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 我非得写个故事把你弄哭(02)/林潮汐

花火2018-09-06 13:14:00


内容简介

十四个青春故事合集,十四段淋漓人生。

总有一个故事会令你遇见自己。

谁允许你被忘记?你走过的每一步,除了自己,任何人都无法抹去。

别怕被弄哭,写给正被生活“磨砺”的你。

作者简介

林潮汐,原名龟心似贱,真名李洋洋。资深写手,短篇作品零散,

长篇代表作:《蔷薇纷飞,一路向北》《倒贴女王》《傲娇女王》等。


恰如晨光少年时


你少年时光耀如清晨的甘露,只是偶尔吧——也挺鸡贼的。

Steal love

校室内球场。我坐在看台上,抱着一件散发着一股薰衣草味的校服,看着两伙人在球场上热烈厮杀,却一点提不起劲儿,感觉那颗被大家争来抢去的球在我眼前转呀转,像是摆在班级教室里那只总被大家拨弄的地球仪,我每次看着它可怜地嗖嗖狂转,眼前都会联想出一片江河湖海地悬天裂的画面。

真晕啊!

从上个星期五晚上到现在,我一直觉得脑袋里晕乎乎的。

Steal love

上周五。

晚自习课,虽然没有老师的看守,大家仍然很自觉地看书、写字、发呆、照镜子挤青春痘、玩手机……总之,倒还都算安分守己,很有公共意识地不去打扰别人。

我看着面前摊开的物理习题册,刚答完两道选择题就觉得耗尽精气般四肢无力,虚脱无比,再抬眼看了看挂钟,五点半多一点点,距离放学遥遥无期,顿感前方一片灰暗,苍茫不已。

想起保鲜盒里好像还剩下两块华夫饼,便立刻掏出来确认——苍天有眼,虽然盒子里只剩下一块半而非记忆中的两块,我仍然感动得差点老泪纵横。

伸手捏起糕饼的瞬间,忽然想起自己尚在教室,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吃东西,影响会不会太糟糕了点?

想了想,还是谨慎一些好!鬼鬼祟祟四顾巡视,并无可疑视线看过来,我心大喜,立即飞快地将那小半块拿起来放进嘴里——可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张时刻,坐在我前排斜对角的某个身影,忽然毫无预警地回过头来,将我来不及下咽的满嘴囫囵看个正着。

耳朵里突地响起一声‘嗡’,紧接着一股奇异的燥热电流般从脸颊窜到耳根,嘴巴里嚼也不是咽也不是地愣在那里,某个瞬间感觉自己像在用生命诠释‘囧、得、要、死’四个大字,而心里同时在想的是那个斜对角先生,敢问他还有没有点风度?人家女生肚子饿了吃点东西,他一眼不眨死盯个没完是怎么回事!

我正欲白他一眼,哪知道连老天都看不惯有人这么没眼力劲儿似的,天花板上的白炽灯管忽然毫无征兆地集体灭了。

教室里先是沉默,紧接着所有人没见过世面一般发出此起彼伏的怪叫,咦啊哦嗯嘿呀呼……外加一句废话般的总结:停电了。

我对这帮人的兴奋点很是鄙视,不就是停电了嘛,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而且这黑暗来得正是时候,我慢条斯理地将嘴巴里的食物咽下,凭着感觉把书桌上的东西胡乱塞到书包里,只等着教务处派人下发‘停电了晚自习不用上了’的美好通知。

Steal love

三分钟过后,教务处的确过来传达了提前放学的通知,但我们班那帮幺蛾子们却忽然耍起了幺蛾子,不知是谁在黑暗里冒出一句‘咱们留下来玩密室游戏吧’——立刻迎来热烈响应。

可怜我那颗想要赶紧回家吃饭的心呐!迫于‘扫集体的兴等同于奸淫掳掠不可饶恕’的压力,只得苦着一张脸装良民,只求他们良辰美景快些折腾,争取早点放我回家吃饭。

所谓密室游戏……不是我存心吐槽,而是我们班那些创意缺们,把大家关起来点上蜡烛想了半天,最后又绕到了真心话大冒险的白烂老梗。

真是无聊加没劲!

游戏本身倒还好,只是,游戏参与者与被整精彩程度,往往取决于这个人到底长得够帅还是够靓,等到帅哥美女们以及比较接近帅哥美女们都被编排够了,游戏发起者便会以一句‘好晚了我们回家吧’结束游戏的全部内容,至于捏着纸牌满怀期盼的炮灰们怎么办……就继续炮灰咯。

作为炮灰界的资深人士,我对自己的预言相当有把握。

啧啧啧,瞧吧,第一个被叫起来大冒险的,可不就是个大帅哥……我靠!

声名:我上句话末尾的语气叹词并不是否定上上句话里的帅哥,而是——今天这位帅哥就我往日的印象而言,丰富了许多层次而已。

早在入学之初我便听说过顾颖森,全市升学率最差的青华一中唯一拿得出手的便是这个帅得掉渣的男生,后来青华跟育高合并,顾颖森被分到我们班的第一天,就被十三个学姐拉去参观校舍、二十七个学妹邀请吃饭以及七十多个的同年级学友围在门口参观。

大家都想知道,这个传说身上八分之一北欧混血的男生,样子到底有多迷人。

真相?真相就是我们学校的女生就爱崇洋媚外,顾颖森除了高点白点眉清目秀点,我也看不出来北欧混血的男生跟其他人有什么不一样。

反正他很受欢迎就是了。

可是,对我来说,今天的顾颖森,跟印象中那个很受欢迎的顾颖森,完全是两个概念。

十分钟前,那个发现我偷吃东西且不懂见好就收还死死盯着我的家伙,正是此人!

坐在角落里心情复杂地听着他的冒险任务,是他的好基友赵启智出的:“请在这间教室里,选一个你认为最丑最挫的女生,去跟她说‘我觉得我们俩真真是般配,若能在一起必定是极好的’!”

原本,看到顾颖森站起来,黑暗中的女生们集体眼神放光,教室里顿时有种狼窝的即视感,可是一听完大贱男赵启智的贱招,立刻有人暗指其心思恶毒——让顾颖森选一个又丑又锉的女生?既没风度又伤人自尊好伐。外加一段甄嬛体表白,‘我们俩真真般配’,那不就是说,顾颖森也降档为又丑又挫的家伙?

女生们的心情可谓是复之又杂,男生们则是纷纷看好戏的表情,我坐在烛光微弱的角落里,肚子咕咕叫,心里还在挣扎着要不要把盒子里剩下的那块饼消灭掉,却见顾颖森视线转了一周过后,一双深不见底的欧式大眼忽然定格在我身上。

Steal love

没错!顾颖森他选得是我!又丑又挫的人是我!而他觉得真真般配若能跟他在一起极好的人也是我!

我会告诉你们,看着顾颖森向我走来,一本正经地冲我说完那句话,我激动得差点喜极而泣?

玩了这么多年真心话大冒险,我是头一回没有沦为炮灰,反而成为全班的目光焦点哩。

嗯。我真的觉得这就是一场因为停电而引发集体兴起的玩笑。

所以,我摆出一副母仪天下的姿势,冲着顾颖森做了个挥挥手的动作,“是这样?那就准了吧!”

而让我没有想到的却是,顾颖森顺势就在我旁边坐下了,我以为他是为了娱乐效果——包括接下来他顺势送我回家,在我过马路的时候顺势拉着我的手一起走过去、以及分别的时候顺势写给我一串手机号,告诉我周末可以给他打电话。

玩游戏也太认真了点吧!我真替真心话大冒险的发明者感到欣慰。

只是,身边残留的淡淡薰衣草味,指尖上的温软触感,还有蓝色便签纸上的十一个数字,像他不可思议的认真,带给我百思不得其解的眩晕,让我在这个明明很寻常但却又有些不寻常的星期五夜晚,失眠了。

我把这一切归咎为双休日前的解压礼物,隔天跟着老爸去看他在农村的试验田,忙了两天再去学校,本以为游戏的氛围已过,却不想自己前脚刚踏进教室,顾颖森便如电流感应一般抬起头,冲我万分熟稔般点了点头,那和蔼可亲的样子像我家小时候养的一只性格古怪的小狼狗,它在咬人之前通常会故作温顺,一旦你放松警惕掉以轻心,它便冷不防以龚琳娜《金箍棒》的频率嚎叫不已,诡屌透顶!

更诡屌的是早自习后,他再自然不过地向我走过来,问,“周末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口气颇幽怨。

就在我以为是不是赵启智那家伙阴损至极,又搞了什么升级版恶作剧的时候,下午体活课,顾颖森又来叫我,“三年组的人要跟我们打球,你过来看!”

我带着疑惑的眼神环视教室一周,接到了四面八方都是比我还要疑惑的目光。

很好,这帮爱演王。

Steal love

跟三年组的人打球就是好,输掉了还有饭吃,学长们万分豪爽地请客。

而我还抱着顾颖森的校服发呆。他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拧开一瓶蕃石榴汁,一边喝一边问我,“渴了吗?”

我晕乎乎地点点头,他笑着把水递了过来。

我虽然晕,但还不算傻,在喝他递过来的水之前,还细心地用手擦了擦瓶口。

然后,我听到他说,“晚上学长请吃火锅,你也一起来吧!”

他穿衣服的样子忒帅,胳膊一扬,校服像战袍一样被甩开,平整服帖地披在他身上,我想起一句诗——谁家酷毙校服郎。

我原本是有些忍不住了,想要问问他的,关于游戏,现在到底进行到哪一阶段,什么时候结束?可是,眼前的顾颖森太帅,帅得我心底诗意满满,外加他好像说了晚上有人请吃火锅……罢了,先吃完了再问他好了。

Steal love

赢了球又请客的学长叫杨展修,人如其名一样斯文正气,席间他坐在我对面,看着顾颖森忙不迭给我夹菜,笑得十分促狭,“学妹,好运气哦!”

我看看他,再看看仍然持续往我碗里夹肉的顾颖森,以为他是在酸我好运气被顾颖森拉过来蹭吃,顿时觉得有些羞愧,便不动声色地将碗挪了挪位置,再挪挪,接着干脆试探性地直接将碗递到他面前,“学长,肉很好,你先吃吧!”

杨展修眉毛向上挑了挑,又挑了挑,忽然发出一阵诡怪的笑声,笑得我发毛。

他一笑,旁边的人也跟着一起笑,搞得我以为自己脸上粘了块大羊肉什么的,再看顾颖森,他倒没笑,好像在拼命忍着,满是笑意的眼睛悠悠在我脸上扫过,忽地伸手拨了拨我贴在脸上的头发,掖到耳后,又把碗挪回来,悠悠说了两个字,“吃吧!”

他这一系列的举动让我熨帖得不行,浑身上下的毛细孔都柔顺起来。周围人等在笑闹过后很快投入到风卷残云的饭局当中,杨展修口沫横飞地讲述着自己篮球生涯的辉煌时刻,顾颖森偶尔会插一两句话,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个很好的听众,脸上的表情专注而诚恳,还不时往我碗里填填菜——不得不说,顾先生在喂猪跟维持气氛之间,兼顾得恰到好处。

而我,对周遭一切聒噪充耳不闻,好像全世界都只剩下我,还有给我夹肉的顾颖森。

大家在酒足饭饱之后离席散伙,顾颖森再自然不过地送我回家,看着我一步一步慢悠悠地跟在后面,顾颖森停在距我五米开完处回头问,“你丢钱了?”

“没。”我摇摇头,继续慢悠悠地,迈着小碎步往前晃。

等到我晃到顾颖森面前,发现他微微皱着眉头,似有些疑惑,却什么都没问,反倒冲我笑了笑。

那一笑,勾得我心跳突突,勾得我忽然再不想问他什么。

顾颖森转过身继续向前,我却是连小碎步都舍不得迈过去了。

他终于忍不住,回头问我,“干嘛这么蘑菇?”

我深深吸了口气,实话实说,“我想跟你多待一会儿。”

Steal love

一觉醒来,再去学校,顾颖森待我如故。

这故是自他向我‘表白’后的故、送我回家的故、冲我微笑的故、带我蹭饭的故。故得我欣然欢喜,故得我忧心忡忡。

但我懒得去问他,更不想问赵启智,反正现在不管是游戏也好,玩笑也罢,全班女生都对我启动了敌对模式——你这混蛋到底哪里好到顾颖森会喜欢你!

对于女生们的愤怒,我觉得情有可原,因为就算我浑身上下都是好处,她们也会觉得顾颖森不应该喜欢我。

而我想的是,一切事物的发生都应该讲究前因后果,虽然我想破脑壳也想不出来顾颖森为什么突然之间对我无微不至地好起来,但答案总有一天会按捺不住水落石出的。

嗯,这水落石出似乎超过我预料之中的慢。

慢到我已经看顾颖森打过八场球、被他拉去参加乐队排练六次、以及一起看了两场电影……还有周末的时候到真人CS体验馆打了三颗子弹,顾颖森说我拿枪的姿势忒帅,颇有抗日片里的小日本殊死挣扎的气势。

这天全校大扫除,顾颖森带领全班男生去打扫室外分担区,我则拄着拖把坐在教室里,等着大家忙碌完毕做最后的收尾工作——拖地,正百无聊赖时,负责擦玻璃的赵巧迪慢悠悠挥着小抹布在我面前立定,“叶千晓,你很得意吧?”

“唔……”我抬起头看她,不明所以。

“你一定觉得自己走了狗屎运,白捡了顾颖森这么个大帅哥,还对你那么好。”赵巧迪砸着嘴巴,“啧啧,可惜啊,你被涮了!他是因为被我甩了心情不好,才故意跟你在一起刺激我呢!”

据她所说,就在我们玩大冒险游戏的前一天,顾颖森发短信给她表白,可那时候她正在舞蹈室排练,除了顾颖森的电话,还有两个男生磨磨唧唧给她发骚扰信息,烦躁之下被她群发了一条回复,“无聊,以后不要再给我发短信了!”

后来,她回头翻信箱,看见发信人居然夹杂着顾颖森的暧昧暗示,顿时后悔不已,可出于女孩子天性的骄矜,她又不想主动跟他解释,打算等他再接再厉再顺台阶下,结果却等到了他黑灯瞎火对我表白不说,还变着法的对我好,俨然是家有娇妻的标配。所以,她特地好心前来,告诉我这段曲折的真相。

我恍然大悟,豁然开朗,眉开眼笑。

赵巧迪见状,顿时满脸不解,“你笑什么?不觉得被利用了很难受嘛?”

“难受什么。”我十分奇怪,“被利用说明我很有利用价值呀!”虽然价值是什么我也说不出来,但想必顾颖森比我聪明,肯定有他的打算。

赵巧迪的嘴角抽了抽。

Steal love

顾颖森要过生日了。

他那个公关公司的妈妈办起宴会得心应手,便顺道打算给他办个奢华大趴,跟合作单位半价租了个度假酒店一层,有乐队自助餐,外面还有个小游泳池。

他说给我听的时候,我惊叹连连,可是我听到最后,也没听到他说请我去参加。倒是见他发了一堆请柬出去,同班同年级的,还有杨展修学长,当然,也有赵巧迪。

我两手空空地跟着顾颖森走在回家的路上,心不在焉地想,大概是他觉得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吧!

好在,他生日的那个礼拜天,我爸跟他的老战友们去郊区钓鱼把我也拎上,虽然比不过奢华大趴,但想来也会很有趣。可我挽好裤腿提着鱼竿刚走到河沿处,就接到顾颖森的电话,声音焦急,“叶千晓,你怎么还没过来!”

——“请问你有邀请我吗?”这句话因为他语气里来路不明的愠怒,我憋在肚子里没敢说出来,只好喏喏应付完毕,迅速丢掉鱼竿往度假酒店赶路。

无须日夜兼程,只用了一个半小时,我就赶到了。

只是,站在酒店门口向内张望,足可容纳百十来人的宴会厅里面,女生们争奇斗艳般都穿着礼服裙,男生们也都是彬彬有礼的绅士样。再看我,格子衬衫大草帽,裤管还卷着,最抢镜的是两只泥巴脚,简直就是《疯狂原始人》的进化版。

对了,外面不是有个小泳池嘛!我深深为自己的机智而感动,迅速跑去寻找泳池,打算至少把这双泥脚解决了再说。

可是,池水真蓝啊!

清澈澈的发着蓝色的亮光,在阳光下一闪一闪,我伸手探进去拨了拨,那水面悠悠发出了傲娇的声响,好像在说,“死开,表侵犯我!”

我惭愧地收回了手,再看看身后的一排泥脚印,踟蹰了一会儿,还是决定……

“你怎么在这?”

有声音冷不防从身后窜出来,吓得我急忙把脚一收,慌里慌张回头一看,是赵巧迪。

目光落在她身上的瞬间,鼻息若有似无地传来一股蜜桃香,她穿着粉色裙子,脸颊粉嫩嫩的,整个人就像一只皮薄多汁的水蜜桃,刷了睫毛膏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我,脸上的嫌弃毫不掩饰,“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丑!”

“知道……”我实事求是地点点头,今天这个趴替,恐怕全场再也找不出一个比我更丑更锉的人了。

赵巧迪一副被噎到的表情,气忿忿地转身走了。

我倒觉得有些奇怪,丑的人是我,她为什么气成那样?

站在原地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这时身后又冒出来个声音打断思路,“你怎么才来?”

有了刚才被吓一次的经验,这次我听到顾颖森的声音,显然淡定多了——只是,回头看见他的身影,一颗心忽地一下又荡漾起来——这家伙!!!他今天结婚吗???

剪裁服帖的白色礼服、衬衫上还系着一个小小的领结,衬得他的身材颀长匀称,风度优雅,最夸张的是一头锃亮的油头,高高梳在脑后,还绑了个小辫子,雅痞十足。

Steal love

在我不动声色打量顾颖森的时候,这家伙差强人意望向我的表情自然也尽收眼底。

想起刚才赵巧迪给我的那句评价,我觉得顾颖森理所应当会再重复一次。

但他没有。

虽然他先是皱眉,明显是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松开眉头,脸色仍不怎么好看但口气还算温和地冲我问,“我的生日礼物呢?”

生日礼物?

啊对对,顾颖森今天过生日,可是……我心虚地向后退了两步,支支吾吾地傻笑。

顾颖森立刻满脸危险,声音也沉了下来,“你该不会是忘记带了吧!”

咳咳,什么呀,这话是怎么说的,忘记带……我是压根,压根就没准备好伐。

就在我想着要用什么借口搪塞过去的时候,双脚因为紧张一直在向后蹭,结果……结果就是我终于实现了想要用池水洗脚的初衷,而且我不仅洗了脚,连全身都捎带着一起摔进池水里涮了涮。

而这件事最诡异的地方在于——明明是我不小心失足落水,顾颖森立刻甩掉外套跳进泳池里救我,可是这场意外最终被广大群众们尽收眼底的画面是:我拽着昏迷的顾颖森,并且将他救上了岸。

我怎么知道这个长得人五人六的家伙,居然不会游泳!

有可能顾颖森也有着跟我一样的疑惑:这个长得并不人五人六的家伙,居然会游泳!

如果这是拍电视,那么接下来的画面有可能是我要给顾颖森做人工呼吸,一想到这,我就不可自已地激动起来。

可是,我忘了这并不是在拍电视。就算拍,主角也未必是我。

一上岸,一大伙人就把顾颖森围得密不透风,等着给他做人工呼吸的女生个个如狼似虎,眼睛放光。

而顾颖森,却在如此桃花满溢的时刻,咳嗽了两声,又吐了口水,醒了。

我觉得奇怪,自己明明被隔绝在人群之外,见缝插针地看着他,他却一睁眼,便目光一凛,精准地丢给我威武一瞪。

Steal love

顾颖森不理我了。

那次惊心动魄的生日宴过后,他便对我视而不见,冷漠得就像雷锋对待敌人,如秋风扫落叶般无情。

赵巧迪也不理我,其实她本来跟我就不怎么熟,只是后来在学校里遇到,她总要狠狠地瞪上我一眼才肯罢休。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他们了,俩人联起手来抵制日货一样抵制我。

可是,我听女生们八卦说,那天宴会上,他们俩好像并不是很愉快来着。打扮异常精心的赵巧迪当众走到他面前,傲娇地冲他提了个建议,“我给你个机会让你喜欢我吧!”而顾颖森的回答毫不委婉,“不要。”赵巧迪气得当场走人。

看来,这是赵巧迪终于放下骄傲屈尊给顾颖森个台阶,可顾颖森却反过来扮孤傲不肯低头的节奏。

这对小冤家!

可是,他们闹他们的别扭,干嘛都对我视若仇敌!莫不是他们以为俩人没能幸福美满地走在一起,是因为我?

我觉得我老了,一点也不了解现在的年轻人。

不过,顾颖森不来找我,我们班的女生们对我的态度却开始热情起来,还有那个三年组的杨展修学长,动不动就请我喝个奶茶聊聊天。真是诡异,难道大家都开始发现我的优点了?

还是那句话,我觉得我老了,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

Steal love

这天,轮到我打扫室外分担区,操场的小花园,我还挺喜欢干这个工作的,松土施肥呀,拈花惹草的,感觉自己是个‘万花丛中过,片片沾我衣’的纨绔公子,正忘我投入地举着水管浇水,一转身却看见顾颖森双手抱在胸前站在花园的木栏外,十分不爽地看着我。

怎么?冷漠以对也不解恨,干脆上门寻仇了?

我可不怕他,仍是优哉游哉地给草坪浇水,反正实在不行就拿水喷他。

双方僵持了好半天,终于,是他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翻着眼睛问我,“是不是我不跟你说话,你就不跟我说话!”

哟呵!还跟我玩偷换概念,恶人先告状。我不甘示弱,“不是我不想跟你说话呀,是我怕你不想说话但我又偏跟你说话而你实在是不想说话才不跟我说话的,那我怎么好意思跟你说话呀。”

我对自己如此灵活的逻辑与善于雄辩的口才深深感到折服。

而顾颖森,先是眉毛抖了抖,接着抖出一个‘算你狠’的表情,换下一话题,“好吧叶千晓,你知不知道我很生气!”

生气?喂喂喂,你自己搞不定赵巧迪又抓我当炮灰,我看在你小子长得还算客气的面子上就不跟你计较,你好意思跟我说你生气!

不过,出乎意料,他顾大少爷生气的点是——“你居然没给我生日礼物!”

这个这个……我放下水管,忽然有几分扭捏,“生日礼物,其实……是有的。”

两只手左掏掏,右掏掏,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小铁盒子,打开来,里面是两块手工烤的小熊饼干。

我颤巍巍地朝着顾颖森递了过去。

他立刻满眼惊喜地拿在手里,眼角眉梢流下一股异常纯真的孩子气,让人忍不住温柔起来。

可是,他看着看着,忽然发现玄机一般目光一凛,我急忙坦白从宽,“是这样的!本来我烤了一盒准备给你的,可是你不搭理我了,我就等啊等,等啊等,边吃边等,边等边吃……”

我想说要不是你今天来找我,恐怕这两块也剩不下呢。

顾颖森皱着眉头看着我,似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似的,“那好吧,既然你本来就准备送我一盒饼干的,那就罚你再烤一盒好了,不然的话……”顿了顿,加重语气,“我还生气!”

这位先生,您忽然傲娇个什么劲儿啊!

Steal love

看着顾颖森又像对待亲人般温暖地对待我,我深感人心变幻莫测,忍不住去看坐在后排仍然对我仇恨以对的赵巧迪,暗想若我也烤一盒饼干给她,她是不是就对我亲如姐妹了?

可惜的是我并没有机会去验证饼干的魔力,因为顾颖森这个家伙,自从收了我的饼干之后,每天都会变着法的要求我做点别的给他,芝麻饼绿豆饼华夫饼红豆酥……麻烦的还有轻乳酪芝士蛋糕跟百果鲜,这家伙简直就是拿我当一个全能的西点师傅了,而我每次想要抗议的时候他就眉目低沉,丢一句,“你不做,我就生气。”

活该我贱骨头,想起他一生气就是横眉冷眼不搭理我,还觉得怪凄凉的,便只得乖乖就范,点灯熬油地边烤西点边写作业。

这天,我捧着一盒核桃曲奇坐在看台上看顾颖森打球,看他样子飞帅地夺了对手的球奔向篮板——额,再想看就什么也看不到了,我面前忽然走过来个人影。

“学长!”基于之前他请我喝过好几次奶茶,我对杨展修的称呼已经从‘杨学长’过渡到了‘学长’,看来吃吃喝喝果然是维系人类关系的王道。

杨展修对我笑了笑,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他目光闪烁,不时瞟向我手里的曲奇,便只好试探着问问他,“学长,你要不要吃?”

“自己烤的?”他搓搓手跃跃欲试,“你们班女生是不是都像你一样心灵手巧?”

这句‘心灵手巧’实在深得我心,眼见他伸手过来,我立即加倍热情地将盒子递过去,眼看他已经捏起了一块,操场上忽地传来一声撕心裂肺地呼喊,“杨展修,你给我松手!”

杨展修吓得手一抖,我也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还想着是哪个倒霉孩子发出这么粗犷的声音,再一看,顾颖森同学三步两步从球场跑了过来,一把将我拽到身后,冲着杨展修大喊,“要泡赵巧迪你自己想辙去,别就近下手骚扰我跟我媳妇儿!”

我忽然有些豁然开朗,怪不得杨展修每次来找我,貌似都有意无意地跟我提起过赵巧迪,我还以为她是他失散多年的妹妹呢。

Steal love

事毕,顾颖森跟我解释了他跟杨展修的恩怨,这家伙在我们这届学弟妹刚入学的时候,就一眼瞄中了我们班的赵巧迪。奈何人太优柔,一直畏畏缩缩不敢表白,只好孬种得从侧面下手,先是跟我班男生的球队打得火热,经常一起PK,赢了以后还穷大方请吃饭,目的只为了树立自己优良学长的好印象。

可是,这一招对他接近赵巧迪毫无进展,而他也不知道脑子进水还是怎么的,某天忽然突发奇想偷偷用顾颖森的手机给赵巧迪发了条隐含表白目的的短信,结果却被她一口回绝了。

杨展修还挺高兴,觉得赵巧迪对顾颖森没意思,这也算暗暗地减少了一个竞争人选。

“这个脑残,他这么一搞,赵巧迪整天对我哀哀怨怨的,好像我对她始乱终弃一样。天地良心,干我什么事啊!”顾颖森狂呼冤枉。

嗯,这件事在我看来,虽然略曲折了一点,但是客观地说——其实没我啥事。

所以,我关心的只是那句话。

别就近下手骚扰我跟我媳妇儿。

我跟我媳妇儿。我媳妇儿。媳妇儿。

我想问,又不好意思,可是不问吧,我又困惑得很。

而顾颖森还在纠结杨展修给他造成的诸多困扰,见我默不吭声,以为我不以为然不配合他,便停住脚步,“怎么?你不觉得杨展修那家伙很过分?”

“他过不过分都跟我没关系呀!”好吧,我豁出去了,姑且就当做那个‘媳妇儿’就是区区不才,可是,“顾颖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呀?”

如此大言不惭问出这句话,我是做好了要是我自作多情就咬舌自尽的准备的。

而顾颖森,他看看我,又看看我,忽然笑了。

Steal love

顾颖森心想,谁知道是什么时候呀。

反正,我老早就知道你喜欢做西饼,每天都带着一个小盒子,中午吃不完就留着晚自习偷吃,我好几次做题做得心烦意乱,回头一看,准能看见你偷偷往嘴里塞东西。

一开始我很烦你的呀,挺好的小姑娘,怎么有这么个坏习惯,可是后来听赵启智说你做的西饼虽然样子丑,可是还蛮好吃的。你也真是傻,赵启智夸两句就找不到北,还一研究出新成果就找他试吃,这家伙贼眉鼠眼拉着我问,你是不是喜欢他了。

我忽然发现,自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我还没吃到过你的西饼,难道以后也吃不到了吗?

不行,我得把你追到手。

谁晓得主意刚一打定,就迎来了那次千载难逢的停电大冒险。

Steal love

我是铁了心要得到一个确切答案的。

所以,顾颖森再怎么笑,我只当是敷衍,不肯罢休。

而他,笑着笑着,忽然走过来牵我的手,轻轻地回答我说,“很久很久以前了耶。”

我脑袋里‘嗡’地一下,感觉有无数个蜜蜂钻进了我的耳朵,眩晕得要爆炸。

意识己经消失殆尽以前,我又很有出息地追问了一句,“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顾颖森偏头看了看她,眉开眼笑,像是喝醉了酒一样。

“因为你简单善良,太容易相信别人,而我不忍心把你交给别人。”

女生终于不说话了,乖乖地任由男生牵着,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上海西式点心美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