,搞募捐,先后筹款9.5万元,亲自送到大弄村民手中。得到捐款后大弄村200余男女老少披星戴月、风雨无阻的在悬崖上凿石筑路,历经347个昼夜苦战,于2009年10月,终于修通了一条几代大农弄人都在企盼的通往山外的村级汽车路。

这就是我们的解放军,这就是我的老首长、老战友,平时,他们也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但在祖国发出召唤的时候,他们会义无反顾。我由衷的感叹:国有英雄,山河无恙!


山西省临汾市

2017.10.22



重点推荐


【我的卧虎湾】马  达:南通印象●卧虎诗苑


【我的卧虎湾】卧虎书画摄影报|第185期:马达 马誉辉 童孝镛 米妞 HT 伯虎 王殿华 田冬青 东方毅 甄广新 冯晓玲等


【我的卧虎湾】臥虎十人行◆姜自申 段春梅 刘谨 蔺红兵 牛牛 叶笙 刘永光 付玉生 戴春午 毛建福◆赛诗会522期


Copyright © 上海西式点心美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