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西式点心美食社区

那些走到离婚的,不是没钱不是丑,而是……

楼主:小说总动员 时间:2020-04-05 01:24:47


第一章 梦中幽影

  思归,桃花落,红袖染泪鸳鸯错。

  轮回,伞下行,烟雨古道向长亭。

  琵琶清歌随风去,诀别烈酒难入喉。

  观音坐下一尾红,千年白狐化阴风。

  ……

  诡异的秦腔将我从梦中惊醒,我刚要起身查看,黑暗中,一只大手将我按在了床上。

  谁?是谁?

  我如同惊弓之鸟,拼命的挣扎,换来的却是更加牢固的压制。

  我的双手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按在头顶,而另一只大手则用蛮力撕开了我领口的扣子,冰冷的指尖在我胸前游走,恐惧与羞愤在心头蔓延。

  我刚想要大叫,嘴巴便被对方的嘴唇霸道封住。

  丝丝凉意,在唇瓣上蔓延,感觉有一个湿滑之物想要突破我的牙关,我下意识去咬那个东西。

  可是我的意图仿佛被预先察觉了一般,只觉得右胸的一点凸盈被轻轻一弹,猛烈的电流贯穿全身,我如同烂泥一样瘫软在床上,瞬间失去了所有力气。

  而他的手,竟然还在往下蔓延,沿着我身体的弧度,过关斩将,解开所有的扣子,最终深入到一个女人最神秘的地带。

  不行!不行!

  我在心里哀哭着,求饶着,却于事无补。

  双唇离别,双手的控制也随之解除,可是我的身体,却已经提不起半点力气反抗。

  舌尖与指尖的竞赛,在我的胸前展开,一道道猛烈的电流,将我的理智冲垮,眼前的一切渐渐变得模糊。

  双腿被缓缓分开,当我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一股刺痛,贯穿全身,我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别怕,我会温柔一些。”霸道且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嘴唇被他再次吻住,惨叫变成了呜咽,痛苦与电流交融在一起,直冲大脑,理智被一次次的冲击着,我渐渐迷失其中。

  拂晓,他缓缓从床上起身,背着我穿衣裳。

  我双手抓着被角,悲悯愤怒的注视着那道背影。我不知道他是怎么闯进我的房间,更不知道他究竟是谁,但我恨他!恨入骨髓!他毁了我所有的梦,也夺走了我最宝贵的东西!

  屈辱愤恨的眼泪悄然滑落,灯被打开,他的身影变得清晰起来。

  一身雪白的西装,笔直挺拔,在他转身的刹那,我的心猛地收缩了一下。

  剑眉星瞳,挺拔鼻梁,清秀的脸颊,以及墨黑色的碎发,都比我在此之前接触过的任何男人都要帅。

  可就是这样一张迷人皮囊之下,却隐藏着一只粗鲁邪恶的野兽!摧毁了我的余生!

  四目相对,他的眼神并没有丝毫‘行凶’过后的忏悔,那么的平静无波,甚至可以说冷漠。

  他缓缓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扔到我的面前:“送你了。”

  一条玉坠,项链是白金,而玉坠则泛着血光,上面仿佛布满血管一般,与我在杂志上见过的‘鸡血玉’如出一辙。

  赎罪?还是贿赂我?

  强烈的屈辱感在心头炸开,我拿起玉坠,猛地朝他扔了过去。

  我被强X了,而他却以嫖客的姿态,留下了嫖资!他就是一个根本不把女人当人看的禽兽!

  玉坠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被他稳稳抓在手里,下一秒,我只觉得眼前一花,他就在此出现在了床上,跨坐在我的身上,一只手拿着玉坠,另一只手压在我脑袋一侧,倾着身子盯着我的眼睛。

  近在咫尺的对视,我能够听到他的呼吸声,也能够感受到他眼神中包含的愤怒。

  无数电视新闻中的‘先奸后杀’惨案,浮现在脑海里,面对眼前这头野兽,我不敢再发出任何反抗。

  “死到临头了你还不自知!如果不用这枚玉坠屏蔽你身上的气息,你将会陷入无穷无尽的麻烦之中!”他的嗓音冰冷而严厉。

  我心里却止不住冷笑,你自己就是个麻烦!

  我冷冷的看着他:“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如果我收下这个东西,强X就变成了嫖娼!”

  他死死盯着我的眼睛,短暂的对峙之后,一股猛烈的寒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了出来,就像是一块千年寒冰压在我的身上,冻得我瑟瑟发抖。

  随着眼前一晃,我被惊呆了。

  他的眼睛变成了纯蓝色,如同蓝宝石一般,头发也从黑短发,变成了雪白的长发!一条条毛茸茸的白色大尾巴,从他的身后伸了出来,像是孔雀开屏一般展现在身后!

  我只觉得二十多年搭建起来的三观轰然崩塌,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充斥着大脑,整个人陷入了呆滞状态。

  其中一条大尾巴,缠住我的手腕,另一条尾巴则卷着玉坠塞进我的手里。

  嗓音没变,依旧是之前那般寒冷霸道:“我是在通知你,不是在商量你!”

  在我心惊肉跳的注视下,他缓缓从我身上离开,九条白狐一般的大尾巴,漂浮在身后,嗓音冷如冰,寒如雪:“我还有事要去处理,你留在家里,哪都不要去,不然后果自负!”

  恰时,鸡鸣响起,他巨大的身躯,化作一只灵巧的白狐,几个跳跃便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难道这个世上真的有鬼?

  我把玉坠扔到床上,连滚带爬的找到手机,想要报警,可是最后一个数字却怎么也按不下去。

  如此诡异的事情,谁会相信呢?怕是报警以后,警察会直接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吧?

  惊恐之际,我猛然想起一个人,公司同事小王,全公司六十多个人,唯独他有宗教信仰,说不定他知道怎么回事!

  我赶紧把电话打过去,在电话里,我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小王。

  小王沉默良久,最后沉声道:“你应该是被狐狸精给缠上了,快来公司,这里人多,阳气重,他不敢造次!”

  闻言,我以最快的速度换上衣服,胡乱洗了把脸,连妆都没有画,便打车冲往公司。

  可是当我到达公司时,公司却被警察挤得水泄不通,一问得知,公司里发生了命案。

  就在这时,小王被两个警察抬了出来,我被吓得当场叫了出来。

  小王表情扭曲,身体蜷缩在一起,皱皱巴巴的皮肤下紧贴着骨架,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体内的所有血肉,只剩下了一张皮囊!

第二章 催命秦腔

  “天哪,死的太惨了。”

  “这种死法还是第一次见,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呀。”

  “你们说,该不会有鬼吧?”

  “去,别瞎说!”

  同事们挤在门口,窃窃私语,人心惶惶。

  我脸色惨白,站在公司门口,心里一阵阵的抽搐,仿佛心脏被人狠狠地捏了一把,闷得我喘不过气来。

  狐狸精的威胁在耳边响起,这么巧公司就死了人,偏偏死的是刚刚和我通过电话的小王。很显然,小王的死和狐狸精脱不了干系!

  看着近在咫尺的警察,我几次想要告诉他们真相,可是每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狐狸精?杀人?如果不是亲身体验,就算是换成我也不会相信。

  一阵阵寒意在身上蔓延,这种身处险境,又没办法说出来的无助感,让我一度落泪。

  同事发现我一个人站在角落里哭,纷纷上来安慰我。

  我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往公司走,不敢和同事有太多的接触,我担心他们会像小王一样,被狐狸精杀掉。

  一整天神经紧绷,冥冥中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暗中注视着我。

  噤若寒蝉,临近下班时间,我却不敢回家,主动申请加班,我不想面对那个夺走我最宝贵东西,还杀了我同事的野兽!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窗外的天色逐渐被黑暗吞噬,公司只剩下我一个人。

  周围死寂一片,空旷的人心里发慌,但是只要不回家,让我在公司呆一晚上我也愿意。

  我趴在办公桌上,感觉脑袋有些昏沉,困意袭来,眼皮沉重。

  “思归,桃花落……”

  在我迷迷糊糊即将睡过去的时候,公司的扩音器里猛然响起了那如同梦魇的秦腔,我被吓得身体一抖,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去,刚要尖叫,便有一只手从后面捂住了我的嘴。

  是谁!

  我吓得浑身剧颤,使劲儿扭动脑袋,用余光往后瞟,当那张冷峻的脸庞映入眼帘时,我整个人愣了又楞!

  是他!他恶狠狠的看着我,眼神中的愤怒难以掩盖,恨不得要把我吃了一样。

  想到小王的惨死,恐惧伴随着求生欲望在我心头蔓延,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地挣脱了他的手,不顾一切的往外跑。

  可惜,跑到公司大门的时候,我被他一把抓住。

  我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救命!救命啊!”

  夜已深,空荡荡的写字楼,除了我的呐喊在走廊回荡之外,再无任何回应。

  我根本无法对抗这个男人,不对,准确的说是狐狸精!

  他用力把我往后一拽,然后朝着墙面一推,像是夹心饼干一般将我压在墙上,锐利的视线,像是两把刀子,抵在我的喉咙上:“闭嘴!再喊把你的嘴巴缝上!”

  我吓得哀嚎一声,丝毫不怀疑他话中的真实性,用两只手死死捂着嘴巴,不敢再发出半点声音。

  “玉坠呢?”他看着我空空如也的领口,眼神变得更加凶猛了。

  我脸色惨白,心跳的飞快,他之前警告过我,要时刻带着玉坠,如果知道我违抗了他的命令,他会怎么对我?像杀掉小王那样,将我吸成干尸?

  一想到这,我便不寒而栗,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就在这时,扩音器中的秦腔戛然而止。

  他瞥了一眼办公室方向,然后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拽着我往外走。

  小王的死,让我心有余悸,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我被他一直拽回家,然后在我小腹上摸了一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将我抱起,扔在了床上。

  看到他宽衣解带的动作,我立刻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死死的抱着被子,眼泪不断的往下流,除了害怕之外,更多的是屈辱!昨天的画面历历在目,而今天,他却又要对我伸出魔掌。

  随着最后的遮掩被粗鲁的拽开,我除了哭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半个小时候,他坐在床边,将那条玉坠重新扔到我的手里,嗓音不带任何感情-色彩道:“如果你再敢摘下来……”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凶悍的眼神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我满怀着屈辱与胆怯,默默地将玉坠带在脖子上。明明那么恨他,却又无法反抗分毫,就像是一只被拴在脚边的宠物狗,随时都可能被一脚踢死。

  连续两天没有合眼,屈辱与疲惫,折磨的我精神恍惚,失魂落魄的躺在床上。

  他站起身,冷冷道:“去把工作辞掉,以后没有我的点头,不准离开这间屋子半步!”

  “你叫什么名字?”我看着他的背影,咬着牙问道。

  “沈留白!”他漠然的扔下三个字,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沈留白!我紧紧攥着被角,不断在嘴里重复着这三个字。我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鬼?狐狸精?

  不重要了!两晚的摧残,让我被屈辱折磨的发疯。我在心里默默发誓,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但是我现在没有能力,只能忍!

  天亮了,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前往公司,准备辞职。

  结果刚走进公司大门,一阵刺耳的尖叫声便惊得我一阵寒颤。我已经被沈留白折磨成了惊弓之鸟,脆弱的神经已经承受不起任何风吹草动。

  公司里一个女同事惊慌失措的冲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大喊着:“出人命了!出人命了!”

  什么?又有人死了?!

  恐惧蔓延心头,但是我没有离开,而是快步走进公司。

  只要能够抓住沈留白的把柄,警察就会相信我没疯!我已经等不及看着那个禽兽把牢底坐穿了!

  经理办公室门外挤满了人,所有同事脸色都惨白一片。

  我用力推开人群,强行挤了过去,办公室里的一幕,让我不由倒抽了口凉气。

  经理坐在办公椅上,仰面朝上,衣服的口子全部被解开,敞着胸怀,而他的肚子,则被什么东西切开,里面的五脏六腑和肠子全都不见了,只剩下空旷的腔子,以及森森白骨!

  我吓得不由后退了一步,后背撞在一个男同事的胸口上。

  “柳露,你小心点,撞死我了!”

第三章 死亡蔓延

  “对不起。”我一边道歉,一边问经理怎么了。

  男同事脸上写满了恐惧,嗓音压得极低:“早上来的时候,听到经理办公室有唱戏的声音,而且声音极大,几个同事就去敲门,打算让经理小点声,敲了半天没回应,一开门就发现了这一幕。”

  唱戏?我脑海中立刻响起每次沈留白出现时,伴随的秦腔!

  我赶紧重复了一下秦腔的内容,结果男同事看我的眼神满是震惊。

  “你怎么知道?”

  我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小王死的时候,是不是也有秦腔的声音?”

  男同事低头想了想:“好像是有,那个时候小王在厕所里,具体情况谁也不知道。”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我猜的。”我不敢继续说下去,因为听过秦腔的人全都死了,我生怕把无辜的同事拉下水。

  回到我的位置,看着法医将经理的尸体抬走,我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究竟有多么狠心的人,才会活活把人的五脏六腑掏空呢?

  一想到那个连续两晚和我同床共枕的男人,是个冷血变态的杀人狂,我就感觉后背止不住的发凉,我甚至已经隐约看到了自己的下场,被吸成干尸,或是被掏空内脏,亦或是比这二者还要惨!

  我还不想死,可是想要摆脱那个禽兽,就必须掌握足够的证据才行。

  连续两次死人的时间,都是上班之初,也就是早晨。

  想到这,我心头有了点眉目,赶紧回家,到了晚上,沈留白果然按时出现了。

  他依旧先是摸摸我的小腹,然后就把我抱到床上。

  我知道他要干什么,这一次我没有反抗,而是咬着牙,忍受着心中的屈辱,迎合着他的动作,比以往结束的都早。

  他站起身,看着我,冷酷道:“你今天很主动,已经习惯了?”

  我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尽管心中愤恨悲哀,表面上却没有展现出丝毫的怨恨。

  四目相对,他的眼神麻木不仁:“这样也好,可以尽快完成任务。”

  任务?什么任务?还没等我发问,他就已经离开了。

  每天准时出现,发生鱼水之欢后,便头也不回的走掉。我止不住的自嘲苦笑,自己竟然成了他的‘xing’奴。

  想到这,仇恨的种子在心头萌芽,以压倒性的优势,盖过了恐惧感。

  我快速穿好衣服,不顾沈留白的‘禁足令’,一口气冲到小区门外,拦了辆车,直奔公司。

  天还没亮,公司大门紧锁,还好保安室有备用钥匙,靠着和保安经常打招呼的‘交情’,成功进入公司,然后趴在角落办公桌下面,紧紧攥着手机,随时准备打开录像功能。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大约早上五点多,天刚蒙蒙亮,一阵脚步声便从走廊传了过来。

  公司要七点才上班,这么早就有人来,很显然有悖常理。

  随着公司大门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动,我的神经紧绷到了极点,透过缝隙,发现大门被推开一条缝,紧接着一个黑影闪了进来。

  细长的大腿,浓妆艳抹的面容,我一眼就认出,那个黑影是经理秘书!

  只见她踩踏着高跟鞋,发出嘎达嘎达的声响,一步步走到公司大厅中央,然后爬到办公桌上,打开手机,一阵熟悉的前奏随之响起。

  经理秘书竟然摆出一副唱戏的姿势,扭捏着身体,翘着兰花指,嘴唇蠕动的刹那,一股正宗的秦腔自嘴里发出。

  “思归……桃花落,红袖然泪鸳鸯错……”

  比一些戏曲名家还要正宗的秦腔,惊得我目瞪口呆,我赶紧拿出手机,打开录像功能,将整个过程拍摄了下来。

  一曲终了,秘书经理从办公桌跳下来,钻进了公司杂物间,等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条绳子。

  她将绳子的一头绑在自己的脖子上,另一头绑在经理办公室的门把手上,我立刻意识到她想要上吊!

  可是这个高度,根本不可能吊死人。

  就在我疑惑之际,经理秘书两条腿交叉,摆出一副僧人打坐的模样,如此一来,她的身体便腾空了。

  门把手承受着经理秘书的体重,不断发出吱呀声,而经理秘书的身体一边像是荡秋千似得摇晃着,一边拍着巴掌,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好玩,嘻嘻嘻,真好玩……”

  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得浑身剧颤,使劲儿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尖叫出来。

  整个过程已经被我录下来了,眼看着经理秘书快要断气,我也顾不上太多,从办公桌下面钻出来,想要去救她。

  结果刚跑出去两步,我的手腕就被一只大手抓住。

  我心头一惊,下意识往旁边看去,却见沈留白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

  我很惧怕沈留白,可是经理秘书危在旦夕,我不能袖手旁观,因此一边挣扎,一边冲沈留白大喊道:“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还要杀多少人才肯罢休!”

  “跟我回家!”沈留白嘴巴里冷冷冒出这几个字,然后就强行拽着我往外走。

  “你放开我!你这个禽兽,变态杀人狂!”我一边大声呼喊,一边扭头看向秘书经理。

  秘书经理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但是鼓掌的双手已经垂了下去,脸色铁青一片。

  这个时候救她还来得及,可是沈留白的力气太大了,我根本挣脱不开。只好拼尽全力,大声呼喊:“杀人了!”

  我这么一喊,果不其然,激怒了沈留白。

  他猛地停下,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你找死?好,我成全你!”

  我以为他要杀掉我,吓得浑身剧颤,结果却出乎我的预料,他猛地松开我的手,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我整个人愣住,这个结果实在是出乎我的预料。

  我来不及多想,赶紧跑到经理办公室门口,可惜晚了一步,经理秘书已经没了呼吸,身体瘫软如泥。

  就在我准备伸手解开经理秘书脖子上的绳子时,经理秘书的手猛地抓在我的胳膊上,我吓得哀嚎一声,一屁股跌倒在地,再看向经理秘书的时候,发现她正挂着诡异阴森的笑容,笑眯眯的看着我,而她的眼睛只有眼白,没有瞳孔!



一指禅 戳戳戳!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