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西式点心美食社区

春暖花开,何不出门散散心

楼主:科学怪人研究所 时间:2020-03-06 03:21:27





我们吃着人均五百的日料,怀念着校门口五块钱一份的鱼香肉丝盖浇饭


Night Call在Bermuda获奖的消息,就好像是一剂需要24小时才开始发挥药效的兴奋剂,终于让我从浑浑噩噩中惊醒,自己其实还蛮优秀的,为什么要一直丧着?


这个周末带着一身感冒跑去上海散心,没有取消行程的原因有两个,我早早买了高铁票,这时候退票手续费20%不划算;另外,大米预定了《环太平洋2》,4K全景声,当然不能浪费

ヽ(✿゚▽゚)ノ


一下高铁,大米就兴冲冲地拉我去一家“2017全国必吃榜上榜餐厅”,我掏出手机一查,“大米,一只牡丹虾要70块钱,小拇指那么大,你什么时候这么奢侈了?”“哎呀我都十天没有好好吃饭了,你就让我放开吃一顿吧!”大米自从换了工作岗位,每天十几个小时坐在电脑前做表格,肚子上的肉成指数倍增长,曾经,我比她重十斤,现在,她比我重二十斤,当然,我瘦下来了也有罪。没办法,判断中年少女的友谊是否坚韧不拔,就看见面第一句敢不敢讲“你是不是又胖了

ヾ(´∀`o)”


为了减肥,大米最近每天晨跑5公里,下了个app付费让陌生人监督自己的日卡路里摄入量,也是很很拼了。我默默地看着自己包里两盒特别好吃的芝士小饼干,特地从杭州带来想一起分享的啊,怎么办呢?


大米的老公,郑老师,在开车把我俩送到那家网红店后,就消失在了大上海的茫茫人海中,那天他也去同学聚餐了,接下来一整天我都没再见到他。点菜是最让人头疼的环节,两个热爱火锅串烧麻辣烫的地沟油死忠粉突然坐进环境优雅的日式料理小包间,对着Pad翻上翻下也点不出一道菜。中途我跑了趟洗手间,纠结了一把赤脚上厕所的诡异设计,称了称放在过道上的电子秤,在包间中迷失方向跑去前台问路,等到重新拉开包间小门,看到的是大米趴在桌上,紧皱眉头,对着屏幕,还在翻上翻下(o_ _)ノ,唉......我掏出手机,“上大众点评!”


至于这家店到底有多好吃,我实在说不上来,因为不懂啊~前段时间没事就找一个在A和T都工作过的朋友聊天,略略了解点现在的榜单套路,反正就是,大众点评那个人均消费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当然,在一个聊天不受影响,累了可以直接躺在榻榻米上盯着天花板发呆的环境里怀念高中时五块钱一份的鱼香肉丝盖浇饭,时不时服务员会敲门进来轻声细语地询问,“需要咖啡么?”还是应该给这家店五星好评,它叫“酒吞”,口碑最好的是虹井路二馆店,需要预定。


晚上大米陪我看《环太平洋2》,这部电影有多糟糕我就不再赘述了。屠姐姐说她最不能忍的,是怪兽结局居然是被砸死的!我必须补充一下,全尸加没有任何脸残,即使被砸死也很不用心啊~回到大米家我的感冒终于发展成低烧,看来需要一把王者荣耀振奋精神,大米问一局要多久,二三十分钟吧,如果没有碰到膀胱局,那就熬一碗姜汤,大米咚咚咚跑去了厨房。熬汤的半小时里,我躺在沙发包上疯狂戳手机,说白了就是在峡谷里一路丢脑袋,大米跟着电视里身材凹凸有致的美女教练努力拉伸全身每一处细胞,一次呼吸就是一卡路里的消耗啊。一个伸展运动,我抬头看了看大米,感慨道,“你穿着外套真看不出来,这也算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了。”

“我也不想啊~”

“你知道么,我学生常常半夜发朋友圈,在那里喝一点点,吃超厚的芝士披萨,好气啊~”

“我大学也这样啊,根本不长肉,现在不行了,新陈代谢跟不上。”

“好扎心…没关系,他们也会有这一天的!”

“对!人家打游戏都很专注,你怎么有时间跟我讲话?”

“反正要输了啊,都丢了十几个脑袋了。”

“这么淡定?”

“打王者就是修炼心性,一开始越打越气,后来越打越peace,不是队友坑你就是你坑队友,当然主要是我在坑队友,anyway,只要坚决不投降就好,师父说的。”

“你还有师父?”

“当然有啊,我很严肃的,以前还有两个师父呢,一个不小心丢了。”

一个猫姿势


关键时候,好朋友就是用来坑的


打完一局,结果当然是输了,我的后裔毫无悬念地KDA垫底。大米完成了一整套减肥瑜伽,212卡路里,她爬起身跑去厨房,给我端来了泡面碗那么大的一碗姜汤。

“少女,是不是太大份了?”

“啊?这才一半,你先喝着。”

大米拿起遥控器,这次选了个男教练的视频,开启了第二套减肥操。

“还做啊?”

“刚才那个才半杯星巴克,今天吃了那么多三文鱼,当然不够啊!”

“哼哼,你还选了大油…”

“好吃啊~”

“现在开始,热身运动”,电视里的教练特别温柔地对着大米说(☄⊙ω⊙)☄


我虽然打王者很烂,但也很有自知之明,连输三场肯定跑,再怎么打气我都会隐身。和师父说了再见,我闭上眼,喝了一大口姜汤,很不错诶,有妈妈的味道。

“可以啊大米,以前也经常做么?”

“没有啊,第一次。”

“人才!”

“我有APP。”

大米努力地伸直了大...腿。

“唉其实我美国三年都没吃过药,烧了两次,都是给自己熬一大碗白粥强行喝下,昏睡三天三夜就好了。我白粥熬得可好了!”

“你怎么做的?”

“APP啊,要为下厨房打call!”

“我也有我也有。”

“今年年初流感不是超严重么,全办公室都烧了两轮,我到最后才中弹,而且就吃了一颗快客,到中午就开始在办公室哼小曲,厉害吧。”

“这次怎么病了那么久?”


……


“跟情绪有关吧…”

大米来了个弓姿势,我放下勺子转身看她。

“这次来的路上刷微博,看到一句话,大致意思是,那个伤你最深的人其实从来没有想故意伤害你,但伤害还是发生了,这是最难过的地方。”

大米没有讲话,继续凹着她的背,我突然觉得,这时候镜头应该给大米一个近景或者眼部特写,意思是“你继续说,我听着”,然后摄像机要给我一个反打,哪个部位的特写呢,没想好。

“因为对方不是故意的,就,很难找发泄口啊,我每天把自己弄得很忙很忙,精疲力尽,晚上还是能睡个安稳觉嗒,不错吧?”

大米开始卷腹......

“但是吧,可能聊太多了,有时候,那些说过的话还是会突然冒出来,想躲也躲不开,然后一下子,就更丧了…你知道么,我现在能把任何一部喜剧看成悲剧,然后哭得稀里哗啦。”

我转身又喝了口姜汤,咦,凉了,好快。

“我这三个礼拜身体分泌的有害物质,感觉可以抵得上去年一年。你看我下巴,脖子,都是痘印。”

我仰起脑袋,对着自己的脖子一通乱指。大米哈哈大笑,我转头舀起一大勺姜丝嚼了起来,好辣!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我拼命挥手,“哈哈”的喘气。

“你这生姜不错啊,天猫超市还是京东到家?”

“啊?就楼下那个小店买的。我妈老家的才叫辣。”

“666”。

一仰头,我把姜和汤全部倒进嘴里,“再来一碗吧!”

大米立刻暂停电视,跑去厨房把剩下的汤和生姜渣渣全给我端了过来。


“你看到前两天,公众号都在推《灌篮高手》28周年么?”

“有啊。”

“好怀念那家老鼠店,炒米线,还记得么,我们总在那里看灌篮,还有花样,我们叫它小三店对吧。我每次都点鱼香肉丝盖浇饭,你点的那个叫什么,超辣的?”

“豇豆肉末盖浇饭。”

“对对对,超辣的,你每次一边说好爽,一边擤鼻涕,可以擤完一整包抽纸,堆得跟个小山似的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好恶心!”

“对啊,我每次都觉得超搞笑,还有那个仁爱中学的生煎,是生煎么?”

“是小笼。”

“对对对,我们要去抢!”

“三块钱大的,皮薄汁多,一块五小的,皮厚,不好吃。”

“每次都要一下课狂骑自行车去那里,晚了仁爱的学生一下课,就抢不到了。”

“对,大的每次限量供应。”

“我记得花样后来涨价了,盖浇饭涨到六块钱,我还因此好久没去。下次回去,我要去旁边的猪肝面店,还在的。”


那天晚上大米总共消耗了320卡路里,我喝了一脸盆姜汤。睡前大米说,明早六点去跑步,说这话的时候我正好睡前最后一次刷盆友圈,嗯,凌晨一点。第二天,大米八点冲出家门继续她的减肥大业,我迷迷糊糊地和郑老师打了招呼,什么时候回来的,一点多?郑老师也是很能浪啊~洗脸刷牙完就躺倒在沙发包上看前一天的KPL赛事,本来是要读《家》的剧本,下周的导演课有实践练习,实在是感冒病毒太凶猛,大脑随时准备宕机,我强睁着眼看到QGhappy上路崩坏输了比赛,才有点清醒的感觉。快九点的时候大米发微信,问“大饼油条还是糍饭团,豆腐脑咸豆浆还是甜豆浆”,我快速回了个“大病一条达芙妮”,就接着看比赛了,决胜局啊。


等大米回来时距离高铁出发还有一小时,我们都故作淡定地围在餐桌前品尝世界上第二好吃的早餐,第一好吃的是以前电视台对过兴宁路公交车站的鸡蛋饼,多加葱香菜,小辣。


“下次,还是要去那家店里吃。”

“嗯。”

“油条要刚捞上来的,滴着油,一折就碎的那种,咬下去,能听到吧啦脆的响声。”

“嗯。”

“大饼也得刚从桶里夹出来的,裹油条的时候,皮会啪地爆开,爆出葱香。”

“嗯。”

“你怎么只吃一个大饼?”

“很多啦!”

“郑老师怎么只吃油条?”

“够了啊,”郑老师说。

“为什么我吃的是你们的俩人份?”我往豆腐脑里放了一勺榨菜,拌了拌,一口送进自己嘴里,嗯,胃口不错,还没高烧,回杭州没问题。

“我们要抓紧了!”作为司机,郑老师也喝下了最后一口豆浆。


在错过两个高架出口,比导航预计晚15分钟后,郑老师稳稳地把车停在了虹桥火车站出发口,我一边和大米挥手再见一边头也不回地狂奔进人群,在还剩三分钟的时候冲进高铁洗手间,憋了很久...发烧是什么,不存在的。跟大米微信说“好刺激,很有你当年上学的风范!”

“刺激吧!”

“嗯嗯,上课铃打响的瞬间冲进教室,手里拎着给我买的千里香馄饨,一半汤甩出了塑料盒,在透明袋里荡漾,这很大米。”

“平时不常有的~”

我回了个点头如捣蒜的表情包。


至于那两罐好吃的芝士小饼干,最后送给了郑老师,毕竟现在的大米,喝凉水也会长肉。在我依依不舍地把礼物递给她时,她立马去看盒子上的说明书,“两千卡!”转头就塞进了郑老师手里。她那粗暴的减肥方法真得有效,据说十天已经去了5斤,但每天5公里,换作我,饿死算了……这次上海之行,感觉自己一路都在坑大米。没关系,婷婷说过,关键时候,好朋友就是用来坑的

ε = = (づ′▽`)づ


我和大米认识到现在,正好15年。高中体育课的时候,我们在学校的司令台上打羽毛球,我说大米,大学我想去北京,你也一定要报北京的学校啊,大米说好啊。后来她去了北京,我去了南京。大三的时候我和大米假期回镇海,中午当然是去花样点盖浇饭,我一边吃一边说,大米,我想出国,我们一起出国,大米说好啊。后来她去了英国,我去了宁波电视台。大米硕士毕业后回宁波工作,我去她单位蹭饭,中午我一边喝着她买的榨汁一边说,现在我们都在宁波,周末也可以一起玩耍了。一年后,大米调去了上海,我去了美国。这个月初,我陷入无限的沮丧中不能自拔。突然有一天,大米微信我说,“陈老师,春暖花开,要不要来上海散散心?”


呐,这次是她要我去找她的哦~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