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西式点心美食社区

景森原创: 串门变奏曲

楼主:景森原创 时间:2021-04-07 08:10:07




作者简介:

刘景森,山东诸城人,诸城市作协会员。70后一线教师,教书育人之余,逐梦文学,笔耕不辍。作品散见于《诸城文学》、《文学前线》、《作家阵地》、《第五季微刊》、《齐鲁文学》、《重头戏》、《楼兰居》、《茗酒荟》等多家网络媒体。追求用最朴素的语言,表达最真的情感。

 串门变奏曲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年,就要来了。过了腊月二十三,村里的鞭炮声就渐次此起彼伏起来、不绝于耳起来,家家户户煮猪头,蒸年糕,贴春联,守岁,拜年。人们在有条不紊地“忙年"中打发着这岁末年初的美好日子,尽情享受着合家欢聚的喜悦,真诚地互道着新年的祝福。当然,走亲访友也是过年的重要一环,在农村叫出门或串门,它是联系亲戚感情的重要纽带和载体,也极具仪式感。
       

       很小的时候,记得串门的日程都安排春节后,正月初二走姥娘家,初三开始看七大姑八大。串门的礼物已在年前备好了,那就是几家合伙炸好的油条,山东诸城一带称它们为“香油果子”。出门前,把油条拾掇在三升箢子里,用红包袱盖上,在箢子把儿上拴上一根绳或围脖,背在肩上,直奔七大姑八大姨家而去。好在那时姑娘出嫁大都选在附近村子,十里八里的路程,二十几里路就是较远的路程了,要不仅靠这11路得多愁人呀。紧赶慢撵,到了姑家或姨家,已近天晌了,姑或姨立刻忙活起来,切肉炒菜,奏响了厨房交响曲。姑或姨把自己舍不得吃的好饭好肴都端上了桌子,姑夫、姨夫赶忙烫上一壶小酒。主人、宾客在热炕上,围桌而坐,推杯换盏,嘘寒问暖,随着欢快的"吱吱"扬脖畅饮声,不知不觉,宾主皆已面如关公,那盘芫荽小炒肉也快露出盘底了。日头偏西时分,婉拒了姑或姨的挽留,背起箢子往家赶,姑或姨按照习俗,只留下了几根油条,其余的还得背回去,所以份量上并没轻多少。就这样,带着一丝醉意,风尘仆仆地往家赶。第二天,再去看舅爷爷,三老姑,又重复着昨日的故事。
       

         后来,村里的人们出门不再靠11路了,自行车(俗称脚踏车)已进入寻常百姓家,那种二八大轮的脚踏车,当时以“大金鹿"这种"名牌"车居多,人们把箢子绑在自行车后座上,欢快地蹬起来,似乎也能用“呼啸"形容,出门的效率大大提高了。再后来又有了手扶拖拉机,车厢开放的那种,人们把礼物放在车厢里,为了抵御寒风的侵袭,每人披件类似朱之文版的黄大衣,戴上棉帽,或用围巾裹紧头,突突突地直奔目的地而去。不仅交通工具鸟枪换炮了,出门的礼物也悄然发生了变化,由油条变成了饼干或桃酥等点心,装盛礼物礼器也由箢子变成了黑皮包,箢子已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现如今,轿车已成为普通百姓的代步工具,生活节奏加快,过年串门也大大提速,串门的时间也由年后提到年前,人们把成箱的酒或鸡蛋等装在后备厢中,规划好路线,来个七大姑八大姨一锅端,走马观花、蜻蜓点水般地一天串六七个门。少了徒步出门或骑车的劳累,同时也少了热炕头,少了推杯换盏,更少了掏心窝子的交心攀谈。像敷衍地完任务,礼物比原来厚实了,但情谊似乎变薄了。
       

       社会在发展,生活在提高,我却更怀念串门的那种慢生活,因为那时的串门似乎更具仪式感,似乎有着融化冰雪的款款深情,您说呢?
   

             



     你有茶水,我有故事。欢迎每周六听“景森原创”给您讲故事。关注方式:点击题目下方蓝色小字“景森原创”,或长按下图识别。敬请关注,欢迎转发!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