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西式点心美食社区

原创推理故事——最巧的事(下)

楼主:世俗杂谈 时间:2020-04-12 21:13:53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还是自己看吧。

5

去医院的路上,我还是没忍住问叶云:“你怎么怀疑高杨,虽然现在看起来这一切好像和他有关系,又好像和他无关。但是会有人笨到来找侦探给自己做‘伪证’?找一个普通同事不更好吗,而且案件发生后还要求我们一起来,这怎么想都不符合情理啊。”

“这点我暂时没想通,其实我怀疑他只是纯推理,加上一点想象。还没找到确切的证据。只是让我相信有这么巧的事情,有点难。”

“如果高杨有问题,那他所有的话都是假的了。我们要重新思考这个问题。”

“我看就不一定,也不是所有话都是假的。如果我的猜测正确,还真的是复仇呢。”

一直到医院门口再碰到丁迪,叶云都不愿再多说了。我们和丁迪一起又去了一次急救室,可是依旧是“抢救中”的红灯亮着,和刚才丁迪来的情况一样。当我们准备离去时,碰到了王医生。这位王医生和丁迪有过几次交集,都是类似的抢救者送来医院抢救,主治医生好几次都是王医生,妙手仁心用来形容他一点不为过。

“王医生,您好啊。”

“啊,丁警官啊,又有案子了,抢救室那个吧,徐医生正在抢救呢。辛苦了啊。”

两个寒暄着的时候,叶云一直盯着王医生的脸看,最后让王医生都不好意思了。我们出来以后,叶云突然问丁迪:“王医生叫什么名字啊?”

这一问还真把丁迪难住了,“我们平时都会只称呼姓氏,一般医生啊、老师啊,不都是用姓来称呼吗?”

还别说,生活里真是这样的,我不禁回想了一下。叶云经常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我们也没当回事。

快要分别时,叶云提醒道:“丁迪,让人注意搜查嫌疑人作案时穿的那身运动服,既然是公司里的人作案,犯案后一定会处理那身衣服,在公司里面的可能性不大,要扩大下搜索范围,搜索半径大概就是从公司步行十分钟左右的距离。”

还没等丁迪多问,叶云就拉着我先走了。回到工作室都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我正想找点吃的,休息一会,电脑却不合时宜的提醒我破解完成。无奈我又放下了好不容易找到的几块饼干。

“喂喂,快来看,我这里有点发现”我一抬头,发现叶云正啃着我刚找到的饼干靠过来。

“你干嘛,不就吃两块饼干吗,喂喂,杀人犯法啊,喂喂,救命啊····”

十分钟以后,我啃着从叶云嘴边抢下的饼干,和他一起看着电脑。那个去世的女生和高杨的社交软件里都有一个加密的相册,里面的都是两人的合影,很正常的合影而已。

“这有什么······”

“这有什么好加密的?一点都不劲爆是吧,你想这么说吧。”叶云一副洞悉一切的表情,不过他看了看我的脸,自觉往旁边挪了挪,“正如我想的这两个人是地下恋情,可惜啊,天人永隔了。”

“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是吧,如此普通的合影都要加密说明两个人肯定有事,也许在旁人看来很正常,可是在地下恋人的眼里两个人同屏出现都容易受人怀疑,简单来说,做贼心虚。如果是一个人有加密相册很有可能是单相思,而两人都有一定是地下恋情。”

“那为什么···”

“为什么要地下恋是吧?很简单,很多公司不允许办公室恋情,还有个原因应该是为了樊胜。我省的你问了,一次性告诉你,因为你肯定要问,‘关樊胜什么事’,这就是我要找的动机,樊胜应该也喜欢那个女孩。不要问我我怎么知道的,原因有点残忍。我的推测是樊胜和王雨两个人喝多了,樊胜想去找自己的暗恋对象表白,可是很不幸,意外发生了。至于怎么推测樊胜喜欢那个女孩,看他办公桌上照片摆放角度就可以知道了,坐在桌前第一眼就可以女孩。这种三角恋剧情很常见啦,再加点想象就差不多了。你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我仔细消化着叶云刚刚的话:“所以,高杨为了给女友报仇,策划了一次以自己为诱饵的犯罪。可是,开车的王雨死了呀。”

“估计他也是猜到了樊胜那天晚上去的用意,很可能他早就知道樊胜喜欢自己的女朋友了,于是迁怒于他,起了杀心。问题是,事情过了这么久了,为什么是现在呢,他到底在等什么?为什么熬到现在才复仇?”

“估计是怕被怀疑吧,如果当时就复仇,很容易被怀疑的····”我的话被电话给打断了,是丁迪打来的,他们找到了那件运动服,在离公司十分钟路程的一个垃圾堆。还有一个消息是,樊胜在医院抢救无效,已经死亡了。

“你猜对了,”我把消息告诉叶云,“衣服在离公司十分钟路程的地方找到了。”

“猜?这可不是猜的,你不是告诉我高杨在案发后二十分钟来的公司吗,那他做过案后要处理的就是这件衣服啊,十分钟一来一回就是二十分钟,这不难吧。”

我穿起外套,准备出门去找丁迪,刚才电话里已经约好了,我把叶云破案的事也告诉他了,于是约我们去那家公司一起解决这起案件。

可是叶云坐在那里没动,“你去吧,所有的我都告诉你了,那件衣服上肯定有樊胜的血和高杨的指纹,足够当证物了。我不去了。”

“为什么啊?!”

“我还有些事情没想通,我要停下来思考。”

“为什么不直接去问犯人呢?”我实在不理解他的做法。

“总觉得还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的感觉是还没结束呢······”

6

当我回来时,叶云坐在我那堆电脑前,背对着门。和叶云预想的一样,证物拿出来以后,一化验想抵赖都不行,高杨也承认是为了女友复仇而设计了这一系列的事情,而且他还说了一些叶云肯定感兴趣的的东西。

听到我回来的声音,叶云转过椅子——那种表情我再熟悉不过了,就是洞悉一切的表情。我犹豫该怎么调调他胃口时,他率先开口了:“你不在利用你这堆设备查了点东西,基本满足了我的疑问。我查了樊胜这半年的所有经济往来,在出车祸那天晚上,他转了50万给王雨的一个私人账户。凭白无故为什么要送一大笔钱给他呢,只有一个解释。那晚开车的人是樊胜,而樊胜为了不耽误自己的前途,当时可能是樊胜要升职的考察期,反正不管怎么样,他利用金钱的诱惑,让王雨做了替罪羊。而高杨不知道从哪里最近查到了这件事的,所以才谋划了这一切。让樊胜也体验了一次‘替罪羊’。可惜啊,这所有人都逃不过法律的制裁,王雨贪财也为自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所以,我说的没错吧,和高阳证词一样吧。”

看着我的表情,他应该就能知道答案。看来我想掉他胃口的事还得往后放放了,“没错,和高杨说的基本一样。”

“基本?有不同吗?”

“其实也没什么,他为自己辩驳是有人告诉了他车祸的真相,并且为他制定了这么一个计划,从头到尾他都是听从了那个人的安排。因为他承认了所有的犯罪事实,,想替自己的女友徐蕾复仇。所以我们觉得他只是情急之下的托词,想要我们去查一个不存在的人,从而拖延时间为自己脱罪。毕竟他既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没见过面,所有都是通过匿名电话,还没有追查到电话号码,很难让人相信。”

“哦!!天啊!我们都太笨了,我本来都注意到了,却忽略了。不相信高杨的人才是傻瓜,他既然都承认了一切为什么还要说这个没有意义的谎呢!”

看着叶云突然激动起来,我被吓了一跳:“案件不是解决了吗,你这么说什么意思?”

“高杨没有说谎!肯定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我居然忘记了,王雨被拘留后心脏病发去世,那么50万去哪了呢?如果有人拿走了这笔钱,那么这个人就是高杨说的幕后策划者。”

我听完之后立刻坐在电脑前开始忙活,虽然我推理不行,可是搞情报我就在行多了。我用的时间可比叶云少多了,叶云的猜测是对的,出事后不久这笔钱被人取走了。银行记录的显示结果让我惊讶,不过我身边的叶云就显得镇定多了,不要问他肯定提前就想到了。

7

我们和丁迪一起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可是王医生的办公室还是亮着的。我们来到门口,发现门并没有关。王医生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我们微笑:“你们终于来了,我等了整整一天。”

叶云第一个进去的,“为什么?”

“你不是知道答案吗,再说了早就告诉你了,为了复仇啊。”

“你根本没想过逃跑,一开始做这件事你就知道一定会查到你头上的。”

“没错啊,人犯了错就一定要受到惩罚,所以我当然不会跑。可有些事我一定会去做!为了复仇!小雨是个好孩子啊,他知道我想开家自己的小医院,可是资金一直不够,就为了完成我的梦想他才会去做那种事情!他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啊!”王医生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哦,不,应该叫他王雷。“那个混蛋该死,不是他小雨不会死的,所以我要复仇,我要为我弟弟报仇。”

“那你为什么要把一个无辜的人,把高杨拖进来!他是无辜的,他本来就承受了失去挚爱的痛苦,可你还要在他心里种上邪恶的种子!就为了让樊胜也体会‘替罪羊’,你不觉得你罪孽太深了吗!”

面对叶云的痛斥,王雷闭上了眼睛,沉默就是最好的解释。半晌,他缓缓地说:“也许他感谢我让他知道了真相,不让他怎么会那么心甘情愿地配合我,他和我一样都是复仇者。当我知道车祸消息时就不敢相信,小雨不是那样的孩子,后来我发现了那笔钱。我就知道了那个王八蛋的计划了。可怜的小雨啊!

“借口!统统都是借口!你不过是在利用高杨,利用他的感情,从一开始你就计划让他被发现,不然你不会安排他来找我调查‘杀人预告’,找一个同事或者其他人来见证就好了,没必要特地找侦探,太冒险了。还有关于那套运动服的处理太简单了,这么周密的计划,处理关键证物也草率了,摆明了就是希望他被查到!你是一个懦夫!你比樊胜好到哪去,你以为这样是在赎罪吗?你不过是加深了你心中的黑暗!”

王雷并没有再说话了,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在他被带走时,轻声的说:“我是该下地狱的人,我的灵魂已经肮脏了,我不想妄图赎罪,我只想化作无边的黑暗吞噬这一切,所有的人都跑不了,我们的心灵已经丑陋,不需要再多挣扎了。老天是开眼的,樊胜送来时还有一口气的,可是最后还是没撑过去,这就是报应。我们每个人都是报应······”

叶云也没有再和他多辩解,已经没有意义了。人的灵魂堕落了,唯有上帝和自救。我们拒绝了丁迪送我们一程的好意,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和叶云想趁着浓重的夜色舒缓一下情绪。

刚离开医院大门,遇到了一位目送警车离去的医生,应该是王雷的同事。突然出这种事,估计医院里都传疯了,谁能想到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事会是一起杀人事件的幕后黑手。我们准备离去时,被这位医生叫住了,“我早听说过两位大名,想不到今天会在我们医院发生这样的事,命运无常啊。不过人犯了错就该受到惩罚。”

我刚想安慰一下这位医生,叶云本来一只脚都迈出去了,突然冲过来:“你说什么!”

我被他吓了一跳,刚想和人道歉,却看那位医生一点不生气,依旧和颜悦色。顺着目光看到他的胸牌“徐医生”,难不成就是给樊胜抢救的那个徐医生,怪不得他如此多感叹,原来也是“局中人”啊。

我还在这么想着,听见徐医生细声细语地继续和叶云交流着:“我说,人犯了错就该受到惩罚。”

诶?这句话好耳熟啊。我这么想着,听见叶云冷冷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哦,我想起来了,刚才王雷也说过这句话。耳边响起了徐医生那温柔的声音,“我还能是谁,我是医生,徐医生!”

我终于勉强跟上这两个人思维时,突然感觉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这次先开口的是叶云,“谢谢你的提醒,同一个错误我不会犯两次,徐医生。”

“那是自然的,先生智慧超人,果然一点就透,名不虚传。”

这可苦了我了,好不容易跟上了节奏,又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了。

叶云看了看我,笑了:“过奖了,不过我这位朋友好像不是很懂,不介意和他分享一个故事吧,徐医生。”

叶云特地把“徐医生”说的很重,我在脑海里仔细回想着有什么关联信息。一旁的徐医生微笑着点头,同意了叶云的提议。

叶云转过来对我说:“今天我们经历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复仇的故事,而且是一个巧的不能再巧的复仇故事,故事里的每个人都是复仇者。在樊胜的那起车祸里真正的受害者是谁呢?而我们今天的故事里谁由扮演了她的复仇者呢?”

我突然明白了——徐蕾!车祸的死者是徐蕾!所以,眼前的“徐医生”就是······我猛然抬起头来,看到他和我微笑着点头,算是默认了。

我懂了,我理解了他们两的对话,也想起了王雷临走时说的“老天是开眼的,樊胜送来时还有一口气的,可是最后还是没撑过去,这就是报应”,这不是老天开眼,这是另一个复仇者的故事。

“与两位聪明人交谈真是件开心的事,两位放心,人犯了错就一定要受到惩罚,这点不会变。虽然没有证据,但我还是会去自首的。”

我看了看叶云,徐医生说得对,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指控他,如果他不去自首,完全可以逍遥法外。

叶云盯着他的眼睛对视了几秒,拉着我离开了,临走时留下一句:“我相信你。”

尾声

第二天,我们接到了丁迪的电话,内容是我们早就知道的。放下电话,我舒了口气。

叶云看了看我:“你不用担心,他一定会去自首。”

“就因为他看着更绅士?”

“不,因为他的罪孽最深重,他才是最终的复仇者!他促成了所有人的罪恶。他这样的人是无法忍受已经玷污了的灵魂,所以他选择了自救。”

办这件案子只有一天的时间,可让我们感到深深的疲劳感。我们无法判定谁是谁非,从头至尾没有赢家,这个故事太沉重,沉重到最后只剩下一句话——人犯了错就一定要受到惩罚······

全文完!不定期更新,喜欢的朋友推荐给身边的人哦!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