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的“艳遇”

爱说梦话的小考拉2018-07-17 08:20:11

漂洋过海的“艳遇”                

遇到Gary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曾经说过:我相信缘分,我想这就是我人生中美好的一次相遇。

事情要从我还在Discovery park上班的时候说起。我当时在西澳一个偏远的小镇上班,那边有一些大型的工程,所以有许多工人。我所在的Discovery park是澳洲比较大的一个旅游度假村。这些工人都是吃住在里面。我在餐厅工作,主要任务就是洗盘子。

Gary 是个地地道道的澳洲人,大概有50岁,留着可爱的小八字胡,面带微笑,谈吐优雅又风趣。身板挺直,虽然头发有些灰白,但看起来依然有些气质,我想他年轻时绝对是个很帅很有魅力的男士(我可能会喜欢上哦,哈哈)。其实让我注意到他是因为他的特别,他跟其他的工人不一样,总是穿得很整齐干净才来食堂吃饭。见到你会和你微笑,把盘子收回去的时候会很礼貌地跟你打招呼,说“thanks”。偶尔还会跟我闲聊几句,我肯定要把握住这些提高口语的机会啊。聊着聊着就熟起来了。我会跟他聊我后期的旅游计划,他会给我一些建议。

工程快接近尾声了,来住宿和用餐的客人越来越少。正好又赶上Onslow的雨季,度假村的生意越来越差,经理开始采取措施:缩减工时甚至裁员。从最初的三十几个员工裁减到了十几个。很庆幸我竟然被留了下来。以前的工作伙伴离开了,我只上早班,而且就我一个人,很无聊。我的心情不是不好。有一天Gary 跟我讲再过两天他也要离开了。我跟他谈了我的心事,Gary告诉我:如果你感到不快乐就离开吧,不要被工作绑架。当我跟他聊起我我想先去农场换宿的时候,Gary说他就住在Perth附近的一个农场,如果我愿意可以去他家做客,他说他的妻子是新加坡人,他跟妻子聊起过我,她很想见见我。Gary给我留下了电话号码及邮箱。Gary是信任我的,而凭我的直觉,他也是个很热情善良的人。但我不能随便去麻烦人家啊,于是就说:如果有机会,我回去他家,但我闲不住,我不要完全做客人,我想帮干点农活,他欣然同意。在这之后我们通过一次邮件,他告诉了我家里面的基本情况,我了解到:她的妻子是哑巴,他们家有羊有狗有鸡还有鸟,总之一个和谐的大家庭。

两周后,我也离开了。先随一个朋友去杰拉尔顿(因为他顺路去那办事,杰拉尔顿离珀斯不是很远)再坐灰狗巴士去珀斯。我事先告诉了Gary我的班车时间,他说那天他刚好去班车经过的镇办事,顺便载我回去。事情就那么巧,快到镇里的时候,班车停下来,司机过来叫我的名字,我正困惑着,Gary上了车。原来他的卡车就在大巴的后面,他根据时间猜我就在这辆巴士上,心想去巴士站接我比较远,就在巴士停在路边等红灯的时候过来问司机找我了。我当时的心情又惊讶又开心。再次见到Gary有一种朋友又是家人的感觉。下车,第一次见到了Gary口中的妻子:Angelline,一个有着典型亚洲面孔的四十几岁的妇女。虽然早就知道Angeline是哑巴,但面对她啊啊呀呀地跟我打招呼,还是有些手足无措,我拥抱了她。Gary告诉我他们要去买些农用品,采购一些食物(在澳洲许多人住的比较偏远,大采购是常事)。我们去了农用品店和超市,他们还特意去了亚超,买了些亚洲食物。AngellineGary通过手语交流,她发现我不懂手语时,就掏出一个小本子和笔写给我。虽然交流很困难,但她还是很热情,通过简单的手语,文字以及Gary的翻译,基本上还是能理解她想表达什么。她还带我去花卉市场买了花籽和菜籽。天快黑了,他们请我去一家废旧火车厢改装的餐厅吃了汉堡,并告诉我这家汉堡店已经有快100年的历史,汉堡确实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汉堡,他们还特意为我点了一份豆子汤,我说吃不完,他们说没关系,Baly喜欢,哈哈.

                                                    Gary and Angelline

然后又开车一个小时才到达他家,他们是住在一个小山坡上的,一到家,温顺的大金毛Baly 出门迎接我们。Baly已经11岁高龄了,但看得出它被照顾的很好。身材有点发福,不怎么叫,走路有些慢,但饮食规律,毛色鲜亮,很有亲和力。由于天已经黑了,也看不清周围的环境,貌似附近只有另外两户邻居。Angelline去喂了狗和“鸡”,稍作休息,Angellian领我参观了他们的“house”。准确的说应该是有三所小房子构成,一所靠近路边,作为厨房,餐厅,还有一小间Gary的办公室。然后顺着小山坡走20米就是另一处:两间卧室,一间起居室以及储存室。Angelline事先为我准备好了卧室,很是干净温馨。另外一处是简易侧房:用作工具室及“鸡圈”。

                                                   Gary的大农场

第二天,我被一阵沙哑的叫声叫醒Baly,Baly......”天还蒙蒙亮,在这深郊僻野,还是挺害怕的。我蹑手蹑脚地起来,原来是那只鹦鹉(Gary说是曾经捡到的一只受伤的鹦鹉便留下来了),它一看见我就躲到笼子的角落里去,我一走开就又开始“Baly,Baly”地叫。我没再管它,显然Gary他们已经起床了,厨房那边的灯已经亮了。我去洗手间洗漱完毕,便去了厨房那边。Gary告诉我马上吃早餐,今天有人来帮剪羊毛,会是繁忙的一天。我问我能帮做点什么,他说那就帮赶羊吧,哈哈。早餐有自己烤的面包,好几种麦片供选(在这里补充一句,澳洲的燕麦是即食的,有加坚果和果干进去,用牛奶活酸奶泡一下就可以吃,真的超好吃的),还有一盘削好切好的新鲜水果。吃过早餐,剪羊毛的工人还没到,Gary带我在他的农场逛逛。之前他通过email有大概介绍过他的农场,他说是个old style的小农场。但今天一见却让我大吃一惊。因为这整个山头都是他的,Gary在这个山头养了二百多只羊,有一片果园(橙子树),离房子不远有他们的菜园,菜园边种着花。屋后还有一小片池塘,Gary说有养鱼。并且农场里有一台小型吊车,一台农用摩托车,一台农用小汽车,另外Gary还有一辆卡车一辆轿车。农场里有建自动取水系统,羊可以自己就近去水槽喝水。Gary说他的钱不够买大农场,但在我看来这已经是大地主了好吗?山坡下的房子里信号很差,Gary说他自己在山坡顶建了信号站,那上面信号很好,并领我去山坡顶。秋天的农场草木枯黄,但有一片结满果实的橙子树以及山上自由自在的一群羊,在清晨的阳光中还是很美丽的。我有一种占山为王的感觉,幻想自己也可以买一个山坡,哈哈。

剪羊毛工人来了,Gary在餐厅招待他,Angelline招呼我跟她一起去喂“鸡”。好吧,我真的是被惊到了,他们所说的“鸡”其实就是澳洲的国鸟:鸸鹋,世界第二大鸟,鸵鸟的近亲,也只能在陆地活动。他们有四只6个月大的鸸鹋,现在一米五几(跟我差不多高),据说长大后两米多,不知是真假。白天,这四只“小鸡”是自由的,它们根本不怕人,有人一靠近,还跟着你跑,以为是送食物来了,特别是一看见Angelline  就飞快地跑过来,就像是见到亲妈一样。以前在野外也见过鸸鹋,觉得长得有点丑,灰灰的稀疏的毛。但这才是第一次亲密接触它们,确切说挺可爱的,修长健壮的腿,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游泳的Baly               

                     大鸡:鸸鹋

GaryAngelline开着摩托车把需要修剪的羊从远方赶过来,然后我们(包括Baly)再一起分批次赶进栅栏围起来的羊圈。先每20只赶进一个大羊圈,再一只只放进小羊圈剪毛,剪完从另一个出口放出去。由于繁忙,我们午餐只简单地吃了一些饼干及其他下午茶。

其实这个季节农场一点也不忙,而且他们喂羊都是用吊车载干草,根本用不到人,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我其实没干什么活,早上去菜园逛逛,摘点新鲜蔬菜。我还有一个任务是遛狗,这个我喜欢,哈哈。GaryBaly年老了,需要适当的锻炼。它走路真的有点慢,爬山坡还会喘气,我有时候还要等它。他走热了,还会去池塘游一圈。大家都很喜欢它,包括那几只鸸鹋,它们老欺负Baly年老体弱,抢狗食,但Baly从来没咬过或是赶走它们。想像一下那个画面:“一米五的幼年鸸鹋和高龄大金毛共餐”。另外有时我也会帮他们一起做饭。他们都是很热爱生活,热爱美食的人,烹饪器具齐全,还有好些烹饪书。我们的晚餐真的是不重样:澳洲的、中式的、泰国的、日本的。Gary也是会做饭的,他烤的面包和披萨很好吃,Angelline的咖喱和蛋糕很不错。


 

            采摘的新鲜蔬果和新出炉的面包

 

            我们合作的晚餐

晚餐后我们会聊很长时间,Gary学识渊博,讲话也很幽默,从他那确实能学不少东西。跟Angelline虽然不能讲话,但大概因为我也是亚洲人,我们通过笔交流,她还会跟我分享一些小秘密,这也是很珍贵的一件事。他们还让我看了一些老照片。这也是我每天最开心的时刻。我也了解了一些他们的故事,果然如我所料,他们,与众不同。很久之前,他们在出版公司工作。Gary是地理勘测方面,Angelline地图绘制,环游了整个澳洲,一起去过美国,加拿大,亚洲的某些国家(包括中国)。在加拿大的哥伦比亚大冰川遇险,险些丧命。一九九几年海南刚开放,Gary还来海南工作过,帮中国政府开采石油。他还拿出那时候的照片以及他写的在那几年的回忆录让我看。照片是在海南某个小渔村的码头上拍的,背景是杂乱的码头,有戴着那种渔民帽子的中国人,照片中的Gary果然很帅。Gary自豪地告诉我他是他们公司第一个拥有数码相机的人。十几年前他们在珀斯定居,就住在SWAN RIVER旁边的别墅,但他们厌倦了城市生活,所以辞职买了这偏远的农场,自己盖了房子,开始以务农为生。是不是很传奇?反正我是信了,他们没必要骗我。我说:你们就像澳洲版的三毛与荷西。他们不知道,我也没大解释清楚,有机会我还是想让他们了解一些三毛的传奇动人故事。更加敬佩他们了,这也是我想要的生活啊,哈哈。

         Gary的“海南回忆录”         

                       Angelline珍藏的剪纸(新加坡买)

Gary说想让我收获点东西,要教我开车,不敢用大的,就用农用小汽车学,我可能天生对机械类东西不敏感,还有一点语言障碍,所以学的不是很好,但会了。时间有限,我只学了一早上。他们还带我拜访了他们的朋友,我忘记名字了,一对八十几岁的夫妻。Gary悄悄告诉我,老人家是个有钱的大地主。男主人虽然白发苍苍,但精神抖擞,自豪地告诉我他种了75种不同的果树(包括坚果)。我们去的时候,芒果正成熟,冰箱里存满了自制的果酱,他正在自制芒果干,随手给我们几片试吃。女主人做完礼拜才回来,神采奕奕,妆容自然,优雅大方,拿出自制的蛋糕饼干,泡了茶招待我们。我们坐在一起聊天。老两口的儿女都在城市里工作,但老两口似乎并不孤单,一个美丽的大花园打理地整整齐齐,家里面一尘不染,桌子上摆着新鲜的花和她们的照片。Gary帮他们检查修理了汽车,走的时候,他们送我们了两大箱芒果。Gary和周围邻居的关系也不错,他是个大好人,有人过来让他去帮修理器械什么的,他都会去。

 

                  “地主爷爷”收拾整齐美丽的家

有一天晚饭后聊天的时候说起电影,我说我喜欢宫崎骏的作品,他们竟然能说出好几部日本的动画片。Gary提议我们可以在家一起看个电影。于是第二天晚饭后我们来到起居室,Gary拿出一大堆CD,果然有好多日本的卡通片。他们推荐了一个我没看过《狼的孩子雨和雪》。于是,我们三个人,边吃零食,边看动画片(我知道那个他们都看过,他们只是在陪我看)。Gary跟我一样爱吃零食,哈哈。看到那个女主角在大伯的指导下种出了好多菜,又跟邻居交换的时候。Gary说:这就是人生的一些道理,赠予与收获。补充一下他家的起居室:不大,有张软软的沙发,茶几,重要的是还有一个壁炉,就那种在外国片里看到的。想象一下,冬天的时候,一家人窝在沙发里,吃着自己做的可口的小零食,看着喜欢的电影,壁炉里的木炭泛着红光,时不时发出轻微的声音,有没有很温馨很感动?

                               起居室兼电视厅 

        刚出生站起来的小羊羔

我在Gary家住了一周,接下来要去东海岸了,真的舍不得离开。因为每一天我都很开心。我见到了初生的小羊羔第一次站起来。他们还带我去附近的教堂,湖,小镇玩。他们真的是把我当客人在悉心招待。

这次的换宿(作客)让我感受到:原来生活真的可以好好经营。他们选择了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远离市区,但生活质量却很高。一个个小小的细节:厕所都是放着书架的;食物很健康;对待动物就像家人一样爱护;工作方式也不落后;有不多的但都很善良友好,热爱生活的朋友。真的从他们身上感悟很多。

Gary说好朋友并不需要天天见面,经常联系。有时候适当的距离和时间还会让友谊更加亲密。所以好久才联系一次,很想念他们全家,难忘的生活。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再见到他们。有一次Gary跟我讲,当Angelline告诉她的朋友我要来做客的时候。她的朋友们跟他开玩笑说我是不是Gary在外面的小情人,当时Angelline还真有点担心呢。他俩的爱情故事我知之甚少,但感觉应该是很相爱的吧。Angelline会为Gary吃醋,Gary很照顾妻子。如果Gary没有妻子,说不定我真会心动呢,很有魅力,有学识,会做饭,善良有礼貌最重要的是热爱生活。哈哈,那我就暂且把遇到Gary当做是我在澳洲的一次“艳遇”吧。感谢生命中的那些小幸运,感谢那些美好的相遇,如果有一天再一次遇见会是什么样子呢?

 


Copyright © 上海西式点心美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