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西式点心美食社区

一个人

楼主:艺与文学社 时间:2018-12-16 21:09:49

        也许,天下真的没有不散的宴席。长大后的我们不得不离开那个家,离开相伴已久的父母的身边;相见一刻相聊甚欢达成共识养出默契生出真情的我们也不得不回到各自的道路上,离开相逢相识的亭子,离开那处我们舍不得离开的地方。

        告别,是终究会来的,只是明明心里熟知的我们终究抑制不住在告别时哭泣。因为真的舍不得,所以我们挂念;因为真的舍不得,所以我们舍不得放下。

        曾经那熙熙攘攘的一屋子人,因为时间不会停留在这一刻,因为我们会上路去奔波,剩下夕阳西下暗红的余阳落在空荡的屋子里,尘土伴着你。从前,你不曾发现过这些,原来这些一直存在。静静坐在屋檐下,时间的流速都慢了下来。生日那天,燃起四支彩色蜡烛,喷开生日彩带,然后扯起嘴角微微一笑,对自己说:“生日快乐!”便木讷的盯着满桌子的佳肴和奶油蛋糕。昏黄的钨丝灯一晃一晃,照出晃动的影子就好像当初那些热闹的影子。蜡烛的火焰一闪一闪,最终灭了。你好像听到了什么,猛然回头望着门外,那只小猫,终于回家了。

        第二年生日,你在热闹的菜市场上来回的走了好几圈。正午时分,你想了想,决定买一大包的气球。黄昏时刻,你拖着冗长的影子回家了。今年,你想把气氛搞得热腾点。你吹出胖鼓鼓的气球,领回订的粉红色奶油蛋糕,拆开新买的唱碟。看着张灯结彩的屋子,你露出了大白牙。只是酣唱几曲后,地上终究落出你孤单的影子。你放下话筒,盯着蜡烛,看着它渐渐燃尽;盯着蛋糕,看着它渐渐融化,嘴角的笑容也渐渐消失。这一刻,你终于明白了,那气球,那唱碟,那蛋糕,始终填满不了这屋子。天花板上吊灯晃荡着,地上的影子颤抖着。突然窗外“哐当”一声,你抬起头望向窗外。窗外,“沙沙沙”的一阵又一阵。你接受了,那只陪伴了你两年又消失了一周的小猫不会再回来了。

    我不曾如此一个人,因为我未曾身处于此,于是后来我是一个人并学会了接受。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