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西式点心美食社区

梦的尽头 下雪了 上部 梦灭雪飘 第19章

楼主:冰蓝夜读书 时间:2018-09-07 13:26:26

“吵架,怎么会?他们暑假拍片子拍这么好,才开学一个月怎么会吵架,上星期还有人看见黎亮陪童妙雪跑步呢。”

“我也不清楚,就是昨天,广播站的人想请他们两个去广播站做节目,说说他们拍短片的经历,可是被他们两个双双拒绝了。”

“什么?他们拒绝了,为什么呢?现在校刊暂时停了,广播站是最好的宣传,他们为什么不愿意呢?”

“就是,他们俩在一起的事,上学期全校就都知道了,根本不需要遮掩,光明正大的上广播站做节目有什么不可以。”

“这个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而且听说学生会开会的时候,校长去参加旁听,会后建议黎亮,等校刊一恢复就做他和童妙雪拍短片的主题专辑,结果黎亮竟然说到时候再考虑。”

“难道有人变心了吗?谁不要谁啊?”

“这个,就不好说了,一开始就觉得黎亮单独约童妙雪,怪怪的。”

金瑶听得一肚子气,再也听不下去了,她对着两个说话的女生冲过去,从她们中间横穿过去。“要说话旁边说去,站在路中间干嘛?”金瑶瞪了两个莫名其妙的女生一眼,很快离开了超市。

一回到宿舍,金瑶看见蓝菲儿躺在床上看着杂志,“菲儿。妙雪呢?”

“妙雪,这个时候一定在图书馆了。”蓝菲儿从杂志里伸出脑袋说。“你从超市回来了,饼干买了吗?”蓝菲儿刚说完,就看见金瑶跑出了宿舍。

在图书馆里,金瑶找到了童妙雪,把她拉到走廊上。

“怎么了,金瑶?”童妙雪觉得很奇怪。

“我有话跟你,你老实回答我,你和黎亮又怎么了?上星期不是一起玩的好好的吗?”金瑶问。

童妙雪一听见金瑶提到黎亮,脸上立刻是逃避的表情,她低头想了想,说:“我和他本来就没什么。”

“你是不是拒绝了广播站做节目的邀请?”金瑶盯着童妙雪继续问。

“是啊,我觉得没必要,反正同学们都能看得到,不需要说什么。”童妙雪轻描淡写的说。

“你这样,别人会以为你和黎亮在闹矛盾,你们谈个恋爱怎么比别人多那么多事?我都替你们着急。”

童妙雪立即看着金瑶,郑重的说:“金瑶,我再说一遍,我从来没有和黎亮谈过恋爱,一切都是误会和传闻,只是没有澄清而已。”

“什么?你说什么?你和黎亮从来没有谈过恋爱?”金瑶伸手摸摸童妙雪的头,“妙雪,你没发烧吧?你怎么能这么说?你们在一起那么久了,哪点不像谈恋爱啊?你不会玩弄他的感情吧?”金瑶显得相当吃惊。

“我没有发烧,说的都是实话,我只是觉得以前的误会太深了,如果现在被别人以为吵架,那也不失为一个解除误会的办法,至少可以证明我和黎亮没有任何关系!童妙雪说的很坚决,“关于澄清误会的话,我不想再说了。我去看书了,我的作业还没写完呢。”

看着童妙雪头也不回的返回图书馆的大厅,金瑶开始觉得事情严重了,她想了想,跑到足球训练的球场去。

“何宾,帮我喊一下黎亮。”金瑶在球场边喊。

何宾点点头,把球场另一边的黎亮喊过来。

“什么事,我还在训练呢。”黎亮一身汗水的跑过来说。

“我也没那么多时间和你闲聊,我就想问你一句,你有没有和妙雪谈过恋爱?”金瑶一针见血的问黎亮。

黎亮一下子愣住了,脸上浮现着无可奈何的表情,然后小声的说:“妙雪说什么了?”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回事,可是妙雪说的那么坚决。你是男生吧,哄她一下,你又不吃亏!”金瑶说,“妙雪说她从来没有和你谈过恋爱!”

“什么?”黎亮非常的震惊,脸上还带着不相信的神情。

“你自己和她说清楚吧,越快越好!”说完,金瑶就走了。留下黎亮一个人孤单的立在操场空旷的一角。

结束了晚自习,童妙雪来到花园的水池边,金瑶说下了晚自习在这儿等她,她有样东西要给自己看,不能让蓝菲儿知道,什么东西,为什么要瞒着菲儿。童妙雪奇怪着,好像身后传来脚步声,她转过身,“金瑶,你来了。”可是走到童妙雪面前的人却是黎亮。

“怎么是你?”童妙雪很意外。

“我请金瑶约你的,我想和你谈谈。”

“如果又是我和什么男人的言论就不用说了,我不想听。”童妙雪说着,想从黎亮的身边走过,可是黎亮一把拉着了她。

“妙雪,请你不要这样,听我把话说完。”黎亮的口气几乎是恳求。

“你想说什么?”童妙雪站在原地。

“我为那晚说的话道歉,我不是故意那样侮辱你的,请你原谅我。”黎亮诚恳地说。

可是此刻童妙雪的心里只有对黎亮的讨厌,根本就不在乎他的诚恳,“你也知道是侮辱,可以那么轻易的原谅的吗?你总是自以为是的误会我。”

“妙雪,对不起,我非常抱歉那晚的口不择言。可是你真的把我们上星期五在这水池边说的话忘记了吗?”

“黎亮,你要我和你说几遍,我记不得,即使说了什么,也是醉话,请你不要把别人的醉话当真好吗?”

“可是那些话,那些话——”黎亮激动的有些说不下去。

“我觉得我们干脆把话都说明白吧,我一直想解释澄清误会,不想和你有任何联系。这次就澄清到底吧。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

“什么?没有任何关系?”黎亮吃惊地望着童妙雪,不相信她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是的,我们只是同学而已。请你不要再让别人误会我们了。”童妙雪说出自己一直想澄清的话。

黎亮看着童妙雪,脸上露出悲伤的表情,他想开口,可是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可以表达自己的心情。

童妙雪觉察到黎亮有些不一样,她决定不再犹豫,要马上从黎亮身边走开。“话说完了,我先走了。”

“童妙雪,我喜欢你!”黎亮突然说出一句。

“你说什么?”童妙雪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黎亮,完全愣住了。

“我原来只是觉得你是个爱哭的女孩,可是我不知道自己会慢慢爱上你。我从来没有想过澄清误会,因为我一直希望那个误会变成真的!黎亮真诚的表白了自己的感情。

“你如果是在说笑话,那你达到目的了,很好笑,如果是真的——”童妙雪说了一半停住了。

黎亮紧紧盯着童妙雪,脸上满是期待,想听到她的答案。他希望童妙雪不要离开。

“如果是真的,那我很抱歉,我不喜欢你。”童妙雪的声音冷冷的。

“妙雪,你是不是生病了,才会说这样的胡话,前几天的晚上,在这里,你不是这样说的!”童妙雪的话像是给黎亮判了死刑,他不甘心的争辩着。

“我没有生病,我脑子从来没有这么清楚过。我也不知道那晚我到底说了什么让你揪住不放。可是我确定我现在说的话都是认真的,绝对不是醉话!”童妙雪看着黎亮,不带任何表情,“请你以后不要再约我了,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说完,童妙雪从黎亮的身边擦肩而过。

黎亮的脑子里一片乱哄哄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整个人都僵住了!几天前的晚上,这个水池边像是天堂,而现在像是地狱。为什么童妙雪把那晚说的话全部都不记得了,她是真的忘了,还是不愿意承认!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黎亮伤心的立在水池边,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水池边的路灯发出桔黄色的光,把平静的水面照得支离破碎。

黎亮和童妙雪分开的消息逐渐传遍了全校,虽然金瑶一直追问童妙雪,童妙雪都以自己和黎亮从来没有任何关系拒绝再回答。终于和黎亮撇清了关系,但是童妙雪的心里并没有期望中的轻松,反而觉得更加沉闷。她的心里总有一个地方在隐隐约约的疼痛,她不知道为什么,而且这种疼痛和知道父母分开后的痛苦完全不同。这种疼痛在心底的深处,总是触碰不到。可是每时每刻都让童妙雪有疼痛的感觉。

金瑶不时的带来黎亮的消息:黎亮在小考中只勉强及格,让欣赏他的教授大跌眼镜,考试的成绩完全不是全系第一名的水平;黎亮在足球训练中的状态直线下降,不仅是心不在焉的训练,而且在练习中一直犯低等错误,队友们根本无法和他一起练习,教练已经找黎亮谈过几次话了;黎亮在学生会的工作例会上因工作失误被点名批评,直接影响到他竞选学生会主席。每次听到这话,童妙雪心里的疼痛就会剧烈的发作一次,可是固执的童妙雪宁愿忍着疼痛,以为自己是一时的错觉。她告诉金瑶,黎亮的一切都与自己没有关系,黎亮做什么是他的自由。

终于童妙雪的无动于衷引来了金瑶的愤慨。星期六的早上,金瑶拦住要去图书馆的童妙雪,“你不去球场看一下黎亮吗?今天有练习赛,应该去给他加油吧!”

“金瑶,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他不需要我为他加油,我也不想去!”童妙雪毫不在意的说。

“你还是我认识的童妙雪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私自利,冷酷无情?!你嘴里一天到晚就挂着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就只想到自己吗?”金瑶开始生气了。

蓝菲儿紧张的望着自己的两个好友,不知道她们怎么了。

“金瑶,你不了解我和他的情况,我一开始就不想被误会,只是别人的传闻越来越多。我现在和他把话都说清楚了,传闻都开始消失了,这就是我所期望的,我一直所期望的。所以我不想再回到原来的误会中,既然说清楚了,就不要再扯在一起了。”童妙雪解释着。

“误会?传闻?黎亮对你有过恶意,他利用过你吗?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他没有站出来吗?你也说过他坚强开朗,是个好男孩。你即使不喜欢他,也没有必要伤害他吧?他现在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再这样下去,连校长都要批评他了。你是他的同学吧,连一点怜悯同情心都没有吗?不喜欢他,和他没有关系,就可以完全不理他,你怎么能这么自私?!”

“金瑶,你要和我吵架是不是?”

“我不想和你吵架,只是我今天才发现我的好朋友居然是这么自私的人,你的行为完全就像是在利用黎亮!利用完了就不顾他的死活扔一边。我在想,你下一个利用的目标会是谁?是我还是菲儿?利用完了,再说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金瑶,你什么意思?”童妙雪忍无可忍的大声说。

“我的意思是我不和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人做朋友!”金瑶的口气也硬了起来。

“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童妙雪说完,望了金瑶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宿舍。

“金瑶,你说什么,你把妙雪赶走了!”蓝菲儿说。

“这个胆小没义气的朋友,不要也罢!”金瑶气愤的说。

蓝菲儿望着在生气的金瑶,心里想着夺门而出的童妙雪,开朗的她渐渐忧虑起来了。

童妙雪气冲冲的跑出宿舍,走在校园的小路上,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可是心里面却觉得更闷了。金瑶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为什么连她也不理解自己,她也误会自己,还要和自己吵架,怎么会这样呢,这个宿舍还怎么回去?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要离自己而去,离去之前都要和自己作对?!童妙雪越想越伤心,心里面觉得难过极了。

今天是个好天气,太阳灿烂的照耀着,可是却不能晒干童妙雪的眼泪。她慢慢走着,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来。去哪里呢,宿舍也不能待,自己可以去哪里呢?童妙雪把手机拿出来,翻看着通讯录。叶以风要走了,他的号码差不多可以删除了;金瑶,刚刚才吵过架;菲儿,把她喊出来又怎么样。泪水模糊了童妙雪的双眼,她什么也看不清,手指又按了一下,童妙雪隐约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妈妈的号码,她吸了吸鼻子,毫不迟疑的拨通妈妈的号码。

“喂,你好。” 接电话的是个男声。

童妙雪愣了一下,然后小声的问:“你好,伯伯,我是妙雪,我想找我妈妈。”

“哦,是妙雪啊。”军官的声音很亲切。

“妈妈为什么不接电话?”童妙雪问。

“你妈妈——”军官的声音迟疑了一下,“她又住院了,现在在休息,不能接电话。”

军官的话像是一击重拳敲打在童妙雪的身上,一瞬间她觉得自己都站不住了。“妈妈,怎么会又住院了?”童妙雪着急地问。

“要不你来一趟,妙雪,我有些话想告诉你。”军官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出了一个决定。

童妙雪并没有在意军官的话,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妈妈。她立刻挂了电话,擦掉眼泪,向学校大门跑去,她要马上赶到妈妈的身边。

远处的球场,满场的欢呼声并没有吸引黎亮的注意,虽然脚下的足球在滚动,可是他的全身心都被站在操场外的童妙雪占据了。从他做准备活动开始,就发现童妙雪在操场外面的小路旁站着,非常着急的接完电话,然后飞快的跑开。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么着急?只是无论离童妙雪多远,黎亮总是能一眼就确定,她在擦眼泪,刚才也不例外,她肯定哭过了。一想到她在哭,黎亮的心里就揪了起来,真想立刻陪在她的身边。

“黎亮,练习比赛要开始了。”楚建诚冲着黎亮大喊。

“哦,好的。”黎亮收回眼光,向球场中央走去。虽然背对着童妙雪离开的方向,可是黎亮清楚的知道,留在球场的只是自己的人,自己的心已经追随童妙雪去了。

童妙雪在医院里到处寻找着,在病房走廊的座椅上看见军官坐在那里。她立即冲过去。“伯伯,我妈妈怎么了,她为什么又住院了?她得了什么病?你快点告诉我!”童妙雪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妙雪,你别着急,你妈妈并没有什么病。”军官拍了拍童妙雪的肩,让她坐下。

“没病?那妈妈为什么又住院了,她以前从来没有这么频繁的住院,她到底怎么了?”童妙雪很着急地问。

“妙雪,你相信我,我和你一样关心你妈妈,她不是因为身体生病才住院的。”军官坐在童妙雪的身旁说。

“不是因为身体生病?”童妙雪望着那个军官,不明白他的意思。

“妙雪,你妈妈不让我告诉你,可是我认为你也长大了,有些事情还是让你知道的比较好。”军官虽然说的很亲切,可是语气却变的沉重起来。

“什么事情?”童妙雪收住眼泪,心里面觉得七上八下,军官想告诉她什么?(本文谢绝转载,请尊重版权)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