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九三零到二零一六

JustDoIt2018-05-27 10:51:38

      一通电话,赶回老家。

      被臆想中的画面有力地恐吓在门外,难以挪步。


      一路上,眼前都是这辈子和奶奶的全部回忆,画面里的内容并不多:

1.俯身整理衣服被褥,永远不紧不慢,什么样的衣服经手,都能叠出军人的标准等级;

2.笑着递来手袋里的山楂片,或绿豆糕,或肉夹馍、或饼干,或都有,逃不出我爱吃的这几样;

3.从临近太阳升起开始,站在床边默默看我,直到我睡到自然醒,开始张罗我的早饭;

4.从家里送我到公交站,上车前塞给我“谁也不知道”的零花钱。

       这些画面乘以N,再加一些只言片语,就是全部。

       奶奶一直看上去很老,老得一点没变,老得让人以为就会这么一直存在着。

       直到。

6个月前

4个月前

1个月前

1天前


直到站在老家门前。

推门进去,换我愣住,花几秒钟辨认她。

拉住奶奶的手,凑到耳边呼唤,她轻轻点头,念出没有声音的我的名字。


走在村落的小道,繁星皓月,乡音蝉鸣。终于可以真正接受为她写下的追悼词:


今天,柯凤兰老人走完了艰辛、苦难的八十七岁人生历程,安祥平静,带着还原的童真和无限憧景。

      她将进入美丽的梦境。


孩子们围绕在奶奶身边,也哭,也笑。

奶奶呢,只是睡一场不会被吵醒的觉。


Copyright © 上海西式点心美食社区@2017