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西式点心美食社区

上人走后如何修行?

楼主:金岸法界 时间:2020-02-20 20:49:21

上人走后如何修行


恆實法師開示



台北‧法界紀念上人涅槃十三週年法會


恒实法师
(英语: Heng Sure,1949年10月31日-)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托莱多,师从宣化上人,是美国著名的汉传佛教僧侣,精通英文中文法文日文法界宗教研究院教授、法界佛教总会董事会主席。目前每年有半年時間駐錫于澳大利亞金岸法界,每周堅持開壇講法,教授禪坐,弘揚佛法,利益有情。



今天是上人入涅槃十三週年紀念日,能到台北法界和各位見面,這因緣不簡單。看到熟悉面孔,我知道(臺灣)中部有人上來,臺灣南部也有人上來了,大家在台北集合。今天雖然不能說是開心的日子,但可以充滿法喜。上人離開,我們不能說是開心。我們希望上人能長壽如山,不過大善知識的因緣,沒有人能揣測,所以事實是如此。

雖然如此,但上人所留下的教法好像是寶藏。拿出來這個珠寶,是個無價之寶;後面還有一個鑽石,再拿出來就是一個金剛,這裏又是一個紅珠,這太多了。


已經十三年了,我們還在發現法寶的價值。上人把佛法帶到西方,也來到台灣、全世界各地。他是用長遠的眼光說佛法,可能生生世世都是菩薩的願力令正法久住。在娑婆世界,尤其在台灣、在美國,上人的功德,還在每天給我們出家人袈裟、法名、戒律,甚至於缽、衣、屋頂,讓我們都可以每天受四時供養。哪一個敢說是自己的功德而過日子?不是!還是上人的道風,每天是這樣子。

我皈依三寶是一九七三年,我已經做三十五年的佛教徒,下個月出家也有三十三年了。接近一個大善知識,當然留下很多深刻印象。開始傳供之前,我想和大家分享我個人經驗的幾個故事,可以解釋大善知識示現的行為、目的,也藉此感受菩薩願力的不可思議。


《華嚴經》中說:


善知識教如春日,生長一切善法根苗;

善知識教如芳池日,能開一切善心蓮華。


善知識看眾生,不是只看到他們的短處,他很清楚眾生就是眾生,有「貪、瞋、癡、慢、疑」一大堆毛病。他知道眾生短處,可是他同時看到未來,看到成佛的種子在眾生心裏。他像一個太陽,像陽光那樣開發并成熟蓮花之美。簡單來講,善知識用種種的善巧方便,對機逗教,應病下藥來教化眾生。

我爸爸在第二次大戰不幸受傷,他有糖尿病,每天都要打針。父母親不得已,就要管食物管得很緊,甜的東西不可以吃。所以我吃完飯就是一些水果,沒有點心。但是我一些朋友、同學,他們家裏都有蛋糕、巧克力、冰淇淋這些甜點,我家裏沒有,所以我會偷偷跑到他們家,到了吃點心的時候,我會坐上去:「巴比!你好喔!有蛋糕!好!我也吃!」每一位小孩都會捨不得甜點。


等到我出家了,出家的人不自由,不能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口袋裏邊有零錢,就跑到 ice-cream store(冰淇淋店),就隨便吃 ice-cream(冰淇淋)。不能這樣子!供養什麼,就吃什麼,而且大家分享。

這個方法很有道理,令人落到輪迴的是什麼?欲念!「財、色、名、食、睡」令你往外跑,令你精神散亂,不能集中,不能迴光,結果總是不能把輪迴化了,煩惱總是不能轉。因為往外漏了,外溢了。在道場裏邊,出了家,你就隨順了,迴光返照,降伏自己的念頭,先從六根(眼、耳、鼻、舌、身、意)開始。想吃什麼,你就說:「我今天真的須要嗎?吃那個才算是有生命嗎?」這樣子慢慢就認識哦,往外漏了,就是這個念頭了。好了!


就是這作用,說是容易,做到不容易,而且每個人所貪欲的不一樣。我個人小時候一向沒有機會喜歡吃什麼就吃什麼,所以當大學生時,不住家裏,想吃就到外面去買,不知不覺每天都吃糖果棒、巧克力…。出了家,就斷了。這麼小的事情,舌頭上一些甜頭、快口,有什麼不得了呢?但是等到你不能了,那就不得了。

你在打坐的時候,知道今天下午人家供養什麼,會不會沒有點心供養?哦!是不是想「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呢?恐怕不是!打坐時,那邊就想巧克力棒是多麼好吃!這些就跑到心裏邊去入定,入一個食定,不自在,不自由了。因為這些念頭來纏著你,就是「欲」的厲害。那我怎麼辦呢?我知道放不下,所以一般出家眾出了家,就把他們的金錢、財產就捐給常住或是三寶,自己不帶錢,但這不是一個規定,每一個人不一定如此。

在我前邊有一位出家人,也是西方人,我知道他還是帶著一些錢。他的父母希望他能還俗,所以他們每個禮拜都會送錢來。有錢用,慢慢就忘了菩提心。他們父母其實有這個念頭。我就想:「他有那麼多錢,出了家,沒有什麼大用,好不好就去買一些點心供養!」心裏已經有那個念頭。


那是一九七四年,上人的生日來了,大家都知道師父不過生日,不會說我生日來了,大家要送禮,吃 birthday cake。 不會的!師父怎麼說呢?他說:「每天是我生日,每天我快樂,我沒有不快樂的日子,那你祝我 happy birthday幹什麼?」他就不過生日。可是我就告訴那位法師:「我們還沒有向師父賀壽,今年我們好不好拿一些冰淇淋三明治供養師父,就會更快樂! 」冰淇淋三明治一種外邊有餅乾,裏面是冰淇淋的食品。三藩市有一種牌子叫 It's it,三藩市靠近太平洋有一個地方,某一家人發明的。天氣熱,很多人到那邊去做海邊活動,同時吃 It's it冰淇淋三明治,四、五十年了,便成了一種流行。


我知道我還沒有出家前,我很喜歡吃 It's it,我就和那位法師說:「你知道上人的生日快來了,我知道哪裏可以買一盒 It's it ,大家各吃一個,師父那個日子就更有光明了!」


他說:「哦!真的嗎?」這位法師心裏很虔誠,不會想東想西。


所以我就在他耳邊說:「對的!那就有功德了!不錯的!」


「我明天要出去,我可以買回來。」


「好!一定要吃飯前趕到!」


我心裏有「數」了,什麼數?「一」就是我一個,師父的生日不管了。這位法師就這樣做了,他拿回來一盒 It's it 。買回來了,他就放在當時15街金山寺櫃檯。還沒上供之前,我先跑去看:「有了!有了!」然後「南無常住佛!南無常住 It's it…」佛法僧都跑到西方去了,冰淇淋就跑到前面來。然後我們就走進去,大家坐了,我是剛剛出家沒多久,所以我坐在後邊。我算算一二三四…,到我是第十二個,盒子裏邊有多少,我都數一數,有沒有機會吃到口裏?在那兒算好了,那就吃飯。

等到吃完要去拿點心的時候,上人那天特別邀請三藩市弘福寺的慧僧法師,慧僧法師是上人的同參道友,他們二位高僧就坐在前邊,我們弟子坐在旁邊。我看到快去吃點心的時候,上人就開始說話。


上人說:「慧老!你看我這些弟子,你覺得佛法在西方有個好的開始嗎?」


「應該有吧!」


「你覺得佛法在這個國家有個未來嗎?」


「很光明的未來吧!」


「你不知道我弟子裏邊心裏那麼爛,心裏那麼壞的,你看不到的。你不知道我一些弟子一直胡思亂想,未來有光明的前途?哼!他們不墮地獄已經奇怪了,他們心裏那麼執著!哼!尤其我從來不吃甜的東西,哼!你看他們執著這樣子吃甜的,什麼都不想,就是要吃甜的。你不知道,你以為很光明,哼!這些弟子…」


然後上人就站起來,到櫃檯打開盒子,放在每一個人前面一個,給我放二個,然後走過去。我看,唉呀!這個東西變成很重,在我頭上。雖然上人不說旁的,就回去坐了。我敢不敢吃?連動都不想動了。


這個師父實在不可思議,有這麼些方便法門,那天我的貪心都露出來了,我真的覺得慚愧,因為我自己的貪心不夠,還要拉旁人就攀這個緣,這就是攀緣。然後我知道攀緣會令你心裏不光明,而且覺得慚愧。那麼其他的人呢?他們都很高興:「喔!誰供養這個?不錯!可以吃。」就是我那二個放回去了。上人在那天就開示:「攀緣鬼這不是出家人的本分,你貪心那麼大,要慢慢地慢慢地把它感化了,就是真正一個修行人的心。」所以雖然我吃不到甜的,可是拿到的佛法,每天受用。

這個故事還沒完,我雖然慚愧我這麼大的貪心,但是我還有二塊錢在口袋裏。真的出家,應該什麼都不要留,空空的就出了家。空手,可以拿起來佛法。可是你一有那種欲念,這不是單單一個念頭,是在身體裏頭總有這種執著。甜的東西我有沒有放下?還沒有放下!七月四日(美國國慶日),我就想在那天發願:「以後不再摸錢!以後不要貪那麼多甜的東西!」好了!


我發這個願,問題是我口袋裏還剩二塊錢。七月四日那天剛好星期六,金山寺在十五街,通過一個小巷子,然後到十六街,十六街有一個店,專門賣餅乾,賣甜甜的小餅乾,好幾種,很好看的。不要二分鐘,我就可以走到那個店,把那二塊錢用光,然後不再用錢。好辦法!我就這樣做,可以買多一些餅乾給其他法師,做一點布施好了。

上人在星期六、星期日,會講二次經,中午也講,晚上也講。那天上供吃飯後,還沒開始聽經之前,有半個小時。趕快刷刷牙,沒有人看,走出大門,跑過小巷子,到十六街。喔!我現在真的流口水了,最後機會吃到餅乾了。把 cookie store(餅乾店)那個門推了,嘣!碰到我頭上。什麼呢?一個牌子「今天國慶日放假,星期一再見了!」


喔!那個貪心像火燒了,不能滿那個欲。因為關門了,那天放假,不賣了,不開放了,怎麼辦呢?就走回去,責備自己:「你想出家,你沒出息,這麼一件小事情,你煩惱那麼重!你出什麼家?你就出一個餅乾的家,這沒有價值,這不能度人了。你應該慚愧,執著那麼大,像一個小孩子。大丈夫的行為哪有這個?天人師談不到!好了!就把二塊錢放在香油箱上算了,你不應該小事情也放不下。」

就這樣責備自己,慢慢走回金山寺,想把這二塊錢放在香油箱,手好好洗一洗,準備聽聽經。打開門,誰呢?


師父站在門邊:「怎麼樣啊?」


「慚愧啊!啊…放不下…」


師父怎麼說呢?他說:「Have a cookie(吃塊餅乾)?」


他拿來三個小餅乾給我吃。我的心就 melt(融化)了,我的心就:「喔!這麼慈悲的師父!」他不但沒有怪我,他沒有說你是不好的沙彌,他沒有這麼說。


他知道欲念不是這麼容易斷,你斷,都會有相反的作用,會來的更猛或是變換。你慢慢地把那個欲給化了,你沒有煩惱,就沒有菩提;沒有無明,就沒有佛光了,沒有這個道了。所以這是真正大善知識。

為什麼要接近三寶?為什麼要接近佛法僧?因為你心裏邊就有光明,你願意,不是說因為害怕所以要修行,怕墮地獄才修行;你知道如果你能認識欲念是怎麼纏在你身上,不給你自由,令你不自在了,你能真正認識,就慢慢地慢慢地都會走上修行的路,按部就班一點一點改化過來,那是大善知識的慈悲。所以教化眾生的方法有不同的,他真的像春天的太陽,能令一切善根慢慢地慢慢地成熟。

上人在各方面受一代人乃至幾代人的讚歎,怎麼偉大呢?有些是可思議的,也有些是不可思議的。當上人拿出餅乾「Have a cookie ?」那是我印象很深刻的,我對甜的東西放不下,這是可思議的。這個故事中,上人針對一個小沙彌的執著來教化,他表現慈悲而且善巧方便,這個故事到處可以講。


但是上人也有他不可思議的地方,下個故事我相信我在台北法界講過,可是這值得說,但不能各處講,為什麼呢?太妙了!如果聽眾善根不夠深厚,他們可能不相信,甚至都有懷疑。明白佛法、善根厚的人,聽到這個故事,信心會增長。在美國,這個故事比較少講,因為可能大家還沒有這個基礎。

*1977年6月,恒实法师与恒朝法师(Dr. Martin Verhoeven)开始三步一拜的朝圣之旅。两位行者于1977年从南加州帕沙町纳(Pasadena)市的金轮圣寺出发,沿着海岸公路,每走三步即五体投地礼拜,一直到北加州尤卡亚(Ukiah)的万佛圣城,全程约800多英哩(1287公里),费时两年半,于1979年11月抵达万佛圣城。


在朝拜萬佛聖城的時候,我們到了一個電影明星們居住的地區,是非常有錢人住的地區。哪裏有錢,一定有警察保護。那個地區靠近海岸,房子大大的,馬路廣廣的,但可以拜佛的地方不多,比較危險。


警察過來了,說:「你們在那做那行為,儘量靠左邊,免得阻礙交通,你們衣服能不能換穿像那老中國人紅紅的衣服呢?因為那紅色,我們從遠遠的地方都會看到他。」


我們說:「不可以的,我們沒有那種衣服。」


「你們如果可以穿的像他,會比較安全。」


「我們回去研究研究看!」


「對了!早上我們都看到他在那兒,甚至 CHP(加州高速公路巡邏警察)高速公路警察局有個律師,今天早上打電話來,說又看到你們三個人在那兒拜,尤其那個老年人很有精神,雖然年紀大了,還可以拜。」


「對了!應該有精神吧。」


「沒關係!你們就是要安全,我太太給你們烤了小餅乾供養,中午可以吃了。」


等到中午休息吃飯的時候,我們兩個心說:「哪一個第三個?哪一個老中國人?奇怪,沒有吧?」


那是一九七八年,我們準備要來台灣,就在半途中用些石頭標示我們拜到哪裏,然後上車到三藩市,準備隨上人到台灣、馬來西亞。有個方果悟老居士,常在師父門外護持,或著傳飯什麼的。


我們有機會看到她,就問:「果悟!大約是一個禮拜前,有人說上人出現在洛杉磯,妳記得那天師父在哪裏?」


「哪天?喔!那天我們在三樓師父的客室,和師父談話,到某一個時候,他就眼睛好像看得很遠,就站起來,說你們不要等我了,他就到裏邊去,關門了,那我們在外邊等了大約三個小時。師父開門出來,臉上帶著微笑,說他們現在沒事了,我們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怎麼樣呢?我們也不知道,原來如此!所以想一想,警察和那個律師都看到第三個法師,而且穿紅色在那兒跟著後面拜,我們也看不到。那時上人到裏邊去,不知道做什麼,然後出來就說他們沒事了,大善知識的恩德實在不可思議。


誰讀過上人十八大願?知道裏邊說可以飛行自在度眾生?在二十一世紀科學時代,要飛行自在,要先上飛機,除非你是真正大善知識。我們知道這點,你說瞭解不瞭解?不瞭解!不過可以知道度眾生的方便,也是不可思議的。

話雖然這麼說,經過十三年,有的人就夢到師父,或聽到師父的聲音,或者是看到師父。不是說不可能,不過我們不須要逼著師父回來,或者好像硬要這些奇蹟出現。為什麼呢?


上人留下來給我們的法寶,已經裝滿倉庫了,太多了。上人講經,在「台北法界印經會」的居士們,你們應該比誰都清楚上人的法寶有多少。一部經典,你們真正放到肚子裏邊,真正體會到精髓,然後再把它講給人家聽,或利用種種的方法解釋那部經的意義,那是一輩子的作用。

剛剛看到門外走廊上寫著「有經典在,會影響千代萬代。」可是我們不單單一部《華嚴經》,還有《楞嚴經》、《法華經》、《六祖壇經》、《彌陀經》、《四十二章經》、《遺教經》那麼多,那是教宗。還有上人傳給我們的禪宗打坐參禪的方法、參話頭、止觀、數息觀、慈悲觀,太多了,那是禪宗。能用多久?沒有完的時候,沒有盡的時候,無窮無盡的。

打坐,就令你成佛。還有淨土宗,你歡喜念佛,上人留下來的開示你就拼命念佛,直到往生到極樂世界,馬路都舖好了。還有一個律宗,想出家,想在家,就護持「八關齋戒」、「在家菩薩戒」、「五戒」,多麼豐富的機會,改造你自己的習氣毛病。


那麼你想念咒,師父怎麼樣呢?從來沒有法師把〈楞嚴咒〉、〈大悲咒〉、〈四十二手眼〉解釋解釋,上人用八句偈頌來解釋一句句咒文,這是上人打破紀錄,空前未有的情形。多麼豐富!哪一個敢說已經都用完了?

上人為我們開示的佛法,也是為未來我們的弟子、弟子的弟子所準備的。我們不講旁的,就講六大宗旨。上人說:


我修行五十年了,我最有用的、最名貴的法寶,是六大宗旨。


六大宗旨,上人說:「這個你能掌握,你就會成佛。」我們聽了多少次,師父勸我們要把六大宗旨當一回事,我們很多是聽了那麼多次,差不多等於東風過耳了。

到底六大宗旨是什麼?六大宗旨是戒律的別名,戒律的前稱。怎麼說呢?六大宗旨就是六個念頭,有個「不」字,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妄語。念頭,沒有輕沒有重,沒有顏色,就可以容易隨身帶,放在心裏,防備「爭、貪、求、自私、自利、妄語」。


如果我們行住坐臥,晚上睡覺,白天起身,中午吃飯,一天到晚能觀察自己的心,起來一個「爭」,你就說:「爭心來了,那我爭完之後,心裏怎麼感覺是失敗的,對我不好,我爭好了,我見、我相很堅固,障礙我的心。我可以讓而不爭,把好處布施給他人。輕鬆活潑,沒有問題,無罣無礙,而且自性的光明都會增長。」好了!爭心來了,我就讓而不爭。這樣子,六大宗旨裏面的一個,就令你接近佛國,在大道裏面向前進一大步。「貪、求、自私、自利、妄語」也都是如此。這是心裏想的,心裏上的五戒,你能隨時不爭,就不會去犯殺戒。

所以這六大宗旨,可以說是五戒的前一著。在心上很容易記住的,隨身可帶著,可以這樣做認識自己的心,把它好好運用,就一輩子,甚至於生生世世都會有真正的功夫。這看起來很平淡,淡而無味,好像開水煮白菜,沒有什麼可以給人看的,可是能用,這是一輩子的用處。


所以有很多人說:「法師!我昨天夢到上人,上人…」真的不錯呢!那你今天脾氣還那麼壞嗎?你今天會不會罵太太?會不會罵先生?雖然你夢到師父,恐怕那作用還不是你的。我坦白師父走了后,我可能隻有一次夢到他。但是我會聽到他聲音經常在我耳邊說:「果真!怎麼搞的?」,這個我會比較經常聽到,因為師父都好像都用耳朵教化我。


如果你說夢到他,或看到師父走進來,我知道有人偶爾會有這種特別的緣,有這種奇怪的奇蹟現前。有什麼用呢?如果我們還沒有拿出來師父願意雙手布施給我們、苦口婆心跪下來要我們認識,然後拿起來的法寶,如果沒有用,雖然師父在旁邊,可是好處還是慢慢來。


所以我鼓勵大家不要貪這些夢,或是有人說師父是不是十三歲的小孩子?他在哪裏?哪一個十三歲的兒童是上人回來了?哦!這會不會是向外馳求?你要等待師父長大了,回來教你,你才開始修行嗎?那恐怕師父回來好幾次,我們還是得不到受用,他雖然來了,好像白來,沒有用處。


所以我鼓勵大家不要執著外相說師父回來了沒…我夢到師父了…不要等了!不要等了!


夢到才對?夢到才有感覺?不是這樣的!六大宗旨就在這裏等我們拿起來用,經典、禪宗、律宗、淨土宗、密宗,師父真的用盡了他的精神和口水,希望我們現在把弘揚佛法當自己的責任。雖然已經十三年了,可是上人根本沒有走。你們聽得懂,聽不懂我所講的?


* 恒實法師定期駐錫于澳大利亞金岸法界,每周堅持開壇講法,教授禪坐,弘揚佛法,利益有情。有欲親近善知識、報名求授三皈五戒、聽法學禪者,敬請關注本微信號,或直接與道場聯係。


     


金岸法界為宣公上人澳洲道場

其中楞嚴聖寺正在籌建,歡迎各地道友前來支持參訪!


綫路:黃金海岸市位於澳大利亞東部沿海,緊靠布里斯班。每週二周六從中國武漢可直飛黃金海岸。香港,新加坡,悉尼和墨爾本均有多航班往來直飛,交通便利。

地址:106 Bonogin Road, Mudgeeraba, Gold Coast. Queensland 4213, Australia

電話:(07)5522-8788

郵箱:gcdr.australia@gmail.com

金岸法界∣楞嚴聖寺

微信號:GCDR106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精華文章

【點擊回復公衆號,在回復框中輸入意向文章前的三位數字】

001 宣化上人金岸法界兴建大殿

002 人類的未來

003 金岸法界〈楞嚴咒〉百萬遍持誦活動

004 人是如何投胎的?

005 為什麼要修行?

006 宇宙白

007 如何成就大智大慧?

008 佛教徒不要迷信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